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终是有情人

红颜薄命

终是有情人 可沁心 1308 2012-08-26 14:38:00

  诊所里坐着五个人,有三个是来看病的,另外两个是陪着来看病的。他们是五个人挤一辆车从外地赶来的,其中有一个病人在陈明章诊所里吃了一个月的中药,效果很好,所以她介绍了几个同乡一起来看病。

这五人中病情最严重的是一个三十多岁,长得很清秀的女人。女人得的是宫颈癌,已经没有希望了,只是最后还想搏一下。听她的同乡介绍说陈明章的医术高明,也就跟着她们来到这里。

陈明章给她开了中药,然后嘱咐她,要注意休息,更要注意饮食。中医是很讲究饮食方面的,比如辛辣的,刺激性的食物不能吃;海鲜、动物内脏也尽量少吃。

女人点着头,哀求的眼神看着陈明章说:“我知道了,陈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女人说着突然就哭了起来,她对陈明章说,为了她的病,她近乎倾家荡产。她不想死,她还要看着她的女儿长大成人,为人妇,为人母。

女人那么说,旁边一个她的同乡说:“为人妇,为人母有啥用?你辛辛苦苦的为这个家东奔西跑,到如今,你老公却是把你拒之门外。这世上的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你却还要把你女儿往火坑里推。”

陈明章听女人的同乡那么说,立刻反对道:“你这话可不能这么讲,不是所有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男人中也有好人。”

女人还是抹泪,陈明章就让她的同乡带她出去走走,说是让她散散心,其实是陈明章有话要跟陪她来看病的她的母亲讲她的病情。

女人走出去后,陈明章对她母亲说:“你女儿时日不多了,你回家让她开开心心的过好这最后的日子,她喜欢吃什么买给她吃就是了。”

女人的母亲听了也抹起泪来:“我也知道要她开心,只是她的钱都在那个男人身上,我和她爸爸只是个普通农民,哪有闲钱给她买这买那呀。这药费的钱都是我和他爸嘴里省出来的呢。”

陈晓儿在一旁也是为之动容。看这个女人的打扮,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是那种见多识广的女人,更是个美丽的女人。也许是应了那句红颜薄命吧,美丽的女人通常没有一个好的人生。是命运作弄人呢,还是自己没有好好的把握?

陈晓儿满是同情的问女人的母亲:“你女儿的老公真的什么都不管她了吗?”

女人的母亲叹气道:“唉,我女儿是个很要强的女人,因为夫家家境贫寒,她刚生下女儿就和同村的小姐妹一起远赴重洋去美国打工,一去就是十多年。她在美国辛苦工作,把赚来的钱都寄回家给我女婿。我女婿家里的房子都是用她的钱盖起来的。我女婿非但不感恩她,还在外面找女人。待她因为身体不适回国看病时,遇见了我女婿和那女人在一起,她当场就吐血晕了过去。后来查出她是宫颈癌晚期。上来我女婿还是想着要为她看病的,并且卖了一栋房子给她筹钱看病。可是那栋房子的钱用完了,我女儿的病却是越来越恶化。我女儿想卖他们一家人住的那套仅有的房子给自己治病,我那女婿不同意了。他怕人财两空。我和我家老头也劝我女儿死心,不要逼的一家人都住大街上。可是我女儿不肯,她说她不想死,况且那房子的钱是她赚来的,她用这笔钱理所当然。我女婿怕我女儿真把房子卖了,所以把她关在了门外,不让她回家。”

陈明章叹了口气说:“这也不能怪你女婿,你女儿这病哪怕有一座金山让她去花,也不能把她治好。还是好好劝劝她,不要心急乱投医了。心情放开朗一些,也许可以多活些时日。”

女人的母亲点头道谢,这时女人和她的同伴走进了诊所,女人的母亲起身告辞,一行人乘车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