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黎城暮光

我们去旅行吧——去看看那些未曾遇见的风景

黎城暮光 半亩花田七里香 3749 2012-11-15 10:39:17

  09年的十二月,Sky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与星空经纪公司解约,正式退出娱乐圈。

此言一出,在场的立刻有人把消息传到网上,顿时圈里圈外都炸开了锅,台下的记者更是惊的下巴都掉了下来。

公司本来想安排人代替他发言,但叶天澈拒绝了,他虽然说不了话,但最后的告别,还是不想假手于人。

叶天澈坐在台上,微扬起唇角微笑着,看似平和却又高不可攀。这个男子,已经褪去了初入娱乐圈的青涩浮华,他的才华,他的气质,他的骄傲,慢慢的在时间的冲刷下一点一点的沉淀下来,转变成了一种低调的奢华,看似普通了,实则却更增添了一份夺命的气质。

有人曾说过,永远不要小看那些温润低调的人,因为他们,往往都有不同于普通人的骄傲与能力,那是一种洗尽铅华历经考验后的高调。

他伸手把手边的麦克风拆下,高高的举起写字板,上面是一排很清晰的字迹,说,这算是最后一次的告别采访,大家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

刚放下写字版,刷刷刷,至少有三分之二的记者举了手。

叶天澈点了那位最先举手的记者,礼貌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Sky,听说你的嗓子在火灾中严重受创,你是因为这个才决定退出娱乐圈的吗?”

叶天澈笑,不假思索的低下头拿笔写,很快,有了答案,作为一个歌手,没了嗓子,我不认为他还有呆在舞台上的必要。

他说的很直接,但也很实在。

一瞬间台下都没了声音,众人都用一种很惋惜的神情看着叶天澈,Sky这几年在娱乐圈的发展大家都是有目共睹,以指数增长的粉丝俱乐部的粉丝数量就是最强有力的证明。在事业正如日中天的时候遇到这种事情,真不是用个倒霉就能形容的了的。

安静了一阵,很快又有人站起来问,“可是Sky你为丁氏集团做的那场春季服装发布会可以说是惊艳四座,就算你不打算在歌坛继续发展,也可以转向其他方向,比如说模特,为什么要极端的选择退出娱乐圈呢?”

叶天澈言简意赅,我并不喜欢模特这个职业。

又有人问,“Sky你所出的专辑都坚持自己作词作曲,而且得到了大众的认可,这充分说明了你在音乐方面的天赋和你对音乐的执着和热爱,难道你真的要放弃这么多年的努力,在事业一片海阔天空的时候抛弃梦想?”

叶天澈摇摇头,这次他写了好些时间,写字板上都是满满的一大片,他说,我记得我应该有说过,在音乐,我没有目标也没有计划,我只是希望把自己的音乐做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至于创作,我想这是每个搞艺术的都必须历经的过程,不断的重复他人的东西并不能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只有创造,才能实现一个人的价值。当然,这只是个人观点。他笑了笑。

又有人问,“Sky你以后真的不再做音乐了?你如今有数百万的粉丝,你想过要怎么回复他们的期待吗?”

这个问题颇有些沉重,也正是叶天澈最为头疼的问题,这么多年来,他能够在娱乐圈站稳脚跟,除了自己的努力,最重要的就是那些歌迷的支持,在最艰难的时期,大半夜的还有很多歌迷在官方网站上为他留言加油打气,这样的支持,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叶天澈目光闪烁,眼底划过一丝难得的犹豫,顿了一会还是写道,我给所有的歌迷朋友们准备了一份礼物,还有,以后会不会再创作我不知道,但至少三年内我不会再写任何东西了,很抱歉。

他突然站起身,深深的朝摄像头鞠了一躬,很恭敬的表达了深深的歉意。

台下有歌迷已经小声的哭了起来。

很快又有人问,“Sky的那份神秘礼物不知道能否透露?”

叶天澈摇头,笑的有些神秘,写道,请再耐心等待三天,三天后我会公布。

记者会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不知是谁叫了一句“薇妮”,那声音并不大,却成功的把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薇妮一袭紫色小礼服,妆容精致却掩不了愁容倦意,目光穿过层层人群,最后精准无比的定格在叶天澈的身上。

她站在记者会大厅的门口,不离开也不靠近,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他,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这场面,很狗血很经典啊。

很快有记者嗅到不寻常的味道,反应过来,开始八卦,“近段时间,Sky你和薇妮,也就是星空经纪公司老总的孙女,一直是八卦周刊的封面人物,请问两位是不是真的在恋爱中?”

叶天澈抬头,看了薇妮一眼又很快移开目光,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摇头,很轻,却很直接很肯定。

台下一片哗然,有人接着问,“薇妮曾经面对媒体主动承认自己喜欢你,难道是——她单相思?”

