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妃帝宠

昙花盛宴之薄姬母子

绝妃帝宠 林张玲 994 2012-11-13 10:14:54

  “臣等拜见太妃娘娘,未曾出门相迎,还忘恕罪。”

段干浑栖身下跪,打破了沉默的场面,不知道杜蕙兰为什么要这么高调的出场,但从那天彻夜长谈,知道她凡事必有主见,而自己能做的只能把她身边的险境尽可能的降低。

全场骇然,纷纷下跪,他们心中惊喜万分,杜蕙兰,这名字在晨国,人们熟悉的耳朵可以起茧了,没想今年居然会出现在昙花宴,见她白净的脖子上有着一张美得无可挑剔的脸蛋,让人一看,就无法挪开眼,比传闻中还耀眼,若不知她有一个十几岁的儿子,还真以为是待字闺中的女子。

“众卿不必拘礼,我只是奉太后的命,先来打头阵。”杜蕙兰说话间却没看下面的人,勾起嘴角,望向书院门口,缓缓而入的大队人马,薄姬,段干义宣,我们终于见面了。

昨晚从暗位那里得知,薄姬母子往宜兰书院的方向赶,杜蕙兰和路子书本就商量好对策,无奈中间出了玉惜命这事,杜蕙兰心中升起更好的办法,正想找路子书商议,没想时间上不允许。

段干浑的一句话反而帮了杜蕙兰,就顺着段干浑的话,故意拿薄姬当挡箭牌,他们母子既然双双来着,定时知道丁山就是她假扮的,等着让人来拆穿,倒不如自己来说,想想这浑王爷果然是真人,看到她没易容的样子,也定是猜到了她如此做的真正目的吧,因此段干浑才会在大庭广众下做出如此举动。

薄姬来到擂台前,仰视呆在台上的杜蕙兰,袖子里面的手,越握越紧,指甲深深地陷入肉中,面色只有嫉恨却无半点疼痛之意,十来年未见,杜蕙兰还是花开不离根,青春常留驻;反观自己娇艳的容颜如凋谢的鲜花般零落,心中的愤恨又增添几分。

杜蕙兰看着这个时空的两个敌人,一个打扮的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两边的鬓角爬上了几缕白发丝,眼角有些细纹,从五官中就知道少女时期的她很是迷人。

再看向另一个男人,皇家人的胚子就是好,生出来的各个都是美男子,看到段干义宣身着龙袍的样子,就想到段干骏龙袍加身会是怎样,他们兄弟两眉宇间有些相似,身在帝王家兄弟这两个词注定是个悲剧。

场上的人密密麻麻得跪着,内心微颤着,今天晨国的风云人物全都聚集在这了,连声高呼,“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段干义宣凝视擂台上的人,眼里闪过惊艳,这人要不是段干骏的母亲,还真舍不得伤她分毫,被洪亮的声音拉回,“众卿,平身。”

宜兰书院的奴婢动作还真是神速,已经在最好的地方摆放好座椅,供薄姬母子落座,杜蕙兰也随他们一同入座,毕竟现在的身份已有所不同了,不能再像刚才那样随意的做到天下文学会那边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