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妃帝宠

路上遇险

绝妃帝宠 林张玲 2991 2012-11-19 14:44:27

  路子书和白千代骑着马晃悠着,而隐星则赶着马车,是剑跟坐在隐星的身侧,是剑退隐江湖太久,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怎能呆在马车内度过。

杜蕙兰半躺在马车里闭目养神,想着路子书对梅香的处决,心中骇然,看路子书平时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但对于敌人没想那么心狠,虽然没亲眼看见梅香的下场,但听她那杀猪般的嚎叫,也能猜出酷刑的重量,现实是残酷的,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那天清晨在书院山脚下的刺杀,以为是燕南丹向薄姬母子告发的,但路子书却一口否决,当时还纳闷为何路子书会那么肯定,后来才知道原来燕南丹居然是月星城的人,于是他们便设计揪出那个内鬼,没想竟是玉惜命的丫鬟梅香。

能那么快的找出奸细,也归功于玉惜命,要不是她的提点还真猜不出平时轻声细语的梅香居然是细作,原来玉惜命那时对男装杜蕙兰的暗恋,都是梅香在暗中怂恿的,那时梅香看到丁山特殊的容颜就开始怀疑了,于是就有了后面的那些事,再后来玉惜命的自残造就杜蕙兰的坦诚相对,那时梅香就飞鸽给薄姬了。

昙花宴薄姬母子的到来,也是想验证丁山的真实身份,幸好路子书提前知道了,才有了后来杜蕙兰公开承认自己乃是杜太妃。

杜蕙兰就这样边想着边睡着了,车身忽然抖动,还有外面有打斗的声音,杜蕙兰立马惊醒,看来这一路,不能再这样平静的躺着了,起身去跳开车帘。

“别出来。”路子书喝道。

杜蕙兰赶紧停下手中的动作,刚才挑起帘子一角,已看清了外面的情形,没想薄姬到厉害竟然用箭攻,他们五人各个武艺高强,要硬碰硬还真难取胜,想到外面四人围在马车四周为自己挡掉箭雨,心中感慨万端,何德何能受他们的如此对待。

杜蕙兰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眼睛泛这光芒,早知道这一路上的凶险,这段时间幸好做了充分的准备,走出马车,夹在手中的弹珠,随着内力的提气扔向敌人所埋伏的地方,只听嘭的一声狼烟四起。

“趁现在我们快走,过了这个地界就到月星城了。”在大家震惊在杜蕙兰的武器中时,路子书在这个档口赶紧提醒道。

他们就这样逃离出来了,眼看着天色渐黑,下午他们急着赶路,胡乱吃了些干粮,经过刚才的恶战,现在都有点饿了,于是就在离月星城最近的一个小镇停下休息一晚,估计明天午后就能赶到月星城了。

他们来到一间客栈,未免引起他人的注意,在柜台要了几间上房就离开大厅,但他们的到来还是引起了不小的动静,一行五人,男的骏女的俏,虽说杜蕙兰已蒙了面纱,却掩饰不了那与生俱来高贵的气势,他们叫了些饭菜,就在房间里吃了。

客栈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路子书放下碗筷,走到窗户边上审视,怕这又是薄姬母子的计谋,只见月星城的方向一片火光冲天,见势不妙,交代白千代照顾好杜蕙兰,并且留下了隐星,置身前往。

过了好半响,也不见路子书的身影,想起下午路上被人追杀的情形,杜蕙兰心里一阵骇怕,“隐星,这里的地形你熟悉些,去找找子书。”

“不行,少主交代我一刻都不能离你左右。”隐星一口拒绝。

“若子书遇上薄姬所派的杀手,你也不管不顾吗?”杜蕙兰厉声道。

白千代了解隐星的忠厚木楞,知道他但凡接了命令只会一条筋的遵守着,心下也为路子书的处境暗着急,看眼这客栈还是比较安全的,“我去找,你们呆在这里,千万别乱走。“

看着白千代的背影,杜蕙兰的眼皮直跳心抖动,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千代,小心点。”

白千代迈出门口的脚顿住,转头凝视杜蕙兰片刻,她的心全被那个人占满,又能怎样,也许这样如亲如己的关系最好了,转而嬉笑道,“我可以理解成你只为我一人担心吗?”

