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黎城暮光

黎城暮光

半亩花田七里香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3-01-31上架
  • 47313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最经典的观后感——那条狗谁演的?

黎城暮光 半亩花田七里香 4096 2011-11-22 10:23:31

  沐暮回去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她心不在焉的慢慢走着,一脚踢飞了脚边的一颗小石子,她似乎用了挺大的力,小石子飞出去好远还在打滚,沐暮甩甩脚,还真磕的脚有点疼。

一抬头,看见叶天澈坐在房子前面的栏杆上,两只脚不停的在半空中晃悠,两个人隔了十几米的距离,黑暗中沐暮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她今天什么都没跟他说就一个人先走了,这会儿他肯定不高兴,沐暮想着,有些不安。

叶天澈看到她,双手一撑就从栏杆上跳了下来,大步进了屋。

“哎——”沐暮的解释卡在喉咙里,“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她不满的小声嘟囔了一句,谁知道叶天澈竟然回过头来深深看了她一眼,沐暮只好干笑着打哈哈。

沐暮放下包,直接就进了厨房,不到十分钟,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就出锅了。她想了想,又往里面加了一点香料,轻手轻脚的上楼,然后在叶天澈的房门前拼命的扇风,香味分子很快扩散开来,沐暮闻到满屋子的香味,满意的点了点头。

“咚咚咚”,沐暮敲门,侧过身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屋里的动静,脚步声由远及近,可是在门口处却停了下来。

“叶天澈,我知道错了。”

叶天澈靠着门,听到沐暮有些弱弱的声音,手有些不由自主的伸向了门把手,可是,她真是太可恶了。本来这些日子一直就是两个人一块回家,她没有放学后到处乱逛的习惯,所以他在学校里找了好一阵子,一直到接到苏阿姨的电话才安下心。

又安静了好一会儿,他听到她轻轻的说,“我只是,还没习惯有人担心。”

叶天澈打开门,看到沐暮站在门口低头看着地板,听见开门声,她很快抬起头来,笑的很是灿烂,“我以后一定不会这样了,你看,”她把碗递给叶天澈,“我给你做了好吃的。”

叶天澈转过身径直往楼下走,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对还傻愣愣的沐暮有些没好气的说,“傻站着干嘛,快点给我端过来啊。晚饭都没吃,我都快饿死了。”

沐暮明白他是原谅自己了,乐颠颠的跟着他跑下楼。

“怎么样?”叶天澈埋头吃了一会东西,突然抬起头问道。

他知道,今天苏阿姨带她回家吃饭了。

沐暮想起饭桌上丁楚一面无表情的脸,他似乎已经平静了不少,见到自己不会再愤怒的不由自主的握紧拳头,可是,沉默了一会儿,她说,“还需要一些时间,我可以理解他。”

叶天澈点头赞同,“楚一这个人,确实比一般人难搞定,慢慢来。”似乎早就预料到这样的结果,他倒并不太在意,咬了一口馄饨,“对了,明天是周末,你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里?”

“鉴于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决定剥夺你知情权。”说完撂筷子走人。

沐暮没想到叶天澈会带自己去看电影,她看着电影院门口一幅幅巨大的海报和川流不息的人群,心里又紧张又兴奋,这是她第一次到电影院看电影。

“我们看什么电影?”沐暮扯扯叶天澈的衣角,问道。

“好像叫什么《那人,那山,那狗》的,刘烨拍的,不过好像不是最新的电影。”叶天澈一边回答,一边东张西望的找座位。

那是一个很朴实感人的故事,一个退休的邮递员父亲带着高考落榜回家的儿子走那条自己走了二十多年的邮路,涉山过水,一路走来是一辈子的父子情,也是一个邮递员默默无闻的一生。整部影片十分清晰自然,故事的情节也很简单,可是,却还是让很多的女孩子掉了眼泪。

