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木头人,不许爱别人

第七十八 有什么可以预测的呢

木头人,不许爱别人 夜行的猫 2164 2012-12-17 09:47:52

  享食作为一个大型的餐饮企业,以其返璞归真的饮食文化、人性化的服务、以及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在国内一线城市里如鱼得水。然而正是这种看似前程似锦的呈现模式,并没有真正的前程似锦。尽管在其刚开业的时候,也曾顾客如流、以致人满为患。就好比农民工不知道李宇春,即使知道了,也不一定会认同,即是认同了,也不一定敢豁然找她要签名。

经理整天徘徊在餐厅门口,礼仪小姐不得不僵着微笑,对着每一个从享食门口经过的人。活像两个卖笑的小姐。经理当然不会这样想,既然是做餐饮的那得先让人心情愉快,其次是物质享受,所以这笑还得继续卖下去。一个月下来,享食在这座城市里的经济效益丝毫不见长进,惊动了上头的人。上头的人茶余饭后一思量,不得了了,像我们公司这样与国际接轨的餐饮企业都满足不了这座二线的小城市,他们倒想看看这是一座怎样的城市。

中午的时候,也就是嫣然逼着司机提速的时候,一辆银白色的高级轿车风尘仆仆地超过嫣然坐的出租车,嫣然望着从眼前晃过的轿车眼睛直冒光。Tmd有钱真好,至少不用在这催车。

“怎么样?”女子从车里出来,挑着柳叶眉问道。

“不怎么样!”经理愣是用一块砖头一样的脸顶撞柳叶眉。柳叶眉哼了一声,风度翩翩地走进餐厅里,所有的服务生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满眼钦羡的盯着这位珠光宝气丰腴美丽的女子。

“哇,连董事长都敢顶撞、、、、、、啧啧”

“啧啧,可见关系不一般呀、、、、、、、”董事长审美极为苛刻,门口的礼仪小姐要当礼仪小姐必须经过她老人家的法眼。能被这样慧眼识珠的人看出来,对礼仪小姐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无论她如何高高在上也无法阻止礼仪小姐们暗地里记住她的容颜。

嫣然从出租车上下来,飞进享食,她急切想知道经理的真实身份。这对她重要吗?或许重要,或许不重要。她也不大清楚,她唯一想知道的是假如那人真是云云,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这太残忍了,他是她的姐妹,是她亲如姐妹的姐妹。

“云云。”女子说。

“妈,怎么了?又怎么了?!你说你们烦不烦!啊,烦不烦!!?”男人忽地转过身,窗外一双因为震惊和悲伤折磨的变了形的脸像拳头一样毫无防备地打到自己。嫣然也做过礼仪小姐,那就意味着她也认识董事长。既然经理是云云,云云喊董事长妈,那么一切都清楚明了了,过去的享食经理便是今日、昨日、未来的云云,而从董事长的穿着上她至少不会看出云云会是那种穷的靠蹭饭来生活的人。嫣然曾经千百次的猜测云云的家,或许是一个来在农村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平民家庭,或者是一个父母失业完全靠政府补贴过活的工人家庭、、、、、、、或者是做生意亏本的商人家庭。然而,他就是她嫣然自小就想嫁的高富帅。不管他是不是高富帅,他是云云,是云云就不能在她接受培训期间百般刁难。走到这一步,嫣然心里的愤怒便抵不过想一探究竟的好奇。

“云云!你怎么能对我说话。”女人恨铁不成钢,有种想毁铁的冲动。

云云冷笑了一下,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女人伏在古香古色的茶桌上,毫无顾忌的啜泣了起来。

风并不大,嫣然想。她和他面对面坐在二楼的露天地带。楼下车水马龙,楼上吟风弄月亦可,享食总是这样别出心裁。先是在门面的装潢上,再是对于现代人心理需求的精准把握上。可惜嫣然并没有那种风花雪月的雅兴,云云也没有。

“难道你不觉得你需要说些什么吗?”嫣然风平浪静的问道。

“说什么?”云云疲惫地盯着嫣然说道。

“你从来没有告诉我们的。”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骗子,你一直在骗我们,骗我们的同情和关怀。”

宽敞的露天地带因为没有几个人而稍显颓败,角落里的植物在幽暗的地皮上苟延残喘。它需要阳光,更多的阳光。几只忙碌的蜂蜜绕着嫣然的身体转了几圈之后,飞走了。长得极致的花草总是喜欢招蜂惹蝶的,嫣然也是。

“骗子?”云云脸色突然从疲惫变成了绝望。

“你为什么那样对我?”

“那你为什么要那样对自己?!”“我怎样对自己了?”“你是不是为了吉他男的报名费来的。”“是,又怎么样。”

“‘是,那又怎么样’”云云噙着泪重复了一遍,一字一字,一个坑,落的很沉重。

“你为什么要折磨我,你给我讲清楚!不然,我不会走。”

“你非要我一字一句说清楚吗?”“你说呢?!”“好,听着!你给我好好听清楚了、、、、、、因为我爱你,你从来都没有理会过。”

“什么?你是我姐妹!”嫣然吓得脸色苍白。

“当初我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当时你说你只会嫁有钱人,幸好我是有钱人。这几年以来我一直省下自己的生活费将它偷偷的寄给你,还得找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我母亲后来知道了此事,她罚我管理这边的餐厅,本来这个假期我是准备去国外一趟的,我小时候的玩伴得了绝症、、、、、、”云云声音突然颤抖起来,空气在瞬间凝固,云云努力张大嘴巴呼吸“而你呢,你却为了一个恬不知耻的吉他男甘愿忍受我的欺负、、、、、、对,我就是喜欢欺负你,我想让你回家老老实实待着,我一点也不喜欢你辛苦,真的。真的。我知道你过得一直都很辛苦、、、、、你知不知道我每天看着你和其他人卿卿我我的感受?!你从来不知道、、、、、、你只知道伤害我!”

“所以,我就得感激你,是吗?”嫣然从来没有想过那个月月给她寄生活费的人竟然就是近在咫尺的云云。有什么事可以预测的呢,如果生活想要戏弄你。云云走了,嫣然哭了,她一个人在楼上,没有声息,就那样无助的肆意横流。

楼下想必是车水马龙。真是奇怪,你遇见我的时候,我不知道你是爱我的。你说爱我的时候,我却被爱情折磨的心灰意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