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黎城暮光

不是小音——她只是个没教养的小孩而已

黎城暮光 半亩花田七里香 3600 2011-12-21 13:15:49

  沐暮回家呆了好一会儿,叶天澈才回来,他似乎有点儿累,进门时不经意的揉了揉太阳穴,他的书包随意的斜背在左肩上,右手拿着一张光碟。

“给你的。”叶天澈朝她扬扬手,示意她过来。

沐暮给他拿了双拖鞋,顺手接过光碟,“冬季恋歌?”她疑惑,“这是什么?”

叶天澈把书包丢在沙发上,一边往厨房走去一边说道,“看看,说不定对音乐剧有帮助,听说是跟初恋有关系的。”

沐暮翻来覆去的把光碟看了几遍,自言自语,“这个男生是谁,挺帅的。”说着把光碟塞了进去。

《冬季恋歌》的主题曲响了起来,沐暮不知怎的,脑子里突然跳出了“明媚的忧伤”这五个字,她撑着下巴,认真的看了起来。

叶天澈一个人在厨房里呆了很久,沐暮以为他在找东西吃,也没怎么注意。三十几分钟后,叶天澈啃着苹果,看到沐暮冒着星星的眼睛,他就后悔了。

沐暮听见他的脚步声,头都没回,两只眼睛专心致志的看着屏幕,比上课还认真,感叹道,“裴永俊好帅啊。”

叶天澈走过去挡住电视机,“有我帅?”

沐暮侧过身仔细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叶天澈,得出结论,“他比较帅。”

叶天澈变了脸色,开始狂啃苹果,大有把核都给吞下去的趋势,他的手很长,轻松往后一伸,把电视机给关了,“清丫头这个祸害,就知道出馊主意。”

沐暮立马改口,“其实仔细看看,还是你比较帅。”

叶天澈不吃这套,拉着她坐到钢琴旁边,“你仔细听听看,找找之琳姐说的感觉,不要站在你的角度,站到编剧者的角度去感受,明白吗?”

沐暮收起玩闹,知道没多长的时间了,她认真的点了点头。

钢琴声如溪水般缓缓倾泻而出,一点一点的把周围的事务带进音乐的世界。沐暮看着坐在自己右边的这个男孩子的柔和侧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这一刻很宁静,不管是周围的环境,还是心里,脑子里有关于音乐剧的那个故事的片段慢慢的变的清晰,然后一点一点的拼凑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整体。

一曲弹完,叶天澈问,“怎么样?”

沐暮愣了好一会儿,老实答道,“好像体会到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那就是没有喽,”叶天澈有点失望,安慰她说,“可能之琳姐自己就是在扯淡,算了,”他说着很自然的轻轻抬起她的手臂,撩起衣服看了看,“该换药了。”

下课时间,沐暮想着明天定角色的事情,觉得有些心烦,于是上了天台想吹吹风,让自己清醒清醒。

她没想到会碰见丁楚一。

丁楚一是躺在地上晒太阳,快到正午,阳光虽然温暖却还是有些刺眼,他一只手枕着后脑勺,一只手放在额头上稍稍遮住几缕阳光。

他好像睡着了。

沐暮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她害怕自己的脚步声会吵醒他。

丁楚一似乎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不一样,撑起身体往后一看,原本慵懒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冷冷的,他很快站起身离开,似乎一刻都不想再停留。

这不是沐暮第一次在学校见到他,有多少次了呢,沐暮想,三十二次了吧,似乎每次都是这样的反应呢。

沐暮走过去坐在他刚才躺过的地方,正想躺下时一个银白色的东西吸引了他的视线,是一个很小巧的手机,是丁楚一丢的吗?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欢快的铃声就在这时响了起来。

是很可爱的童音,好像是个小女孩,沐暮看着屏幕上跳跃着的姑姑两个字,手里的手机似乎在一瞬间变成了烫手山芋,她迅速把手机又放到了地上。

终于铃声停了下来,沐暮松了口气。

可没过一分钟,铃声又响了起来,而且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趋势,沐暮鬼使神差的按下了接听键。

“楚一你小子是翅膀长硬了啊你!”尖锐的女声从另一边传来,沐暮还没来得及讲话,就被滔滔不绝的训了一通。

等到终于有了个空当,沐暮抓住机会,说,“他不在,我是——”

“你是小音吧!”那边立刻接过话,声音很兴奋,“我是任姑姑啊,在澳大利亚的那个姑姑,我还抱过你呢,我都好久没看到我们小音了!丁楚一这个讨厌的小鬼,老是不让我跟你讲话。”

她不知道吗?沐暮不解,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

任姑姑很有趣,几句话就把沐暮逗乐了,两个人聊了一会,沐暮正想问她那边的天气怎样,手机却被回来找手机的丁楚一拿走了,沐暮窘的脸色发红,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

他很不高兴的看了她一眼,拿起手机说道,“任姑姑,我是楚一。”

那边哼了一声,然后就听不清说的什么了。

“不是,不是小音。”很平静但却不容置疑的语气。

任姑姑好像不相信他说的,两个人又说了好一会儿,丁楚一有些不耐烦了,“只是个没教养的小孩而已。”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没教养的小孩吗?沐暮抬起头,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眼底是看不清的复杂情绪,丁楚一淡淡扫了她一眼,反问道,“我说错了吗?”很平常的语调,很简单的一句话,沐暮却在一瞬间差点儿掉了眼泪,是,你说的没错,我只是个没教养的小孩。

“木木,木木?”叶天澈伸出手使劲儿在沐暮眼前晃了晃,可是这丫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咚”的一声,叶天澈赏了她一个爆栗,沐暮捂着头,不满的瞪着他,叶天澈抱着手臂,问道,“回魂了?”

