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黎城暮光

委屈——叶天澈,我饿了。

黎城暮光 半亩花田七里香 3500 2012-03-25 13:13:16

  折腾完已经是深夜,可是没有人有要睡觉的意思,沐暮睁大了眼睛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手摸到空荡荡的口袋,突然很想打电话给他,可是手机已经被没收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给自己打电话。

“你们还真是了不得了,连警察局都进了。”熟悉的声音传来,叶天澈手插在裤袋里慢慢走过来,明明是调侃的语气却让人觉得空气都冷了下来。

沐暮看着他,惊讶之后笑容慢慢在嘴角扩大开来。

叶天澈的眼睛在人群里游离,看到站在角落里的沐暮才定了下来,眼神一瞥,看到她的手上一片殷红,是血迹。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快步走过去抓起她的手,动作迅速却是轻柔的。松了口气,还好,是沾上了别人的血。

天知道他知道她卷入了打群架里有多担心,她本就是提前出的院,身体还在恢复期,怎么能再受伤,于是再也坐不住,也不顾是深夜直接就让司机把他送到了这边的警察局。

“你怎么这么笨啊你!才出门多久就弄成这样,你——”他冷着脸,模样有些吓人,语气不好的几乎是在骂她。

沐暮看着他,原本的镇定和坚强似乎在一瞬间轰然倒塌,还没说话眼泪就掉了下来,这倒把叶天澈给弄糊涂了,又手忙脚乱的安慰,“怎么了傻丫头,没事了没事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

沐暮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

叶天澈失笑,“没事你哭个啥啊?”

沐暮擦干眼泪,瓮声瓮气的声音,“——叶天澈,我饿了。”

敢情你是饿哭了???

众人默。。。

听说熊在受伤的时候总会找个洞躲起来,独自舔舐伤口,它可以做的很好,也不会觉得难过,可是只要有人安慰照顾,它就会受不了。

一旁的林希晨受不了了,“阿澈,你丫太偏心了吧,你咋不关心关心我,亏我还拿你当哥们儿呢。”

叶天澈甩了个白眼给他,随手拿了一个纸袋丢了过去,“路上买的,还是热的。”

林希晨喜,打开一看,“操!红豆饼只剩几颗红豆了,你让老子吃个毛线!”

叶天澈冷笑,“你还好意思,我就算不问也知道今天这事肯定是你丫闹出来的。”

林希晨闭了嘴,默认反省中。

“没,”沐暮解释,“他,英雄救美,做好事。”

丁楚一啃着红豆饼,点头。

“哦?知道的说你是见义勇为,英雄救美,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暴力倾向呢。”他这话说的虽然尖锐,可却是事实。

沐暮听出他这话的意思,直肠子的孩子脱口而出,坚持,“他没做错事。”

叶天澈一愣,心想这孩子以后肯定会吃亏,也不再纠结,转了话题,“话说楚一你怎么也跟着他瞎闹,”

丁楚一喝了口水,很认真的语气淡淡道,“与人无关,纯属手痒。”

说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噎的一群人差点没缓过气来。

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后果是真的很严重。

首先,一中参加奥赛的资格被主办方取消了,本来是要给学校争取荣誉的团队,现在却给学校抹了一张大黑脸。校领导自然被气的跳脚,连发三道急令让阿莫带人回去。“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回去的路上,阿莫悠悠道,“这次的奥赛关系到学校能不能拿到省重点高中的牌子,所以,应该会死的很惨。”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样子果然是心理很强大的角色。

“啊?!老师你怎么不早说?”一瞬间大家的脸色都变的煞白。省重点高中的牌子一直是一中的奋斗目标,这回被搞砸了,回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初衷是不想给你们压力,可没想到结果变成了这样。”莫子言摊开手,我也没办法。

一排人站在校长室里接受了为期四个小时的思想教育,教导主任说完了,校长再接再厉,然后是年级主任,沐暮一直保持着晕乎乎的状态,只能看到空气中的唾沫横飞,还时不时的喷洒到几个同学的脸上。

“经过讨论,学校决定给你们留校察看的处分。”最后的结束语一出,大家都抬起了头。

留校察看啊,那是仅次于退学的处分,学校这次看来真是杀鸡儆猴,下狠手了。

“另外,你们还必须在学校的例行大会上向全校的同学做检讨。”

莫子言还想说些什么,但年级主任朝他抬抬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现在领导都在气头上,多说无益。他本就是带教老师,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自然脱不了惩罚,被训了一顿不说,还被扣了好几个月的工资。

开例行大会那天,沐暮觉得自己像是通敌的犯人一般,遭到了同胞们深深的鄙视和唾弃,恨不得切腹自尽以求得原谅,省重点高中的牌子在还没出生时就夭折,一中历来的好名声也染了瑕疵,接连着好几个星期,沐暮走在学校里都是胆战心惊的,人也变得有些敏感起来,一听到旁边有人提到打群架什么的就条件反射的把耳朵竖了起来,走在学校里有时也会被人指指点点,整个人就像背着一个大大的十字架,每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实忏悔,最后一件事还是忏悔。