这个问题很尖锐,本来被表白被拒就是一件丢脸的事,若是当着全世界的面被拒绝,换做是谁都接受不了,更何况薇妮本身就是个心高气傲的姑娘。

叶天澈咳,略一思索,就在写字板上写下,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因为我们俩的爷爷有些交情,所以我们俩从小就认识,后来再见面,是我先追的她,可惜被拒绝了,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对她一直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喜欢,可是没想到她以为自己伤害了我,再加上那个时候我又恰好救了她,她觉得很内疚,所以才公开说了那些话想补偿我,一切只是一场误会。

这谎虽然有点编,但逻辑上也算还过得去。

不过,娱乐圈里需要的,从来就不是真实,只是八卦。

所以,深究从来只是费力不讨好的事。

原来如此,台下的记者交头接耳,各自心照不宣的点头。

叶天澈松了口气,再抬头一看,大厅里哪里还有薇妮的影子。

不知何时,她已经悄然离开。

他在极力挽救她的名声,保全她的面子,编出这些半真半假的话,不惜把莫须有的事情往自己身上揽,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致了。

有机会的话,她还真想见见那个让他爱的死心塌地的女人。

薇妮撩了撩长发,阳光透过大厅的玻璃窗洒了进来,有些刺眼,但她依旧倔强的迎着光望去,一阵眩晕之后是久违的明朗温暖,她笑了笑,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蹬蹬蹬的走出大厅,风采依旧,高傲迷人,还是那个骄傲高贵的女子。

记者会整整开了四个小时,在最后的一分钟,叶天澈在写字板上写下了他最后的心愿,从今天开始,我已经不再是艺人,如果有朋友在街上看到我,希望能把我当成普通人,乐意的话可以打声招呼,我会很感激,谢谢。

他想,他还是深深的渴望着普通人的生活,他想牵着喜欢的人的手,陪她逛街,陪她在路边摊吃东西,陪她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不需要在乎别人会不会看到,不需要担心被狗仔随行跟踪,只有你和我,我们。

三天后,Sky的最后一首单曲,《光》,在网络上发布,不到一周时间,这首纯钢琴曲,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风靡起来。

叶天澈对沐暮说,木木,我们去旅行吧。

沐暮说好,然后辞了医院的工作,不问去哪里,也不问去多久。

虽然是这样,但在看到叶天澈的计划表之后,沐暮还是小小的吃了一惊,“叶天澈,你好像很有钱?”

叶天澈抱臂,放下手里的杂志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比划道,也不算很有钱,就是一般有钱,我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总得攒点私房钱。

青岛,丽江,桂林,西双版纳,大理,香格里拉,张家界……瑞士,巴黎,罗马,夏威夷,巴塞罗那……沐暮盘腿坐在地板上展开那张世界地图,指着那一团一团的红色圈圈不太确定的问,“这上面画了记号的,该不会都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吧?”

叶天澈点头,抬了抬下巴示意,有什么问题吗?

沐暮黑线,真不知该说他随性还是缺心眼儿,这么多地方,没个十年八年怎么走得完?

叶天澈似的看出她的心思,盘腿和她背靠着背坐下,拿了笔刷刷写下一行字,没关系,什么时候你若是不想走了,我们就可以找个地方住一段时间,要不然回来也行啊。反正现在交通还算发达,搭个飞机也挺快的。

沐暮也不再多做计较,伸出食指点了点云南的位置,说那我们先去这里好不好?

叶天澈自然是随她,笑弯了眼睛,乖乖点头。

其实沐暮是有目的的,叶天澈的嗓子一直是她的一块心病,这些日子她就一直在忙着找相关的资料,也和几个资深的耳鼻喉科的专家视频联系过,但都没什么结果。直到前两天,老大给她发了个消息,说在云南的一个小县城里,有一个专门养嗓子的偏方,听说很有效果,但那里的民风比较闭塞,所以外界知道有这么回事的人不多。

三天后,沐暮和叶天澈踏上了去云南的飞机,一下飞机,沐暮就迫不及待的四处打听那个小县城的位置。

谁知那个小县城实在偏僻的厉害,光是找地方就找了一个星期,沐暮和叶天澈一边找一边问路,好不容易在半山腰上找到那所房子,听说就是这房子的主人宋医生发明了那个养嗓子的药方。

一进门,扑面而来就是满屋子的淡淡草药味,往进去走一两步就是一个很大的庭院,一个二十岁左右模样清秀的女孩正在晒草药,沐暮上前,礼节性的微微点头,问道,“不好意思,请问宋医生在吗?”

女孩歪头,拍了拍粘在手上的草药碎屑,“你们有什么事?”

沐暮忙道,“我们是来求医的。”

叶天澈四处瞎看了一阵,好奇,伸手拈了一根不知道是什么的药材,放在鼻边闻了闻。

淡淡的香味,又隐约带了丝苦味。

那女孩横眉冷眼扫过,叶天澈讪讪的放下东西,双手合十胸前做了个抱歉的手势。

“他不会说话?”女孩转头,问沐暮。

沐暮摇头,解释,“不是,是在一场大火中被浓烟熏坏了,我听朋友说这里有很好的治嗓子的方法,所以才不远千里跑来。”

女孩转身,走过去捏住他下巴,“张开嘴。”她干脆利落的下了命令,叶天澈微愣,沐暮的眼神扫过来,他哦了一声,还是乖乖张开了嘴,“啊——”女孩仔细检查了一阵叶天澈的嗓子,突然笑了,指了指对面的另一座山,“你们去找住在那边的一个老头子,他也姓宋,要是他医不好你们再来找我。”

所以说,她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宋医生,是不是太年轻了点?沐暮一阵愣神,反应过来那女孩已经关了门进屋,下了逐客令。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沐暮汗,但不管怎样,还是先去找那个宋老医生,总感觉年纪大一点的比较有保证。

于是叹了口气,拉了叶天澈下山,噔噔噔的上山下山,等终于爬到目的地的时候,两个人都累趴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