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黎城暮光

阿晨,欢迎回家——谁说年少的爱恋不沉重

黎城暮光 半亩花田七里香 3086 2012-09-18 12:58:37

  先回来的是林希晨,暑假的某日,沐暮接到林希晨的电话,说他下午两点的飞机到黎城,提前通知一下让他们三个去接驾。

沐暮看了手机上的时间显示,一点半,这叫提前通知?真想抽死丫的。

三个人火急火燎的往机场赶,在旅客出口处等了一小会,就看见目标人物冒出来了。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衫,拉链敞开着露出里面的白T恤,小小的旅行包被反手撂在肩上,鼻梁上还撑着一副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大半个脸。可纵使这样,沐暮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因为他的走路姿势。

林希晨走路总是不规矩的,他的步子跨的不大,而且不喜欢走直线,习惯把一只手插在牛仔裤的裤兜里,一边走一边左看看右看看,给人一种很不专心的感觉。

他出了关口,三个人立刻迎了上去。林希晨远远看到他们过来,很热情的冲他们挥手。

他摘了墨镜挂在胸前的口袋上,伸出手臂想给他们一个熊抱,林荔儿第一个迎了上去,一脚踢在他的胫骨上,然后笑的无比灿烂抱住他,“哥,欢迎回来。”

林希晨只觉得整条小腿都是麻的,面部肌肉扭曲的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还没反应过来,一旁的沐暮笑容温婉,一拳打在他下巴上,差点没磕掉他一颗门牙,同样的拥抱,同样的台词,“阿晨,欢迎回来。”

这欢迎方式,也太血腥了点吧。林希晨想,所以当丁楚一也朝他伸出手臂的时候,林希晨立刻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咱俩都是男人,兄弟之间就不用这么多礼数了。“

丁楚一不语,知道他是被吓到了,却偏偏起了玩心非要抱他不可,林希晨自知受不起丁楚一一拳或是一脚,满场跑着直嚷嚷,求他手下留情放过小的,沐暮和荔儿在一旁看着他抱头鼠窜,笑的直不起腰来。

总之,阿晨,欢迎回家。

林希晨给他们讲这两年的自己在外面的经历见闻,“索马里是非洲最贫困的地方,那里是个无政府的国度,人民以海盗为业,简直就像是海贼王诞生的国度对不对?相比之下,有“彩虹之国”美誉的南非是非洲最为发达的国家,非洲那个地方,贫富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

“对了,南非竟然有企鹅和海豹这类生物,在西蒙镇一个叫做“漂砾”的小海湾有一个企鹅的自然保护区,那里的企鹅数量超过3000只,我是夏天到的那里,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看着成群的企鹅,反差大的让人难以接受。还有,在开普敦半岛上有一个海豹岛,那个小岛周围的海面上全是海豹,景色壮观极了!还有鸵鸟肉排,南非的特色风味食物,味道很特别。”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埃及的金字塔,那地方,真的,我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了。真的,你看实物和在电视上看那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不过说真的,那里真的很热,一眼望过去全是沙,像连在天尽头一样。”

。。。。。。

“非洲的自然景观保存的相当完好,连捡个鸟蛋都要申请许可证,”说到这里他摊开了手掌表示有些无语,又突然想起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差点忘了非洲人做的木雕和纹石鸵鸟蛋很精致,绝对担得起“艺术品”这个称号,”他说着把丢在沙发上的旅行包打开,里面全是一些五颜六色的手工制品,他往后一仰,舒服的靠在沙发上,扬起下巴道,“这是给你们带的礼物。”

一阵尖叫和感叹声,尖叫是荔儿发出来的,感叹是楚一发出来的,至于沐暮,睁大了眼睛惊讶的发不出声来。

“好漂亮啊!!!”一声迟来的感叹,沐暮拿起一只鸵鸟蛋,细细研究起来。

“太神奇了!”林荔儿拿着一个木雕爱不释手,扑过去就抱住林希晨,“哥我太爱你了。”

“这么说起来你这志愿者做的跟免费旅游似的?”楚一开口,调侃的语气。

“胡说!”林希晨很鄙视的瞥了他一眼,拉过沐暮的袖子擦眼泪鼻涕,语气沉痛,开始历数自己遭遇的种种不人道待遇,“这两年,我吃不饱,穿不暖,感冒了没钱买药,中暑了没人管,每天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干的比牛多,好几次还差点在枪林弹雨中丢了小命。在那里每半个月才有机会洗一次澡,半个月啊!”他痛心疾首,“像我这么爱干净的人,那不是要我的命吗,不过还好后来习惯了。”