已经好几个女孩子都跳完了,沐暮是倒数第四个,音乐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夏之琳坐在最前排的评委席上,一支笔缓慢而有节奏的敲着桌子,有些无精打采,似乎对她们的表现不是很满意。

“我敢肯定,我以后再听到这个曲子一定会吐。”林希晨凑近沐暮,轻声说道。“不过,你干嘛坐的这么笔直的?”

沐暮微笑,看着前方舞台很平静的回答说,“我紧张。”

林希晨上上下下的观察了她好一阵子,“姑娘,您这紧张实在深沉了点,小的还真是看不出来。”他伸出中指,有些轻佻的抵着沐暮的下巴,“来,给爷乐一个。”

沐暮转过头,酝酿了一会,露出八颗牙。

“你笑的我紧张。”他夸张的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逗乐了沐暮。

直到站在舞台上,沐暮才知道,真正的紧张到底是什么样的。不是简单的心跳加速,不是简单的不知所措,就像,是什么都没准备,却必须去参加高考一样,恐惧的心里甚至滋生出了一丝丝的绝望,可就是那一点点的黑暗,却迅速侵占了整片光明,侵蚀掉心里所有的光明和希望。

沐暮的眼神开始在观众席里游离,却不见叶天澈的踪影,只看到林希晨在拼命的朝自己打手势,她苦笑,听着音乐,却什么动作都记不起来了,我做不到,我还是做不到。

音乐就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沐暮回头,看到那个身穿一身米色休闲服的男生坐到了钢琴前,他把手轻轻放在了黑白键上,然后抬头,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沐暮想起今天早上,他给自己上药时的情景,他说这是魔法,会让她的手即使在跳舞的时候也不会痛,会让灰姑娘在午夜十二点变身成为最美的公主。

音乐的开始不是正式的音乐剧的旋律,很美的旋律,似广阔的大海一般安抚着所有人有些烦躁的心,仅仅是四十秒的时间,他开始进入正题,沐暮闭着眼睛,嘴角微弯,伴着音乐缓缓舞蹈。

林希晨在台下,看的目瞪口呆。一曲跳完,他反应过来,带头鼓起掌。

夏之琳满意的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手。

坐在角落里的吴双双没有多大的表情变化,“还过的去,总算没让我太浪费时间。”

沐暮很开心,和叶天澈并肩下了台,走到后台的时候,看到林荔儿在后台忙的不可开交。看到叶天澈,她跑过来跟他打招呼,齐耳的短发显得干净利落,配上她小巧的五官,沐暮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她,发现她真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管家婆,怎么又跑这儿凑热闹了?”他笑道。

林荔儿给了他一拳,把自己的工作证拿出来晃了晃,得意的说,“我可是文艺部的部长,看到没?”说完她才注意到叶天澈身后的沐暮,很友善的冲她笑了笑,

沐暮回了她一个微笑,虽然两个人没有说过几句话,可是,很奇怪,有种莫名其妙的好感。

吴双双是最后一个上场的,她穿了一身紫色的衣服,腰间是一条宽宽的腰带,把她纤细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她是女主角的种子选手,一直备受关注。

吴双双果然没有让大家失望,她的每个动作,都做的几近完美,连夏老师都毫不吝惜的露出了惊讶而赞赏的神色。

沐暮的舞虽然跳的很好,可是因为受伤的手的原因,有些动作还是难免有些僵硬,所以,两个人之间的差距,还是不小。

舞台上的灯光忽然忽闪了一下,沐暮抬头,看到舞台上空一个彩灯晃了几下又平静下来,她收回目光,继续看吴双双跳舞。

舞台的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用来支撑的一个三角架却在摇摇欲坠了,它有些痛苦的支撑了几秒,最终还是承受不住重力,轰然倒地,电光火石间,沐暮看到林荔儿冲了出去,一把推开了站在舞台中央的吴双双。可是还是晚了一点,吴双双的脚被压到了,她惨叫了一声,然后痛的哭了起来。

一群人围了过来,几个男生背着吴双双往医院送去,整个会场乱成一团,过了一会所有观众都做鸟兽状散了。

沐暮走在最后,看到林荔儿一个人在清理现场。

她走过去在林荔儿面前站定,“手伸出来。”沐暮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的这么理所当然,就像自己和她是认识了多年的朋友一般。

林荔儿显然也很惊讶她的语气,但她还是乖乖把手伸了出去。

沐暮从书包里拿出一盒膏药,撩起林荔儿的袖子,很认真的给她擦药,她看到了,在推开吴双双的那一瞬间,林荔儿的手也受伤了。

PS:跟大家分享一个笑话,听过的人就暂时性失忆一下啊。

昨天我和我妈一块去逛超市,走在我们前边的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突然摔倒了,我妈正打算扶他,却见那小孩自己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感叹道,“好险,幸好没穿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