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新结婚时代

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幸福

新结婚时代 牵牛花panjiong 3132 2012-10-29 14:19:50

  若干年后,我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题为《新结婚时代》,写了好多我和凯子的故事,还有我可爱的朋友,记得每当自己提起笔,写这些过去了很久的故事,我就忍不住哭泣,眼泪在这时是多么的不值钱。这本书倾注了我所有的感情,出版社也很配合的为我出版发行,而且给我一笔丰厚的稿酬。我多么希望凯子能看见我的书,看见我们曾经的点点滴滴,然后施舍我一个深情的吻,有多久,凯子没有在我的脸颊上亲吻,有多久凯子没有对我说,我爱你,好久了吧,记不得了。

都怪你,

都怪你,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让我觉得这是天经地义,

认为这是理所当然,

让我忽视你的爱,

然后走上不归的迷途,

在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审视我们的爱情。

我没有想到的是,居然有一天,我的书会成为年度的畅销书,然后出版社就联系我去现场签售,我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难过,虽然我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收入,但是我还是没有办法沉浸到这样的喜悦中,直到签售会上,我遇见一个女孩子,他问我:“姐姐,我看了你的书,哭了,那个哥哥去哪里了呢?还会回来吗?”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现在找到了他真正的幸福。”我在女孩的书上写了长长的一段话:

每个女孩的生命中都会出现两个举足轻重的男孩,一个是你可以把终身托付的人,而另一个是你生命的点缀,一旦发生什么事,你首先想到的是他,你会把你的心事都告诉他,他也会耐心的聆听,给你需要的安慰,但是他永远只是点缀,不会替代那个永恒的位置,希望可爱的女孩能够得到自己的幸福。

那个女孩子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得意洋洋地离开了,现在我很幸福,有那么多的人喜欢我,喜欢我的作品,只是缺少凯子,如果有一天凯子看见我写的书,他那时会是什么表情呢,我再也没有机会看见了,我只能在脑海里想象,想象他开心时露出的笑靥和不开心时微微皱起的眉头。

签售后几天,各种风言风语就劈头盖脸而来,然后在网上就能看见,“新生代作家何茜的作品严重影响青少年的正常的成长”“作品中包含多处**色情”“《新结婚时代》情节老套,辞藻平凡”突然开始佩服自己的能力,就凭借一本书,居然就荣登了这样崇高的地位,我并没有怎样的在乎,反正我走出去,没有人能认识我,我是多么的平凡,像我这样写书的人多了去,只是我运气好,然后蹭了父母的关系,我的书就顺利出版了,也没有预料到会得到这样的反响。

我还是继续写我的书,网上的谣言很快就平息下去,不会有多少人会记得我的名字,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作家,但是我决定要写好多好多的书,我就可以让我家玮玮看着我书长大,我的书并没有别人说的,会严重损害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我至少现在还没有这么的伟大,我只是写写我生活中真实的故事,在每个家庭中都会发生的故事,那些平凡无奇得甚至有些乏味的故事。

这些年,其实发生了好多事,譬如巧巧顺利诞下了一个男孩,取名为江海,起初巧巧是死活不答应取名江海的,按她的话说是毫无新意,迫于江涛父母的压力,巧巧也就屈服了,或是被一个来路不明的算命先生说服了,我不记得他是怎么说的,即使当时我也是在场的,大意应该是:江海这个名字非常的好,首先是这个孩子五行缺水,海中有源源不断的水,而海有象征着博大的胸襟,将来盛世庞大的家业必定是由这个孩子继承的,所以必须要有博大的胸襟才能撑起这么大的家业。如果说是巧巧被说服了,可能还是说江涛的父母被说服了比较妥当,说到底就是这个孩子就取名江海了。

过了这么多年,江海已经会说话,走路也很稳当,江家的所有人对海海是疼爱有加的,这个是毫无疑义的,而海海却很乖,很懂事,偶尔也会很调皮,海海长得很可爱,很像巧巧,我时常带着我家玮玮去江涛家,然后陪着海海一起玩,和巧巧聊聊家常,聊聊过去发生的事。还有就是巧巧是我忠实的读者,她总喜欢捧着我的书,然后不停地看,自从生下海海,巧巧就成了真真切切的家庭妇女,虽然家里有好几个保姆,但是巧巧还是会亲自照顾海海,我问巧巧,当初怕生孩子,坚决不肯生,现在想想是什么感觉啊?巧巧就会搂着海海,对我笑。

