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终是有情人

她的伤痛谁来负责

终是有情人 可沁心 1000 2012-06-18 08:24:40

  陈思儿的话还没说完,陈敏儿立即把她的话打断了:“我呸!思儿,还让我别乱说话呢,你自己在这里说些什么?别说那些不吉利的话了,还是保佑咱妈快点醒来吧。”

陈思儿很是歉意的做了一个鬼脸,“是,是,妈妈一定能够醒过来!”陈思儿说着就不再言语,病房里有了片刻的宁静。

“晓儿,”陈思儿终于还是憋不住说话了:“我想妈妈的病一定是为你担忧而犯的。妈妈早晨还给我打电话来着,说东东被施明辉的爸妈接走了,她很是不放心。她还在电话里哭呢。”陈思儿说着眼眶湿润了,陈晓儿和陈敏儿也禁不住鼻子酸酸的。

“是呀,”陈敏儿接口道:“妈妈一直为你和施明辉离婚的事纠结着,心里很是舍不得东东。当初是施明辉说不要东东的,如今他爸妈来接东东,你怎么会那么傻得让他们接去呢?我想啊,妈妈肯定是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没留心脚下,所以就那么的摔了下去。”

陈晓儿听两个姐姐那么责怪她,赶紧辩解道:“不是的,大姐,刚刚爸爸不是说了吗,医生说妈妈是突然大面积脑梗塞,所以才摔跤的。”

“可是妈妈如果不为你的事担忧着,她怎么会病得那么严重呢?!”陈敏儿和陈思儿大声说着,这时,霍石岩和一位年近五十的中年男医生走了进来,那个中年男医生一踏进病房,就皱着眉对陈敏儿和陈思儿说:“这里是病房,病人需要安静,别在这里大呼小叫的。”

陈敏儿和陈思儿对望着撇了下嘴,不再言语。霍石岩看了看站一旁似乎很是委屈的陈晓儿,心里再次涌出异样。他咬了咬嘴唇,对陈敏儿和陈思儿说:“这位是我们的脑外科邹主任,他来替你们的母亲会诊。”

陈敏儿和陈思儿赶紧赔笑着说:“嗯,谢谢邹主任!”

邹主任给陈妈妈做了一些检查,问了陈晓儿和霍石岩一些情况,然后对霍石岩说:“这位病人的头部还在渗血,赶紧给她上止血药。”

霍石岩点着头,跟着邹主任走出了病房。

病房里的三姐妹对望着,都不敢再言语。

陈晓儿低着头想着心事,她的两个姐姐说得没错,母亲的病倒的确跟她有相当的关系,但是,她所承受的伤痛,又要谁来负责呢?

今天一大早,施明辉的父母就来接东东,当时陈晓儿的母亲紧紧的拉着东东的手不肯放,是陈晓儿把母亲的手扳开的。前几天,施明辉的父母对陈晓儿说想东东了,想带东东出去玩一天,也想尽一下他们做爷爷奶奶的一份心。陈晓儿觉得这也是人之常情,尽管施明辉离婚时曾经信誓旦旦的说将来东东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他没有东东这个儿子。但是毕竟东东身上还是流淌着他们施家的血,爷爷奶奶要见见孙子,她陈晓儿怎么有权利去剥夺他们的这份权益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