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哲玛丽的春天

那不堪一击的分手理由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 1952 2012-09-24 18:04:31

  单位对面的咖啡厅里,两个久未谋面的人儿,时隔几年,终于,又坐在了一起。只是,物是人非,两个人,都有些拘谨,有些紧张,当然,还有那份掩饰不住的兴奋。

咖啡已经端上来了,两个人都端起杯子搅动着,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郭洪喝了一口咖啡,抬起头,望着对面的哲玛丽,好久,终于开口道:“你,还好吧?”

哲玛丽点了点头,说:“嗯,还好,你呢?”

郭洪:“我嘛,就那样。”

说完,用无限爱怜的眼神望着面前的这个让他肝肠寸断的、欲罢不能的女孩子。

哲玛丽知道,当初在学校自己迫于家庭的压力,父母的苦苦哀求,是自己,率先提出的分手。那时候,郭洪是一万个不愿意,苦思不得其解,他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两个人,突然间,却要分离。他曾经是那样投入,那样忘我,他一心一意对她,他也曾经无数次幻想着未来那属于他们的幸福生活。可是,一切,都来得那样突然,那样迅速,那样,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那时候,哲玛丽给出的分手理由是家里不同意她在学校谈朋友,怕荒废了学业,影响以后的学习。可是,郭洪想不通的是,明明,两个人都在比赛着学习,没有耽误功课啊!可是,没有假如,没有如果,有的,只是两个相爱的人,不得不面对的分手。

那是多么难熬的一段日子啊!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每天,站在远处,站在她去餐厅的必经之路上,就那样,静静地,看着,那个心爱的人儿,就这样慢慢地走出你的视线。每当她在球场上纵横驰骋时,他却故意躲得远远的,在篮球场上心不在焉地灌篮。尤其是在晚上,总无法入睡,一闭上眼,脑海中,浮现的,都是,那个她。

可是,纵然再艰难,纵然再辛苦,他还是咬着牙,坚持过来了。他相信,只要自己愿意等待,只要自己足够努力,能为他们的未来辛勤付出,那么,他和她,终究是会走到一起的。

现如今,当他学成归来,当他们再度坐在一起,却是,物是人非,一切,似乎,都变了味道。

为了她,他刻苦学习,不懈努力,朝着自己的目标奋进着。毕业后,他考上了研究生,如愿以偿地进入了自己心仪已久的大学去深造。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对她说起过自己的抱负,他希望毕业后能到临滨市的师范大学去任教,只因为大学有足够多的假期,这样就能够在业余时间多搞点创作,多画点画,还有,最重要的是,大学里氛围好,没有那么多社会上的尔虞我诈,没有那么多的权术之争,相对来说,是一片净土,最起码,不让哲玛丽受到委屈,还能,保持着自己的爱好,保持着一颗年轻的心。

他还记得那个暑假,他打电话到哲玛丽家里,是她的母亲接的电话,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他说他想找哲玛丽,可是,她的母亲却说,她已经订婚了,陪着男朋友出去了,希望他以后不要再打搅她了。那一刻,他顿觉天旋地转,忍了好久的那股清泉,再也没有约束,就那样,一泻千里。

随后,他收拾了行装,直接回学校去了。这个城市再也没有他可以留恋的人和物,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再去坚持和奋斗了。他倔强地选择了离开,那么干脆,那么利落,那么毋庸置疑。

其实,他和她都不知道,关于他们之间的爱情,那根本就是一个没有悬念的结局。郭洪的父亲郭耀山和哲玛丽的父亲哲广源曾经是一对政敌。那时,郭耀山在临滨市政府任副市长,而哲广源是市委副书记,当时的书记和市长各自为营,互不两立,两个人各为其主,一来二去,也就结下了梁子。其中最直接的导火索就是郭耀山的弟弟成立了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当时想承包市委行管局的办公楼建设,可是哲广源得知是郭耀山的关系后,果断拒绝了,而且,还在常委会上点名批评了这件事,说什么领导干部要以身作则,要管好身边的亲属,要注意回避等等。郭耀山知道后,气的不行,几次都想找到哲广源去理论理论。

就这样,两个人算是较上了劲儿。其实哲广源也没有什么私心,他始终是很反对领导干部参与基建工程的。看看最近几年落马的领导就知道,项目建设真的是烫手的山芋,真真是成也萧何败萧何啊。所以,当哲玛丽的家里得知她在学校和郭耀山的儿子谈恋爱后,当然是一百个不愿意了。可是哲玛丽却并不知道原委,郭洪也是。直到今年暑假,家里再次为他介绍对象,而他还是一贯的推脱后,家里才告诉他了缘由,让他死了这条心。

当哲玛丽听郭洪说了这些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会吧?仅仅因为父辈之间的误会和矛盾,就这么把他们活生生地分开?她不相信,自己的父母那样爱她,疼她,不会做出那么鲁莽的决定的。

郭洪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其实,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可是,这却又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呵呵,上天真会捉弄我,既然让我遇见你,为什么,又如此狠心地对待我?”

哲玛丽的心里五味杂陈,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想起父母那几次欲言又止的表情,想起他们夜半的声声叹息,她,真的不想怪他们。

咖啡已经凉了,犹如,这段花黄菜般的感情。

只是,无论是真是假,她和他,已经犹如昨日之水,不可回流了。

算了吧,算了吧,就让一切该来的,尽情地来,该去的,也都随风而逝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