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黎城暮光

江湖救急——这种事做多了自然就有经验

黎城暮光 半亩花田七里香 2990 2012-02-12 21:55:02

  叶天澈说既然流星不能替你实现愿望那我来替你实现愿望好了。

于是沐暮说那你可不可以陪我回S市?

她说这个愿望完全是没有经过神经系统的过滤,更加没有考虑到叶天澈到底能不能做到,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甚至带着几分开玩笑的意味,并没有抱着多大的希望。

少年眯着眼睛,沉思几秒笑着说好啊好啊。

然后就这么到了火车站。

“你——不是被叶爷爷禁足了吗?怎么——”一直到快上火车,沐暮才想起这个问题,少女一张脸顿时大惊失色。

叶天澈望了一眼后面拥挤的人群,原来提着背包的手往后一撩把包背到了肩上,空出手轻轻一推把沐暮推上了火车。

车厢里面反而比较空,叶天澈似乎是第一次坐火车,一上车就开始东张西望,好奇的不行,沐暮提着行李往前找位置,23和24号,找到了。

“这里,”她没放行李,冲着叶天澈挥手挥的有些吃力。

叶天澈走过来坐下,一边脱下包一边兴奋的说,“原来火车里面是这样的啊,我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太棒了!”

沐暮把剥好的橘子递给他,有些不敢相信他说的话,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合情合理,只是淡淡微笑,“真的吗?”

“当然,”叶天澈点头,“其实我连公交车都没坐过。”有些惋惜的语气。

“什么?”不至于吧。“叶爷爷真的是很疼你。”沐暮最后得出结论。

叶天澈呵呵一笑,“他也是被逼的。”少年一回头,瞥见一个戴着黑色帽子的男子坐在自己的斜后方正在看报,可是他那刻意往侧面倾斜的姿势却说明他正在关注着两个少年少女的一举一动。

“对了,你还没说你是怎么说服叶爷爷的?”沐暮的问话把叶天澈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他笑了笑,真是喜欢刨根究底的孩子,“因为我写了保证书,还发了毒誓。”

沐暮一时反应不过来。

叶天澈招招手示意她凑过来,低了八个音度,“我跟他说,我保证下学期期末考进年级前五十,否则我就天打雷劈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然后被逐出家门流落街头乞讨为生最后不得好死。”

沐暮的第一反应是好标准的普通话,说这么长连气都不喘真是厉害;第二反应是好狠的毒誓,敢发这么毒的誓还不怕真是厉害;第三反应是好渺茫的目标,从三百五十九名上升到五十名,真是——不可能。

叶天澈不以为然,发毒誓谁不会啊,哥还没学会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学会发誓了,再毒的誓还不就他妈消耗点口水。

“那怎么办才好?”沐暮急了,“要不我们现在回去,跟叶爷爷说你不去了,然后把约定取消?行不行?”

她这么一说叶天澈反而认真了起来,“你这是不相信少爷我的智商了?”只是最后一个“了”字尾音略为上调,带着几分不悦,这是他从小的毛病,最受不了被女生鄙视。

“不是不是,”沐暮连忙摆手,解释,“我只是担心而已,没有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气氛有些冷,没有继续下去的话题,再加上昨晚本来就睡的晚,火车开动没十几分钟,叶天澈决定闭上眼睛养养神,这一闭眼,睡意一下子涌了上来,挣扎一番之后他靠着座椅就这么沉沉睡去。

买的是硬座,他睡的很不舒服,身体一直小幅度的动来动去试图寻找一个稍微舒服些的姿势,微微皱起的眉说明他有些不耐烦的心情。沐暮从行李里拿出一床小毛毯,折叠了几下塞到少年的背后垫着,这样似乎舒服了不少,少年微侧过头,靠着座椅上乖乖睡着了。

沐暮这才松了口气,幸好自己想到这一点了。

叶天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了,太阳已经从云层里露出了大半边脸,火车还在不停的向前奔驰着,已经到了郊外,一片片连绵不断是稻田急速往后退去,很美的景色。

他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感觉精神好了不少。一件外套从他身上滑落到地面,睡在他身边的女孩,蜷成一团抱着手臂还未苏醒。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生气?感动?无奈?抑或是,怜惜?