看着消失的衣角,杜蕙兰的心一阵恍惚,今晚怕是不太平,刚才白千代由严肃转到调笑的话语,也没做多想。

夜露更深,见他们还未归,杜蕙兰打发是剑和隐星回屋休息,但他们硬是要呆在房门口守护着,无奈拗不过,只能任由着他们去。

“主子,不好了。”

杜蕙兰看着是剑慌张的脸色,以为路子书和白千代出了什么事,叫她快点把事情说清楚。

“我刚才去打水,都没见什么人,安静的很。”

感觉到四周的杀气奔涌而来,杜蕙兰心一紧,慢吩咐隐星进来,他们必须马上离开这,进来时这客栈热闹非凡,生意不是一般的好,这刻万籁寂静的样子,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一出房门,杜蕙兰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赶紧带着是剑和隐星来到大门处,看着紧锁的大门无论如何也打不开,就算用兵器内力都无功而返,赶紧往回跑,房间内的窗户一打开居然有夹层,也出不去,看来这人设计要治他们于死地,想起若是有无所不摧的执念剑就不怕了,看来路子书是被人给故意给支开的。

“主子,这该怎么办。”是剑出声道,看情形都知道事情相当的严重,这偌大的客栈恐怕只有他们三人了,这人的本事不是一般的大,竟然在路子书和白千代离开的这会功夫做了这么多事,下午来时还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这里到处都充斥着火药味,就等着爆炸吧。”杜蕙兰没想到对待死亡自己竟这么的平静,也许死了就会回到现代,那里没有路子书,和这里的一切都不同,也不像活在这里这么累,可是心好舍不得。

“我们去马车。”隐星来不及和他们解释什么,就赶紧把她们拉到马棚。

看着杜蕙兰站在马车旁疑惑的样子,隐星边往车的外围浇水边说道,“这马车中间隔着铁皮。”

紧接着一股刺鼻的味道转入鼻内,不好火药被点燃了,他们三人赶紧转入车里,隐星一按开关,一道厚重的门立马把他们和外面隔开来。车内顿时漆黑一片,他们不能看清彼此的脸庞,但车内厚重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把他们此刻的心理都表露出来了。

“我们快抱作一团。”也不知道这古代的火药力怎样,杜蕙兰为避免冲击力过大造成三人在车上胡乱碰击,赶紧出声道,当意识到有个人忌讳的缩到一角,怒喝到,“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比一个女的还扭捏,还不过来。”

隐星被杜蕙兰如王者般的气势惊住,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的神态;杜蕙兰凭直觉把隐星拉过来,三人就这样互靠在一起。

轰的一声,响天动地,在爆炸的那一刻,杜蕙兰感觉整个身体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护住。

路子书赶到客栈时,那里已是一片火海,全身血液凝固住,狂暴的怒吼一声,想也不想直冲进去,这时有人阻拦了他。

“你疯了。”白千代内心五味夹杂,也很伤心,也想冲进去,只是没路子书爱的那么疯狂,爱的那么执着,爱的那么的不顾一切。

“我就是疯了,没有她的世界,什么也不是。”路子书进入了跌狂的状态,挣脱开白千代,脸上被人狠狠的甩了一巴掌,嘴角慢慢的渗出血,抬头看着一手把他带大的人。

路壕堑看着失去理智的儿子,心中一阵叹息,在接到暗报得知杜蕙兰和路子书一行人所落座的地方,路壕堑为防不测立马带帮手下就过来了,哪知在路上碰到了一般纵火的乱民,在那耽误了一下,碰到赶来查看实情的路子书,随后还看到了白千代,三人顿时心知不妙,怕是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计,拼命的往客栈的方向赶,哪知还是来晚了一步。

“你们赶紧把或给扑灭了,看里面的人是否安全。”路壕堑有条不絮的安排着,明知里面的人凶多吉少,但不到最后一刻,在他心里杜蕙兰是安然无恙的。

一个巴掌,把路子书混沌的思绪给打清明了,对,他们一定还活着,看着白千代他们利落的收拾着凌乱,也加入到他们中间去。

路子书看着一片废墟心慌意乱,思潮起伏,脑子中每一个细胞里都是杜蕙兰。

车内热烘烘的,尽管隐星刚才洒了很多水上去,但还是闷热的透不过气来,车内三人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隐约中听到了熟悉的叫喊声,杜蕙兰一阵欢喜,是路子书,隐星启动按钮,外面的天色刚泛白。

杜蕙兰走出看到那个永远穿着一身白衣的人,现在衣上染着大片的黑色碳尘,他以前若粘点污渍就把衣服扔掉,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在乎这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