叶天澈右边的女孩子就哭的稀里哗啦,眼泪跟开了闸的水龙头似的,收都收不住。安全起见,他往沐暮的方向挪了挪,一回头,才发现她靠着座椅,已经睡着了。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她,她的脸很小,只有自己一个手掌的大小,是很清秀的那种瓜子脸,眉毛很浅很细,像是画上去的柳叶眉,睫毛不长,有些微微的往上翘,额前的有几根稍长的刘海插进了睫毛中间,叶天澈伸出手,有些小心翼翼的把那几根头发拈出来放到一边。

沐暮是在电影结束前几分钟醒过来的,她有些不安的瞟了瞟叶天澈,发现他正认真的看着电影,似乎没注意到自己,她赶紧坐好,故作认真的盯着屏幕,然后就看到演员表从最底下冒了出来。

两个人并肩走在路上,叶天澈突然问道,“电影好看吗?”

沐暮有些为难,想了想还是说,“好看。”

“是吗?”他的语气颇为怀疑,“那你看了之后有什么感想没?”

这可把沐暮问倒了,看都没看哪儿来的感想,她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问道,“对了,那条狗谁演的啊?”

“废话,当然是刘烨啊!”

一群乌鸦“嘎嘎”着飞过,沐暮觉得后背有些凉飕飕的。

叶天澈掩饰性的干咳了几声,声音有些闷闷的解释,“演员表上又没说,我怎么会知道。”

沐暮笑的直不起腰来。

二零零一年,苏慧伦发了一张新专辑《恋恋真言》,里面有一首歌,名字叫《秋天的海》。

沐暮第一次听到是在叶天澈的房间里,他抱着吉他,坐在窗前安静的唱着这首歌。

常半夜醒来,寂寞的幻想,若推开了窗,能看见大海。

被遗忘时候,它是否存在。他选择离开,也否定了爱。

从那一天起,我发现自己。某部分死了,不想有未来。

大海不明白,弄潮的人啊。夏天过去了,就不会再回来。

像沙滩脚印,眷恋还清晰,等时间掩埋。

始终不明白,爱能被取代,困惑的我不敢再伸手去爱。

灰蓝的心情,想念着夏天,那秋天的海。

始终不明白,爱能背取代,困惑的我不敢再伸手去爱。

灰蓝的心情,想念着夏天,那秋天的海。

沐暮几乎在一瞬间就被打动了,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他唱歌,不会多么煽情激昂,也不会多么低沉抑郁,可是,就是这么平平常常的声音,配合着简单的旋律和歌词,却带着不知来源的动人心魄的力量,一遍遍温柔而轻盈的撞击着你的灵魂。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失于指尖,一个月有三十天,每天有二十四个小时,每小时有六十分钟,明明每一分钟都是那么的漫长,可是一个月却那么短暂。

除夕的硝烟还在弥漫,二零零二年在最后五秒的倒计时中如约而至,新的一年又到了。

再回到学校,一样的景色,一样的人,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可又似乎都不一样了。

不过,还是发生了一件让人意外的事情。

林希晨突然转到了高一七班。

那天是阿莫带着他进的教室,沐暮看到他倚在教室门口,一脸玩世不恭的听着阿莫介绍自己,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到叶天澈旁边坐下。

“怎么回事?”叶天澈拿起一本数学书就丢了过去,“被扫地出门了?”

林希晨耸耸肩,无所谓的笑了笑,“出了点小问题。”

叶天澈操,“你丫的有几根筋我还不知道。”

“得得得,”林希晨整了整被他弄乱的头发,“知道我们班班主任吧。”

“小梅?”小梅其实叫夏姿美,是学校里有名的唯一一个教数学的女老师,叶天澈在楼梯间见过她几次,每次她都是穿着一身黑色正装,带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表情严肃,传闻她布置作业的狠毒程度堪比灭绝,林希晨当时正迷恋金庸的射雕英雄传,觉得此女还是比较跟梅超风有姐妹缘,当即拍板定案,赐名小梅。

“嗯,就是她,前两天上课,我不是跟她讨论一个问题吗,然后,”林希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把她给气哭了,她一甩书,说教不了我了,第二天我就到这儿来了。”

