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新结婚时代

突如其来的真相

新结婚时代 牵牛花panjiong 2471 2012-11-02 17:32:17

  我原本以为凯子会邀请我去他的婚礼,仰或没有我,那么巧巧,慧兰这些好朋友也总应该被盛情邀请的,但是谁都没有接到凯子的邀请单。我失望,我真的好想看看凯子,哪怕看到凯子的怀里搂的是其他女人,至少我还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好好地端详一下凯子,看他获得幸福时,脸上洋溢的笑容。

既然凯子不想见我,连同与我有关的好朋友都不想见,我还有什么办法呢?是不是他那颗纯粹的心再也经不起折腾,哪怕是细微的触碰,都会作作一圈圈涟漪,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然后在世界的另一个被忽视的角落翻涌起波涛骇浪,有好多不可思议,或是难以置信的事,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复杂。凯子的决定,自有他自己的想法,或许是为了顾及他那个原本就不够坚强的心灵,又或许是为了不让我那么难过,那么恋恋不舍,我没有再想,怕想着想着就哭了。

这个世界充满太多谎言,让我们感觉不到真实,甚至有时候,当我们站在镜子前,驻足观望时,我们会不会想,镜子里的人到底是谁,镜子外的人又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又会被遣送到哪里,我们降生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留恋的,我不知道,这仅仅是一个答案,无关紧要的答案,而我们却苦苦地寻找,苦苦地追寻。

我是在无意中碰见Malin的父母的,当时,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居然能看见Malin的父母,自从很多年前,Malin和她的父母去了法国,我就再也没有看到他们了,我以为没有机会看见他们,因为这里会让Malin感到肮脏,让Malin讨厌这个社会,而Malin的父母又是那么得爱Malin。

我看到Malin父母的时候,我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他们和我擦肩而过,我才知道,这是真的,Malin的父母看见我的时候,表情显得很慌张,好像脸上藏了太多东西,就会感到不自在。当我问Malin的情况时,我意识到,这几年,我一直被蒙在鼓里,有太多太多的事我不知道,这个世界像骗人机器一样,隐瞒了我这么多年,而我却天真地相信了一切。

我没有和Malin的父母道别,直接坐上出租车,径直地奔向巧巧的家,那里有我所需要的所有答案,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一切。当我看到巧巧的时候,江涛和巧巧正在陪海海玩,看到我急匆匆地跑过来,巧巧连忙迎上来,我紧紧抱着巧巧:“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要瞒着我。”巧巧低声地说:“你都知道了。”巧巧的眼里开始闪烁起泪光。保姆急急忙忙把海海带下去,怕这样煽情的情节会吓到海海。

“总有一天,你还是什么都会知道,只是隐瞒了太久,就不知道从何说起,对不起,茜茜,对不起。”我第一次看见巧巧的脸上会出现如此复杂的表情,让我怀疑这个到底还是不是巧巧,这个社会这么的虚伪,我还能相信谁呢,我看到的,我听到的,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应该把一切都告诉你了。”江涛靠走近我,“我们以为,Malin去了法国,一切都会过去,但是,在Malin的心里,有些事对她来说,太重要,她常常和我说,她讨厌这个世界,我无数次地安慰Malin,只是那些肮脏的场景在Malin的心里堆积得太久,整个人依旧不断地脆弱下去,当有一天,Malin的母亲哭着和我说,Malin自杀了,想到Malin倒在血泊中,再也不会动弹的时候,我才知道,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归宿。

当时你的情绪是那么的糟糕,我们怎么忍心把这样的噩耗告诉你呢,所以我们选择隐瞒。还有一件事,也是时候告诉你了,其实蒋平和Malin是双胞胎,你每当看见蒋平的时候,肯定感到熟悉吧,Malin的中文名是蒋捷,我们习惯叫Malin就忘记了她原本应该有的名字,是不是很可笑。我们让蒋平来代替Malin的位置,因为他和Malin是如此的想像,他们做事也像是从一个眸子里刻出来的,我们只是希望你能更快的适应没有Malin的生活,在蒋平的关怀下,你恢复得很快,但是我们不曾料到,你会爱上蒋平,做出出格的事,对不起,是我们的错,是我们的错。”

这就是我一直想知道的真相吗?我不知道,或许是,又或许不是,我还能相信谁呢,是巧巧吗,还是江涛,又或是蒋平。我瘫倒在巧巧的怀里,再也没有力气挣扎了,那道记忆的伤疤又被揪起,紧接着划上了更大的伤口,看着源源不断的鲜红色血液肆意流淌下来,染红了整个单薄的生命,也带来了更多的无助和哀莫。

我没有哭,一个生命的离开,是我们始料不及的,也是我们难以左右的,我们不必强迫一个本不愿意活下去的人继续活着,也不能强迫一个心力交瘁的人继续心力交瘁地爱着你,我还是淡然地接受了Malin的离开,就像我们从容地对待凯子的婚礼一样,即使起初,当那些虽然苍白但是有力的词语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我会如此不堪一击地瘫倒,但是我能做什么,我无能为力,我能做的除了接受这些难以接受的事实之外,还有什么,还有什么,谁能告诉我。

对那个年轻的生命尽管有多少依依不舍,但是她还是离开了,永远地离开了,离开了这个肮脏的世界,然后在另一个唯美的世界里开始新的生活。我们可以把我们的祝福通过我们的信念传递给Malin,我相信,她是会知道的,我相信。

我现在才知道,当Malin离开的时候,当我还在水深火热中难以自拔的时候,蒋平能够这样熟悉地体会我的幸酸,也正是如此,让我误以为,蒋平是来拯救我的。或许这都是我幻想的吧,现在蒋平去哪里了,我不知道,或许蒋平只是我幻想出来的角色罢了,既然是幻想出来的,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社会原本就不属于他,怎么能强求他留下。

Malin还是回来了,回到这个肮脏的社会,只是当她回来的时候,她再也不能看到我,再也不能和我说话,但终究算是落叶归根了,巧巧说,回来是她最后的心愿,因为这里会让她感到熟悉,还有她可爱的朋友,那些朝夕相处的朋友。她不想一个人住在陌生的地方,这样她会寂寞,会孤单。

当我问巧巧,那个法国帅哥的时候,我意识到我错了,巧巧告诉我,这些都是蒋平编造出来的谎言而已,我真的感谢蒋平用心良苦的谎言,一段段真真假假的言语,竟让我相信了,相信得那么彻底,像无数年轮的大树一样,扎下深深的根,根深蒂固。当所有的真相都水落石出,像沉在水底的鹅卵石般纯粹的时候,我找不到多余的话,嘴角空荡荡的。

茜茜——放不下

凯子,你记得那些刻骨铭心的承诺吗,你说我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分开,哪怕我犯了什么错,你都会原谅我的,但是你没有,你还是离我而去了。我多少次安慰自己,你已经不再属于我,你的心里住不下我了,但是我还是痴心妄想地觉得,或许有一天,你会回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