叶天澈看她这样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每次在她把脊背弯下的时候,及时一巴掌拍在她的背上,他不准她低着头走路。

林希晨也是,一直提不起精神,其实他对于留校察看的处分没什么意见,毕竟做错了事本就是要承担后果的,可是这么多朋友也搭了进来,这对他们以后的人生或多或少会有些影响。

丁楚一倒是没多大的感觉,照样的上课,照样的打球,学习生活两不误。他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或者说是根本不花心思在这些事情上,沐暮上课的时候偶尔看到他认真听课的侧脸,只能暗暗感叹人与人的差别果然是很大。

还有李心芸,听说她后来直接去找了校长,说事情因她而起愿意一力承担责任,可惜直接被轰了出去。李心芸后来单独找了一次林希晨,至于说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沐暮听说之后很是感叹,对于李心芸的行为说心里话还是有些敬佩的,毕竟一力承当后果并不是开玩笑的事,甚至连要说出口沐暮觉得都需要很大的勇气。

我们总是抱怨生活太枯燥无聊,下意识的会坏坏的希望能出现一些意外,可是却往往忽略了自己根本没有承担后果的能力,于是只能常常连累那些爱我们的人受伤。

叶天澈靠在背椅上,懒懒道,“她这样的行为,摆明了是偶像剧看多了,说的好听就叫勇敢,说的不好听就是幼稚,只要多动动脑子,就应该想到学校不可能会同意。”

沐暮惊讶,黑黝黝的眼珠瞪的圆圆的。

“其实确实没这个必要,”丁楚一喝了口水,不咸不淡的口吻,“学校只是为了避避风头,毕竟这件事闹得太大,若是不给我们点惩罚的确难以服众,但是在我们毕业前,处分一定会被撤掉的。”

“真的?”林希晨有些不太相信。

“废话,”叶天澈丢了个白眼过去,“你们这群人可都是学校的指望,谁会让自己优秀毕业生顶着处分往外跑,这不是打自己嘴巴?”

林希晨打了个响指,宾果!他像是一下子被通了电似的,整个人都活了起来,抱怨道,“你们俩怎么不早说,害我内疚了这么久。”

“我以为你不至于笨成这样。”

“看来我还是高估了你的智商。”

两个人几乎同时说了出来,然后相视一笑,扑上去一个压头一个压脚就是一顿猛打,林希晨泪眼汪汪,惨叫声不断,丫的二对一,欺负人。

“打群架竟然不叫我,你丫够意思?”叶天澈愤愤道。

“要打完了才叫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吧你?”丁楚一冷笑道。

沐暮一口水全喷了出来,全场无语中。。。

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这是。

叶天澈要教沐暮弹钢琴,呃,准确的说,是叶天澈逼着沐暮让她学钢琴。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叶天澈弹了半天钢琴后对坐在旁边的女孩说,好听么?

女孩点头如捣蒜,好听。

那我教你吧。

。。。

这逻辑跳跃的有点快了,好听就一定要学么?

叶天澈趁热打铁,苦口婆心的劝导,沐暮啊,女孩子是一定要学钢琴的,虽然你没什么天赋,但勉强学几首曲子还是可以的,到时候也可以拿出来唬弄唬弄人嘛,反正真正懂的人不多,重要的是气场,你看,电视里那些大家闺秀,往钢琴边那么一坐,多有气质啊。

沐暮问,为什么我一定要有气质?

叶天澈随口答道,有气质才有吸引力啊,有吸引力才会有男孩子追啊,有男孩子追才能嫁出去啊。

沐暮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眼睑微垂却依然笑的云淡风轻,“好,我学。”

“他的意思是不是说我吸引力呢?”她在日记中写道,“虽然事实是这样,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还是觉得说不出的难受,我一直在努力变得优秀一点,再优秀一点,一直到足够站到你的身边,这样你是不是就会把我放在心上,就不会再让我去招别的男孩子喜欢了呢。”

沐暮的乐感差这一点叶天澈早有心理准备,所以早早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因为,时间不多了。已经是高三,马上就要面临毕业,分开的日子也不知不觉的走近,所以,他要争取时间把能为她做的事情全部做了。

下午回家的路上碰到了大熊,沐暮自动选择把他过滤了,大熊讪讪的笑了笑,打招呼的手伸到一半又只得尴尬的收了回去。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莫名的诡异让叶天澈觉得奇怪,但他一向不喜欢探究这些,别人不提就绝不会主动问起。更何况对于这个大熊,他一直没什么好感。

沐暮自然不会说那天是因为大熊才差点送命,否则就凭他们三个人的脾气,大熊恐怕不是断手就是断腿。

其实在医院的时候,大熊曾偷偷的给沐暮写过一封信,内容大概就是自己很后悔那天一个人跑了,然后希望沐暮原谅之类的。沐暮看了之后真的不知该作何感想,只是苦笑了一阵回了一句话,“求生的确是人的本能,可是人若只剩下本能,那就未免太可悲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