说到赵怡和乔琼,就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他们都在盛世努力工作,争取攒点钱,以后买个房买个车什么的,虽然这样的愿望在北京是很难实现的,但至少还有点憧憬,如果什么憧憬都没有,生活就失去了意义,不是吗?我也会有憧憬,我的憧憬就是希望我的凯子能幸福,我并不奢求他能回来,这样太奢侈,突然想起一句话:你若安好,我便是晴天。

慧兰和海威最后的举动就使我非常的意外了,结婚后,慧兰和海威就回乡下了,他们说大城市里不留他们,他们就去乡下发展。慧兰和海威在乡下承包了一大片土地,接着就在肥沃的土地上种起了水果,前几年成效并不明显,过了几年,水果就迎来了空前的大丰收,慧兰和海威的收入也大幅度上升,每年,海威都会送一些水果来慰劳我们,水果的口感很好,研究生种的水果和平民的终究是有极大的区别的,终究知识就是力量。

我在我的书上写了一段话:每个人都有一份美满的婚姻,唯独我没有,每个人都有幸福的生活,唯独我没有,但是我看见他们幸福,我也就感到满足,总有一个人需要放弃自己的幸福来换取其他人的幸福。

这样的幸福发生在我的签售会上,当时有个年轻的女孩买了两本书,然后他就要求我写上:祝你们幸福,然后题上我的大名,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就抬头看看那个女孩,只是有些熟悉,但是我还是想不起这个女孩到底是谁,我们的生命中会出现很多很多稀奇古怪的名字,不能借口说自己没有记住,我们原本就无心去记住,那么怎么会记住呢。

当她说下个月将要和徐凯结婚时,我的头被重锤一击,是不是有这样的偶然,让我有幸遇见两个叫徐凯的人,事实是不会存在这样的可能,至少在我的身上是不会存在,那个女孩就是那个和凯子一起工作的女孩,记得上次去凯子公司找凯子的时候,我就看见过她,只是现在的她变得更加温文尔雅,或是更加的成熟,显然可以担任贤妻良母的位置了,而我越来越不配。

我在她买的书上写着:祝凯子和齐俪能够白头偕老,永远幸福——茜茜。我以为齐俪是来挑衅的,或者是故意来气我,我自认倒霉,后来发现我错了,签售完了,齐俪就约我喝咖啡,我们聊天,每句话都不离开凯子,两个深爱着同一个男人的女人,除了那个男人,还有多余的话题吗,我想应该是没有了吧。

“何茜姐,想必你也知道,我们所在的出版社倒闭了。”“是啊,怎么了。”我满不在乎地说。“原本凯子哥可以去另一家出版社的,但是他没有去,其实那家出版社的主编早已对凯子哥垂涎已久,凯子哥对我说,他需要挣足够的钱来买房,买车,来给你和玮玮幸福。”我诧异地张开嘴:“他没去另一家出版社,那么他去了哪里,他自己和我说的,自从他所在的出版社倒闭之后,他就去了另一家出版社的啊。”

这些都过去了,还有什么必要去重新提起,好奇心驱使我去寻根究底。“凯子哥让我不要告诉你,他怕你知道他在地摊上卖杂货,你会心疼,你知道吗?凯子哥那个20平米的房子放的都是各式各样的杂物,我真的担心这么小的地方,还怎么容下他的人呢,凯子哥每天晚上都会去那些繁荣的商业街,有时候还会遭到城管部门的追赶。当有一天,凯子哥跑到我那里,跟我说,你爱上了另一个男人的时候,他居然像一个小孩子般趴在我的怀里哭了,也在那时,我发现我的机会到了,我一直很爱凯子哥,但他却深深地爱着你,所以我并没有表达出我的爱,第一次,凯子哥在我面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而这竟让我觉得我能给凯子哥幸福的,虽然我还很年轻,但至少我懂得爱一个人。”

听完齐俪的话,我的大脑麻木得毫无知觉,像是被几万伏特的高压电电到一般,我没有再说话,直到齐俪要走了,我对他说:“一定要给凯子幸福。”齐俪点点头,转身离开了。你知道吗?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只黄鹂鸟,当你感到悲伤的时候,她会唱好听的歌给听,当你开心的时候,她就会手舞足蹈得欢快的歌唱。你一定要好好地待这只可爱的鸟儿,不要让她难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