早餐是面包还有牛奶,叶天澈一边啃面包一边冒着星星眼对沐暮道,“木木啊,你的包里怎么什么都有?比哆啦A梦的口袋还厉害。”

沐暮把胀的鼓鼓的背包放在腿上,一样一样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给他看,“巧克力,这个能量很高;手电筒,照明用的;创可贴,可以用来处理小伤口;感冒药,一般的感冒都有效;还有——”

“等一下,”叶天澈打断她,“带这么多东西你不嫌累?我们是去S市又不是去原始森林探险,到那儿再买不就行了?”

“到了你就知道了。”

到站的时候叶天澈就傻眼了,虽然也有想过会是有点偏僻的地方,可没想到会偏僻的这么彻底。用泥土堆积起来的房子,两边长满杂草的道路,还有,走了好几里路才看到的一家杂货店,“呀!这这这——这是鸭子?”叶天澈从背包里取出相机,一阵狂拍。

“那个是鹅,”沐暮黑线,“前面就快到了。”

“木木,你们家这边风景真不错啊。”叶天澈乐颠颠的跟在沐暮身后,称赞道。

沐暮只是笑,可是,如果要你一直住在这里,你会不会愿意?

“这是我以前住过的房子,挺久没人住了,可能得好好打扫一下。”沐暮打开门,灰尘扑面而来,叶天澈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好了,”沐暮两手撑开把他挡在门外,“你先到处逛逛,我先清理一下再叫你。”他一向讨厌脏乱的地方,这里虽然是穷乡僻壤,可是是自己的故乡,下意识的就不希望别人讨厌,尤其这个他是他。

叶天澈显然对外面的东西更感兴趣,背包一甩就要往外跑,却被沐暮拉住了衣服上的帽子,“咋的?”

沐暮朝着不远处微微抬了抬下巴,声音也变的小心翼翼,“那个戴着黑色帽子的男的,他好像从火车站就一直跟着我们。”

“没事没事,”叶天澈不以为意,“别瞎想,我走了啊。”

“不行,”沐暮坚持,顺手把叶天澈拖进屋,啪的一声关上门,“你还是在这儿呆着好点。”

房子不大,沐暮动作麻利,不到半小时就把整个屋子整理好了,她抹了抹额上的细密汗珠,一抬头就看到叶天澈走了过来,“木木,我饿了。”

这可把沐暮难倒了,俗话说那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厨房里什么都没有该怎么做东西。

叶天澈弯弯眉毛,“木木,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路边的土里,种了好多的红薯。”

沐暮差点没站稳,“你——该不会?嗯???”

叶天澈大手一挥,豪气干云,“咱江湖儿女不拘小节,都是道上的,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嘛。”

听起来还挺有道理的,不过,沐暮看了看空荡荡的厨房,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于是夜深人静,星光黯淡之时,两个黑影偷偷摸摸的潜入红薯地,叶天澈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根木棍就要刨土,可是因为这些天天气一直很好,地里的土都是硬实硬实的,根本刨不动。

他丢了木棍,扯着红薯藤,试图就这样把红薯扯出来,这么折腾了好一会儿,红薯倒是拔出了几根,可全是残缺不全的。再看沐暮,女孩子拿着一把小铁锄,已经挖了一堆,这可把少年打击到了。

少年笑了笑,稍微移动点位置,把沐暮挖过的土全都好好埋回原处,想了想又再上面铺了一层杂草,要是不注意看的话,基本上看不出什么破绽。

“真厉害,”沐暮佩服,“你怎么想的这么周到?”

叶天澈骄傲,“这种事做多了自然就有经验了。”

呃,这句话咋怎么听怎么奇怪?

也许是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太大了,一只家犬似乎察觉到这边有动静,一边汪汪的大叫着,一边往这边快速奔跑而来。

“妈呀,快跑!”叶天澈意识到情况不妙,抱起红薯拉着沐暮撒腿就跑,夜晚的小路不好走,两个人跌了好几跤,连滚带爬的,狼狈到不行,一直到回到家拴上门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你的脸,”沐暮指着叶天澈,笑的傻气,“跟个大花猫似的。”

叶天澈不甘示弱,叉着腰,“你的头发,整个一名牌咖啡的现场版。”

“啊?”

他抱起手臂,很认真的语气,“雀巢啊。”说完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多了几分温暖的味道,沐暮把红薯拿到厨房仔细清洗了一番,现在还不是红薯收获的季节,所以能挖到的都是小个子的,用来烤着刚好。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窗外的漆黑夜色中,一直有一双眼睛,仔细观察着屋子里的一举一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