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3-01-31上架
  • 65379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原来,一切都还是原来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 2304 2012-09-20 16:09:04

  三月的春风惬意地吹着,杨柳随风起舞,街道两旁的黄杨在雨水的滋润下,格外清新嫩绿,好像娇嫩无比,手一碰,就会伤着,使人心疼不已。花坛里的刺玫已经经受不住春风的吹拂,正竞相开放,那一朵朵娇艳欲滴的花朵,正妩媚吐蕊,吸引着众人的眼球,似一位婀娜多姿的少女,挺立在路中间,频频向人招手放电。真真是正是一年春好处!

临滨市的市中心。车水马龙,人潮拥挤。上班的、做生意的、送学生的、早起锻炼身体的,开车的、骑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的,都似离弦之箭,快速往前冲。洒水车也不甘寂寞,放着《致爱丽丝》的音乐,也来凑热闹。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所谓生活,就是这样。网络上不是有这样的名言吗,生下来,活下去。为了生活,人们四处奔波。为了生活,人们象机器一样,忙碌地运转着。

绿都花园里,绿树掩映,桃红柳绿,高楼林立。小区内绿化很好,楼与楼之间间隔很宽,距离很远,使得每座楼的采光都很好。而且,这是全市配套最好的一个小区。有地温,24小时热水,有负责任的保安,有大片的绿地,有儿童的游乐场,大人的健身器材,更重要的是,小区还配备了室内健身房。所有住户均可以去打球、健身、跳舞,还定期举行比赛。广场一角,几位老年人在打太极拳。另一边,舞曲悠扬,十几对男女正合着音乐的节拍翩翩起舞。树荫下,几个老太太带着孙子,正闲聊着各自买回来的菜。大葱今天又涨价了,一棵白菜快能买一斤肉了,奶粉还能喝什么牌子的,家长里短的,唠个不休。打扮入时的年轻人,正发动车子,准备出去。小孩子正无忧无虑地跑着,玩耍着,一副开心的模样。

小区中间那幢楼16楼。哲玛丽正在卧室里忙碌着。衣柜里的衣服,大部分都是正装,仅有的几件休闲装,还是运动衣居多。好不容易挑选了一套裙子,上衣是玫红色的毛衫,下面搭配一条灰色暗格子的裙子,大方中不失俏丽。对着镜子把头发盘好,再擦一下脸吧!哲玛丽对自己说。其实,她一般情况是不化妆的。可是,今天,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在这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里,她决定,要改变一下自己。于是,她坐在梳妆台前,认真地描绘着自己。

看看表,九点刚过。和穆伟豪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哲玛丽穿上了黑色的丝袜,蹬上了那双小麦色的高跟鞋,一手拿着钥匙,一边拿起放在门口柜子上的手包,谁知一不小心,手包把放在柜子上的水晶属相兔子带了下来,一下子摔在地上,碎了一地。

哲玛丽的心猛地一沉,本来一片大好的心情,给搅得一塌糊涂。她蹲在地上,一片一片将那水晶捡起来,然后放在一张白纸上,准备将它粘好。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眼瞅着就剩没几片了,却又不小心被扎住了手,拇指尖有一点血丝渗出,真是弄得她手忙脚乱。

还好,总算是没有迟到。一路上她把电车骑得飞快,无心欣赏这雨后的春日美景,甚至,连清新的空气,也觉得有点潮,湿漉漉的。鸟儿的叫声,也聒噪噪的,吵得烦人。

今天是星期五,周末,她请了假,没去上班。因为,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一个注定她终生难忘的日子。今天,是她和慕伟豪领结婚证的日子。在城东几乎郊区的地方,也就是临滨市的民政局门口,穆伟豪早已戴着墨镜,西装革履,站在车前等她。

一切都很顺利。填表,出示证明,照片,身份证,工作人员填表,盖章,祝贺,这边接过红烫烫的结婚证书,又发了瓜子,糖果,然后一起下楼离去。

快到大门口的时候,穆伟豪忽然眼前一亮,丢下正在说话的哲玛丽,快步向前跑去。前面站着两个女孩儿,好像在等人。只见穆伟豪上前和其中的一个年轻女孩子很亲热地交谈着,好似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般。那神情,一副很兴奋的样子。

哲玛丽恨死了这可恶的高跟鞋,好一会才到跟前。当她看到和穆伟豪谈话的女孩儿时,脸刷的一下白了。心想,真真是活见鬼了今天!什么事情都不顺,出门打碎水晶,又扎破手,就在刚刚领了结婚证,却又在还没迈出民政局的大门,又碰到了林如嫣。

她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阳春三月,艳阳高照,可是,她,却似寒冬腊月般冰冷。她不由自主地抱紧了双肩。

终于,他们的谈话结束了。哲玛丽清楚地记得,她还优雅地朝林如嫣笑着说了再见。是啊,再见。再见。下次,再次相见。其实,心里想的是,希望,这辈子,再也不见。

跟在穆伟豪后面,出了门,他好像是看出了她的不快,主动提议到往事如风咖啡厅去坐坐。什么?她好像听错了似的,表示怀疑。还往事如风呢?为什么,看着我伤痕累累,却又,要在这伤口上狠狠地踹一脚,然后,再假装好意,撒上一把盐为我疗伤?如若往事如风,那么,还会,像刚才那样,丢下我一个人不管,而去,和人家,亲热如初?

和穆伟豪分手后,哲玛丽直接回到了家。拿出包里的红的耀眼的结婚证,此刻,好似正在嘲笑着她的无能和懦弱。打转了很久的眼泪,犹如洪水猛兽,终于不可遏止,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将近一年了,三百多个日日夜夜,所有的付出、牵挂,所有的努力、奔波,所有的日思夜想,所有的牵肠挂肚,所有的高兴委屈,所有的伪装粉饰,所有的眼神言语,所有的痛苦甜蜜,一切的一切,都已回到了原点,都已一键删除,都已不复存在,都已一闪而逝,都已随风,消散在空中,无影无踪,无声无息。

多少次,她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善待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多少次,在夜深人静时,在泪眼朦胧中,她告诉自己,这一次,一定要努力;多少次,在百转千回中,她,不再犹豫,下决心,要自己,投入地去爱一次;多少次,午夜灯下,面对枯燥的文字,干涩的双眼,她为自己加油,为自己打气,这一次,一定要坚持住;多少次,在父母的无声的眼神中,她明白了双亲的焦虑;多少次,在遇到挫折时,她委屈的泪如雨注,多想,有一个人,能抚慰自己;多少次,在梦中,她,为自己穿上了嫁衣……

可如今,她如梦初醒。

她,终于明白,原来,一切,都还是原来。

一切,原来,都还是原来的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