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黎城暮光

过去越辛苦——就越证明你现在会幸福

黎城暮光 半亩花田七里香 2715 2012-02-16 19:03:19

  叶天澈是个闲不住的主,第二天一大早,就拉着沐暮出了门。村子里的人起得很早,因为难得看到有外乡人,所以两个人一路走来,被盯的多少有些不自在。

“你在这里生活了多久?为什么他们好像都不认识你?”叶天澈微微弯腰,凑近沐暮的耳朵轻声道。

“十岁以前一直住这里,可能过太久了吧,”沐暮瞟了瞟迎面走来的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这,应该是阿莲婶婶,“不过这样也好。”她似乎松了口气。

“你,你是——暮妹子?”中年妇女认出了沐暮,神情惊讶却没有半分喜悦。

叶天澈侧过身,不着痕迹的挡在沐暮前面。

“阿莲婶您好。”沐暮垂头,神色自然,微微躬身问好。

“呵呵,”阿莲婶干笑了两声,语气不太欢迎,“真没想到你还会回来。”

这是什么意思?

叶天澈扯了路边一根狗尾巴草用牙齿咬住,毛茸茸的尾巴晃啊晃,碰到沐暮的脸,痒痒的。

“我妈妈未婚先孕,这在村里是大忌,是很丢脸的事情,可外公外婆就这么一个女儿,虽然接受了我可还是受不了村里的流言流语,没过两年就去世了。妈妈的脾气本来就不太好,这之后更加容易发脾气,几年下来把村里所有人都给得罪遍了。所以——”

叶天澈听着,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拍了拍沐暮的肩膀,“木木,”他的语气难得的认真,沐暮看着他,想着他是要说我很同情你呢还是要说我真的很同情你,然后,他说,“你丫的生命力真是顽强啊!”说完哈哈大笑着往前走去,可一背对着沐暮,他的笑容立刻敛去,取而代之的是紧锁的眉,紧抿的嘴唇。

你的过去越是痛苦,就越是证明现在你会得到幸福。这个道理,木木,你是否明白?

沐暮愣了好几秒,反应过来却是会心一笑,这样才像叶天澈不是吗?

两个人在森林里拍照,叶天澈玩心大发,非要沐暮当他的模特,沐暮勉勉强强答应,可整个人从动作到表情都僵硬到不行,几张拍下来,效果很不好,气的叶天澈脸都绿了。

“放松放松,”叶天澈站在远处,大声喊道,“你把我的画面效果都破坏了。”

沐暮有些尴尬,呵呵傻笑了一会还是跑到叶天澈面前,“这个,我不会,我也不喜欢照相。”

“为什么?”女孩子不是都喜欢拍照的吗?清丫头,荔儿,都是镜头霸,他不解。

“我,照相,不好看。”女孩笨拙的解释。

叶天澈把刚才拍的几张照片翻出来看了看,点头同意,“确实丑了点。”

当面说人长得不好看,叶天澈你丫的用得着单纯成这样儿吗?故意的,丫的绝对是故意的。

沐暮现在却没空理这个,女孩一双眼睛全神贯注的盯着相机,亮晶晶的眼里满是好奇。

“咳咳,”少年干咳了几声,灵活的眼珠转了好几圈,“这样,我教你用相机,你给我当——背景模特。”

沐暮考虑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少年奇怪,追问之下,女孩才不太自在的答道,“我,担心会弄坏你的相机。”他的东西都是一等一的好,沐暮曾经在电视里看到过这款相机,第一个数字是几已经不太记得,可是后面的零晃花了眼却是印象深刻。

叶天澈却笑了,一抬手把相机挂到她的脖子上,“这个质量还行,一般人应该弄不坏。”

“真的吗?”沐暮只注意到前面那句,兴奋的连语调都微微提高了。

“首先调整镜头,把你想拍的东西放到视野里去。”他把相机交给她,悉心指导道,“然后,这个按钮,是调焦距的,左右调动一直调到最清楚,对了还有你的姿势也很重要,一定要站稳了,重心不稳会影响效果的。”