这孩子,真是,有两把刷子。

上午的第一节课是阿莫的数学课,说实话,阿莫的数学课真的上的不错,那些复杂无趣的公式定理一到他的嘴里,总能跟你身边的事物扯上关系,让你想忘记都没法忘,而且不管是什么样的题目,他总能找出两种不同的解法来,每次都提醒大家不要固定化自己的思维。

“这道排列组合题我想请两个同学到黑板上来做做看,”阿莫伸出食指,故意在教室里绕了一圈,大家都屏住呼吸,不少人低下了头。

其实平时,大家都是很乐意上台写的,可是今天这道题真的有点难,站在台上要是写不出来,面对台下那么多双眼睛,总是会或多或少的不好意思的。

阿莫游离的眼神定了下来,似乎找到了目标,他笑的有些不怀好意,“林希晨同学,你上了试试。”

叶天澈一脚踹过去,差点没把还在流口水的林希晨从座位上踹下去,林希晨眼睛都睁不开,摸索着上了讲台,拿手在黑板上划了一会才想起要用粉笔写。

阿莫被他的样子逗乐了,“嗯,再找一个,那个,沐暮,你来试试?”

他把粉笔递给沐暮,带着几分征求意见的语气。

沐暮抬头看了一下题目,接过粉笔走到黑板的另一边开始解题。

粉笔划在黑板上的声音似乎让林希晨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侧过头,看到沐暮一脸神态自若的解题,颇为惊讶,但很快这种惊讶就转变成了无穷的斗志,他很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加快了速度。两个人暗地里较劲,谁都不肯让步,粉笔摩擦黑板的声音仿佛变成了战场上的号角声,听着就让人热血澎湃,五分钟后,两个人同时放下了粉笔。

他们俩用了完全不同的解法,沐暮的解法比较正规,而且详细谨慎的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相比之下,林希晨的解法就显的大胆有新意,虽然有些小小的瑕疵,但是无伤大雅。

“Perfect!”阿莫的语气颇为激动,手指着黑板说,“大家完全可以仔细的看看他们的解法,绝对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其实,若是能把这两种方法结合在一起,那就真的是绝配了。”

此言一出,全班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阿莫意识到自己失言,连忙笑着解释,“我说的是解题方法,你们这些孩子,思想就是不纯洁。”

沐暮被逗的有些脸红,林希晨倒是无所谓,大大方方的回头看了她好几眼,除了楚一,她还是第一个能跟的上自己速度的人,真是没想到这小丫头还挺有意思的。

后来,阿莫就老是喜欢让他们俩上台做题,每次,总能得到两种不同的解法,终于有一次,两个人的解法一模一样了,大家都有些失望,阿莫笑呵呵的解释,“这道题,只有一种解法。”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奇怪,就是在这种默契下,沐暮和林希晨的关系变得一天天好了起来,就像是认识了很久本打算老死不相往来的两只狗突然发现对方也喜欢啃骨头一样,两个人颇有一种相见恨晚,惺惺相惜的感觉。

但很快,沐暮就深深的意识到,交友不慎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简单点儿说,林希晨就是个吃货,叶天澈虽然挑食,可他总有吃饱的时候,林希晨的胃呢,完全就是个无底洞。

“沐暮,我饿死了,给我弄点东西吃吧。”林希晨躺在沙发上,一边啃薯条一边看电视。

叶天澈拿了个苹果塞他嘴里,“每天都到我家蹭饭,我们家的冰箱都被你吃空了。”

林希晨笑,“谁让你们家沐暮做的东西那么好吃呢。”

叶天澈把苹果从他嘴里扯出来,嫌弃的看了看粘在上面的口水,换到另一边咬了一口,“晚餐吃了三个汉堡,两根玉米,还有一只鸡腿,三个鸡翅的人还好意思喊饿,你可是把我的那份都给吃了。对了,你,该不会是甲亢吧?”

“我靠,你才甲亢,老子正常的很!”林希晨一个抱枕砸过去。

叶天澈侧身一闪,“你看看你自己,是不是吃的比猪多,瘦的跟个白骨精样的。”

沐暮坐在一旁,一个劲儿的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