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蓝颜秋水

蓝父2

蓝颜秋水 那尔靡忒 1347 2012-08-25 21:03:17

  颜雨秋的心快速地跳了一下,她望着蓝兆诚依然没有说话。

“也许我来的太过突然,他们还一下子接受不了,他们可能对我也有一些误会。”蓝兆诚的眼里划过一丝涩然。

颜雨秋可以想像的出来,当蓝炎豁和蓝炎格看到蓝兆诚时,态度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特别是蓝炎豁,一定会以非常排斥的态度对待蓝兆诚的。

难怪,昨天兄弟两人放学回来时脸色有些异常,她当时赶着要去上班,急匆匆地吃了晚饭便出了门,今天早上回来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去上学了,颜雨秋还没来得及问他们原因,现在就已有人来告诉她答案了。

“您这么长时间没来看他们,他们也许对您有些陌生了,您应该给他们一些时间来适应。”颜雨秋委婉地说道。

其实她心里清楚,蓝炎豁对蓝兆诚不止是有陌生感,在蓝炎豁的内心深处,对蓝兆诚怀有着极深的怨恨,特别是他的母亲在病重期间和去世的时候,蓝兆诚都没有出现,这让蓝炎豁对蓝兆诚的怨恨越发的积深。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们的情况的。”蓝兆诚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哀痛之色。

“最近?您难道没有收到蓝炎豁写给您的信吗?”颜雨秋惊诧地问道。

蓝炎豁的母亲在病重的最后一个月里,在睡梦中常常不停地叫着蓝兆诚的名字,但当她从梦里清醒过来时,却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用极度渴求的眼神望着蓝炎豁。

最后,蓝炎豁终于忍不住,写了一封信给蓝兆诚,希望他能回来见他的母亲最后一面,但只到他的母亲带着遗憾离开人世时,也没有等到蓝兆诚的出现。

这是夏末的一个傍晚里,她和蓝炎豁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乘凉时,蓝炎豁告诉她的。

颜雨秋至今也忘不了蓝炎豁当时的眼神,他那双深幽的双眸里盛着无尽的悲凉,像是藏了几生几世的伤心,让人不忍端凝,天幕也仿佛渲染上了他的悲伤,瞬间里暗沉了下去,天和地倾刻间笼罩在哀伤的黑暗里。

那一刻,颜雨秋突然明白,在蓝炎豁的内心深处里,深深地爱着他的母亲,他有多爱他的母亲,就有多怨恨他的父亲。

颜雨秋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蓝兆诚。

“唉!”蓝兆诚长长地叹了口气,脸上的哀痛之色越发的浓厚,声音苍凉无比:“两年前,我突然生了一场大病,经过两次抢救才救回了一条命,一年前我才从医院里出来,回到家里静养,直到两个星期前,我太太才……”

说到这里,蓝兆诚突然停顿下来望着颜雨秋,他沉默了一会儿后,再次开口道:“我们家的情况想必颜小姐都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我太太早就知道我和炎豁他母亲的事,也知道他们这两个孩子,因为我的身体在大病后一直很虚弱,直到两个星期前,我太太看到我的身体已恢复的差不多了,才把炎豁写给我的信拿给我看,我看了信后,当时就晕了过去。”

蓝兆诚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哽咽,说到这里他突然停顿了下来。

颜雨秋在蓝兆诚的眼里看到了点点亮光,他已略显沧桑的脸上满是深切的哀痛之色,让人心生出丝丝的不忍。

蓝兆诚沉默了许久才继续说道:“等我醒来,就派人到国内来打听他们的情况,在我知道他们的情况后,心情更是难以描述……”蓝兆诚望着颜雨秋,他的眼神里有着内疚、悔恨、哀伤……多种情绪交织着。

颜雨秋在内心深处对蓝兆诚对待蓝炎豁他们母子三人的做法是极其不满意的,她之前甚至一度认为蓝兆诚是个极没有挡当的男人,但此刻,她不禁同情起眼前这个已过不惑之年的男人来。

“唉……,”蓝兆诚又一次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这一声叹息里含着深深地悔恨:“我已经让他们的母亲委屈了一辈子,不能再让他们两个委屈下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