又零零碎碎的说了些细节的东西,他才让她拍第一张照片,拍的是一棵树,“还不错。”他看了看效果,竟然满意的点了点头。

沐暮大受鼓励,开心的像个刚接触这个世界的孩子,奔跑在森林里持续不断的按着快门。

“喜欢摄影?”两个人坐在一棵大树下,叶天澈翻着一张张照片,问道。

“很喜欢很喜欢。”心满意足的回答。

“嗯,最喜欢拍的是人。”沐暮抱着膝盖,难道的补充道,“因为,感觉人更复杂,也更有意思些。”

叶天澈只是哦了一声,没有太大的反应。

“对了,下次带你去暗房洗照片吧。”他想起这件有趣的事,提议道,“你肯定没去过吧,可好玩了。”

女孩的棕色眼球里是抑不住的流光溢彩,一个劲儿的点头。

傍晚,暮色渐渐降临,整个村子笼罩在黄昏的淡淡阳光下,叶天澈站在屋前,看着落日一点一点慢慢坠入山的另一边,染红了半边天空,很美的场景。

而沐暮,站在他身后几米远处靠着墙,心中默默刻印下挺拔少年在落日映照下的俊秀侧脸。

“出来吧,我知道是你。”漆黑的夜色,少年站在门前的大榕树下,不轻不重的声音刚好让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听见,“李医生。”

几秒钟的寂静,最终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走出,来人把头上的黑色帽子摘了下来,微弱的月光把他的轮廓照出了七八分,“少爷,我——”

叶天澈挥挥手打断他的话,“我知道是爷爷的安排,也能理解他的担心,我之所以戳穿你,是因为——我觉得有些不舒服。”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声音似乎也没什么力气。

李医生大惊,冲过去仔细诊断了好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两颗药丸让叶天澈吞下,这才稍微放松下来,“少爷,最好尽快回去,在这里若是——,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叶天澈心情倒不怎么紧张,反而开玩笑道,“若是连你李医生都没办法,那去哪儿都没用不是吗?”

李医生一脸严肃,正要开口叶天澈就抬起手臂阻止了他,“我明白的,不会拿自己开玩笑,后天就会回去。”愈到最后,少年的声音愈是显得有些冰冷了。

李医生知道多说无益,也不再出言规劝。

这是第三天,也是呆着S市的最后一天了。本来两个人昨天就计划好了要做什么,可谁知半夜一场雨一直下到中午还没有要停的迹象。

叶天澈是讨厌雨的,或者准确的说是讨厌一切阴冷潮湿的东西,郁闷的少年整个一上午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点精神都没有。

沐暮趴在窗台前,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打在树叶上,打在房顶上,打在地面上,打在自己的手上,她听着雨声,呼吸着雨后更为清新空气,心情大好,慢慢哼起一首不知名的曲子。

不知何时起,少年抱着手臂靠在房间的门边,看着窗前少女的背影,嘴角含笑,默然不语。

终于踏上了回黎城的火车,沐暮挪着步子,心情有些说不清的沉重。

“知道吧,人应该要学会离开,这样当你再次回到那个地方的时候,你才会知道是那里的什么东西牵绊住了你。”他望着窗外,可有可无的语气。

沐暮点头,打起精神来把东西整理了一遍。正忙着一张皱巴巴的稿纸从对面递了过来,“送你的,昨天晚上写的。”

原来是一张乐谱,“木之歌?”沐暮对蝌蚪文完全不感冒,再加上好些地方改过好几次,画的乱的看不太清楚。她笑了笑,仔细把皱褶的地方抚平,折叠好准备放进书包里。

“你——不看看?”正襟危坐的少年立刻垮了脸色。

沐暮不好意思,“五线谱我不会。”

“算了,”少年伸手,轻松把乐谱抢了过来,“认真点听着啊。”说着清唱起那首歌。

很熟悉的旋律,很动听的曲子,沐暮听着,一边认真的和着拍子。

“这个,是你昨天哼的,我稍微组合改编了一下。”

沐暮突然觉得很好奇,叶天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水一般的透明,却又深不见底,似乎和他相处的越久,反而越发现他还有更多你不知道的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