他一说完,林荔儿立刻凑过去仔细闻了闻,“果然有一股臭味。”

林希晨甩给她一个白眼,“那是当然,我已经养成了节约用水的好习惯,现在不到半个月不洗——”

话还没说完,丁楚一一脚把他踹进浴室,“我说怎么一直闻到一股怪味,好好给我洗干净了再出来。”一反身,把浴室的门给锁上了,“给你半个小时,不洗干净别想出来。”

里面林希晨鬼哭狼嚎了一阵,还是乖乖放水洗澡,“果然还是自己家里舒服啊。”他躺在浴缸里,忍不住感叹道。

林希晨是个喋喋不休的主儿,每天到处找人聊这两年在非洲的生活,头一个星期大家还能理解,到后来,都是远远看见他就立马绕道走。林希晨颇受打击,于是每天赖着丁家蹭饭,一会儿拿着电脑打CS一会儿坐在地板上玩堆积木,实在无聊的时候就拉着沐暮一块打电玩赛车。

“阿晨,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沐暮抽了一“先念书吧,”他不以为意,小心翼翼的再抽掉一块,“不然我们家那老头子肯定每天在我耳朵边念死我不可。”

“那,来H大怎么样?”沐暮貌似不经意的提议,“你看,我哥和荔儿在一个地方,你这只超大瓦电灯泡去了肯定被嫌弃,再说我一个人在那么远的地方真挺闷的。”

林希晨故作深沉的考虑了一下,“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考虑一下H大吧。”

“滚,”沐暮一个积木砸过去,“在你考虑好之前,回你家啃萝卜去。”

“别啊姑奶奶,”林希晨急了,立马狗腿的又是按摩又陪笑脸,“H大就H大,成交。”

这孩子,真是不可爱,好好说不听非得来硬的,你看,最后受伤还不是自己。沐暮动动脖子,指挥,“这边的肩也捏捏。”

闹了一阵,两个人继续玩积木。

沐暮从边角成功撤了一小块木头,想起了什么,看着林希晨,欲言又止。

林希晨最见不得她这幅样子,一抬手,“说吧说吧。”一边听着一边伸手去动积木。

“去找过天清姐了吗?”沐暮把玩着手里的积木,尽量温婉的语气。

林希晨手一抖,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的积木屋失了平衡,一下子全散开倒在地板上,“啊——倒了。”他颓然的倒下躺在地板上,有些孩子气的丧气抱怨,脸上玩闹的表情也在一瞬间消失无踪。

沐暮似是没注意到他的变化,只是伸手把积木一块块捡起来,慢慢的重新盖,她安静而认真盖着,等他开口。

“沐暮你这人可真讨厌,”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声音里却带着隐隐笑意,只是,是苦笑,“干嘛非得揭人伤疤呢。”

“抱歉。”说是道歉却也语气淡到没点诚意。

“她有男朋友了,”他双手交握着枕到脑后,放空了眼神看着天花板,淡淡道,“他们感情很好。”

沐暮刚好把最后一块积木放好,眼睛都没眨一下淡然道,“哦。”

林希晨被她一个“哦”气的不轻,一个仰卧起坐坐起来,“你就这么点儿反应?这回我是彻底失恋了,你作为一个人类,不好好安慰朋友就算了,居然还这么一副不管我死活的样子,沐暮你也太无情了吧。”他说到最后,竟然还带了些小委屈的情绪。

沐暮被他这故作的小媳妇模样逗乐了,可是该说些什么呢,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会找到更好的?失败是成功之母?时间会治愈一切?还是节哀顺变?搜刮了一片脑子里可能用得上的话,却一句都说不出口。

林希晨显然没寄希望在她身上,他垂下头,开始拆积木,再开口的声音已经变的有些闷闷的,他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或许就像她说的,我对她的感情并不是爱情,只是一个弟弟对姐姐的依恋和执迷而已。”

沐暮突然伸手拍他的肩,她用了很大的力气,疼的林希晨不由自主的皱起眉抬头看她想干嘛,“你是真的喜欢她,”她说的认真,一字一句让人无力辩驳,“我看得出来。”

林希晨看着她的眼睛,心里压抑已久的难过就这么一下子涌了上来,酸的他想哭,他伸出手轻轻抱住沐暮,下巴抵着她的肩头,几乎是喃喃自语一般的声音,“沐暮,你怎么这么讨人厌。”

沐暮叹了口气,轻轻拍他的背,一下一下的,“很辛苦吧,想哭就哭吧,我不会笑你的。”

她说的认真,林希晨听了却忍不住笑出声来,是很沉重的那种笑声,半响,一滴泪滑过他的脸颊,轻轻滴在沐暮的肩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