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妃帝宠

昙花盛宴之他也是穿越的

绝妃帝宠 林张玲 979 2012-11-06 09:20:01

  看眼擂台底下,那些贵族小姐们全都羞赧的低着头,有些胆大点的放眼偷瞄赵易修,她们眼神里全然没有厌恶和不屑,有的只是娇滴,果然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接下来轮到燕南丹,丁山看到燕南丹前面的白纸,一副理解的样子,平时燕南丹只喜好武刀弄枪,对舞文弄墨一瞧不通,颇有点程咬金的风范,让他写字,还不如弄他到战场上去。

段干铄朔轮流着念出每一个人的佳作,但除了刚才赵易修的比较有看头外,其它的都大同小异,都夹杂着男子气在里面,对于情字显山不露水。

当段干铄朔走到丁山那里,看眼纸上所提的诗句,眼前一亮又一暗,她的文采更胜以前,“梦断纱窗几多夜?望君花落又花开。一生一世一双人,相思相望拒相守。”

看到丁山的诗句,段干烁朔心中陡然升起不安,仿佛她就要从心间离去,她是怀着怎样的心理写下这样的诗句,意味不明的看着丁山,似乎想穿透对方的心。

在场的人无不为丁山的诗句所撼动着,要说这可是一夫一妻多妾制的国家,在场的人怕是第一次听到这样奇特的想法,但听到后面收尾的拒相守,又黯然伤神,真真是情到浓时已惘然。

路子书听到丁山发自肺腑所作出的诗句,垂下眼眸,心如春潮般涌动着,她的心怎能不知;白千代叹气的望着擂台上,此刻正闪耀着的人,她情感比想象的还深,无奈,孽缘。

众人还沉寂在丁山的诗中时,段干铄朔已经拿起哥舒琪的诗作,“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又是一阵杂声响起,真是打开眼界,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骄雄盛一代。

丁山抛开纷繁的思绪,此刻眼里只有闪烁着激动、兴奋,要是现在没人,会立马跑过去抓着哥舒琪,刚才哥舒琪的诗句正是出自唐朝诗人李白的《三五七言》,在这个架空的时代,谁还知道李白,敢打包票这个哥舒琪也是穿越来的,就是不知道是那个年代穿过来的。

所有人员所作的诗句都被高高的挂起,很明显只有赵易修、丁山和哥舒琪比较突出,由于丁山的诗更贴进要求,因此这一局丁山胜;明天要比试绘画,因此大家都陆续着离开,为明天的赛事做准备。

在段干铄朔喊出丁山胜出时,场下如炸开的锅,原来就是这个人设计出全书院的流动水源,再见到他的才能,无不佩服的五体投地。

赛事一结束,就有很多父母携带女儿向丁山这边走来,虽然哥舒琪一表人才,但他是另一个国家的太子,女儿嫁过去根本不可能当太子妃,就算日后哥舒琪当上皇上,在后宫中若没有靠山,怎么死都不知道,谁会拿自己儿女的命运开玩笑,反观还是丁山好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