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妃帝宠

昙花盛宴之路子书和杜蕙兰的心

绝妃帝宠 林张玲 996 2012-11-09 09:51:34

  路子书气绝,他们的姿势,怎么看都像哥舒琪搂抱着杜蕙兰,最近他们两人总是神神叨叨的粘在一块,夜晚杜蕙兰总是触谈到深夜才回屋睡觉,最可气的是根本听不懂他们谈话的内容,什么明星、偶像、警察,还有这几天杜蕙兰眼里总是透露着甜蜜的微笑,他们是两个国家的人从未交际过,怎会如此熟悉?要说是在昙花盛宴才建立的感情,还真让人很难相信,或者是她想利用哥舒琪西篱国太子的身份,以姑姑现在的谋略非常有可能,想到这,身心不由得松懈下来。

轰然醒悟,路子书手掌捂着胸口,这里是这么的怕杜蕙兰离开,怕她身边的位置是另一个人,深深地凝视她,长长久久的凝视她,知道她是这世界中,自己唯一能看见的人了。

感受到热切的视线,杜蕙兰抬头碰到一双浓情的眼眸,心里有煎熬,有痛楚,有忧虑,也有担心,在这份刻骨之爱里,杜蕙兰才了解,为什么世间有那么多写相爱,写相忆,写相思的故事,真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命运之神,挥动着它那只无形的手,把这两个生也该属于两个世界,活也该属于两个世界,死也该属于两个世界的男与女,硬给推进了同一个世界。

他们之间,咫尺天涯,却有如浩瀚大海,难以飞渡。从未想过,真正把他们紧紧拴在一起的,是一件旧衣衫,或是一条红绸带,这已经是后话了。

魁首宣布完毕,接下来就是各个千金小姐的表演了,众人有秩序的在位置上坐着,特别是未婚的王孙公子,都摆出自认为最迷人的姿势,就等着上台表演的官家小姐们能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上台的小姐,你若有中意的,我替你去求婚,以你的容姿和财产,保管他们立马答应。”杜蕙兰附在路子书耳边悄声说道,心下觉得这样做对两人来说都是好的。

路子书面无表情的斜视她一眼,也不回答,又把视线落在擂台上,心中再次气绝,难道她还不清楚自己心中所想吗?等一下还有个大麻烦要来,怎么显得那么轻松,白为她操心了。

看着路子书不怒而威的样子,杜蕙兰耷拉着脑袋,今天居然被这的毛头小子给唬住了,真是太窝囊了。

白千代嗲怪道,“尽想着子书,也不为我打算打算。”

杜蕙兰扑哧一笑,“白府的门槛都快被媒人给踏平了,哪需要操心,再说你不是还有几个侍婢吗。”以前和白千代如知己般,从坦白身份后,他们亲如姐弟。

“子书才真正不用让人操心,就你最偏心,我不依。”白千代撅着嘴,嗲怪道,似是一个讨不到糖吃的小孩。

杜蕙兰,头顶直冒黑线;路子书,眼角抽搐,这人太丢脸了,不认识;身后文学会的男子,身体微抖动,这还是翻手覆云的白家少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