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机场那一秒

第023章:无计可施

爱在机场那一秒 灵动的小溪 1465 2012-08-17 15:38:00

  宁传儒和梁呢喃沟通了几句后感觉把该说的话都说了,也感到自己总是出于下峰状态,而且现在也没有什么可谈的了,再次的说服只能让做为长辈的他更丢脸。

他很清楚先要把梁家那对老夫妻接到家里来,然后要让他们在宁家生活的自在,快乐,但这根本做不到,这怎么可能呢?梁呢喃对他都是这样的态度,那对老夫妻一定也是一样,更可能有过之。

他的脑子动的也很快“孩子:那这样,你写一张让你家那对老夫妻到我家的字条,然后把你家的东西能搬的都搬到我家吧,家里的东西在那种潮湿的环境下肯定不久就坏了,以后也就不能用了,你们家那片老宅现在只能等着拆迁了,也没有什么文物保护的价值。”

梁呢喃拿了一张纸,写了几行字,大意告之那对老夫妻跟着宁叔叔去他家住,不要再在老宅住下去,并带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留下以后能用的也要包好放在一个房间内。

宁传儒拿着梁呢喃写给梁家那对老夫妻的信从设计室走了出来,来到厂长办公室,对儿子苦笑了一下,对张远良的助理表示了感谢,因为让他久等了,他知道能做张远良的助理也非等闲之辈,对厂长嘱咐了一下让他多照顾梁呢喃,并拿出一张名片如有事可以打他的手机。

宁博文看到父亲的表情就明白了大半,他没有直接询问的原因是不想让在场的人知道他家的私事。

一行四人打道回府了,回程路上宁传儒装睡着,大家也没有什么话可说,又经过了三个多小时车到了宁家附近宁博文让车停了,他叫醒了父亲,说到家了,让他下车。

宁传儒明白是儿子想和他一起走走,于是下了车,再次向张家的二位陪同表示了感谢。

张家的车开走后,父子二人向宁家的方向走着。

“爸爸:怎么回事?”

宁传儒就把梁呢喃的意思大概的说了一下,宁博文对帮不上家里有愧之情装满了心里。

他也不知该怎么办了?虽然父母、弟弟都没有逼他,但他有一种感觉这个婚姻对家里很重要,尤其是在时间上这个婚不能再拖了。

父子俩回到家后,宁博文带着疑问走到二楼的阳台上打了弟弟的手机,大约问清了这桩婚姻对家里的重要性,这才意识到父亲大老远到英国找他的目的。

父母和弟弟在公司的难做让他体会了他现在必须要结这个婚,但怎么结呢?他一个人坐在游泳池边想着,思索着,这件事没有想出办法,他想到了张远良,于是没有犹豫的打了张远良的直线。

张远良听到他的声音很意外,他的助理回来后把见到的事情都详细的向他汇报了,张远良不用想也明白了。

听到宁博文的声音他直接问他要他帮他做什么?宁博文支吾半天也没有表达明白,因为他实在不想将宁家公司的情况说出去,自己的私事倒无所谓,可这样就说不清楚了。

张远良在电话那头笑了,让他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晚上到茶园找他,他会在那等他。

宁博文从张远良的口气中听出他和他家一定是没有办法最后还是要找他,可是他明天必须要回英国了,否则他的导师饶不了他,让他怎么办呢?

母亲和弟弟在晚饭前回来了,宁博文让大家先坐在一起商量一下该怎么做才好?那对梁家的老夫妻接到家里来住这些都没有太多的问题,让他们看个门,养个花,家里的卫生收拾一下,反正干也行,不干也行。只是。

宁博文问了父母如果不结婚,家里人在公司别扭的时间还有多长?

母亲看到儿子急切的眼神就明着告诉了他:“你爸爸一直是个挂名的董事长,股份只能排第二,梁家排第一,但就是第二这个格局可能马上就会改变,这个倒不算什么,只是我们辛苦了那么多年,屈于人下心有不甘,再说对你弟弟影响最大,还有一直跟着你爸爸的人你明白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我们对他们也过意不去。”

“我明白了,那你们有什么办法让梁呢喃和我结婚呢?”

全家人沉默了,都低下了头,宁博文自己也没有想出办法,有些气极对着厨房的阿姨大叫一声“开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