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哲玛丽的春天

哲理的幸福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 2243 2012-09-30 09:27:23

  幸福是什么?我们常常费尽思量,我们为此劳碌终生,我们苦苦追寻,却似乎总是跟不上她老人家的步伐。

也许,幸福就是那一抹阳光,一缕春风?让人可望而不可及?或许,正因为这样,才使得我们寻寻觅觅,反反复复,历尽艰辛,总想,把握住它。

对于哲玛丽的弟弟哲理来说,幸福,其实很简单。

高中毕业后,他就去参军了,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父亲总说男孩子嘛,要经历磨难,方能成气候。在部队他考上了军校,几年后转业回到地方,进入税务局工作。虽说工作辛苦点,可是他依然每天都傻乐着。特别是认识了女朋友秦海然后,更是每天都笑呵呵的,永远都没有烦心事似的。哲玛丽曾经讥讽他说没心没肺,吃完就睡。可是哲理却不这么认为。干自己的活,吃自己的馍,心里踏实,再加上家里经济条件也好,没什么让他负担的,他就更没有理由枉然地去杞人忧天了。

要说秦海然,那倒也确实是一个本分实在的好姑娘。她在临滨市幼儿园上班,个子高挑,皮肤白皙,圆圆的下巴,留着披肩的长发,一副温顺的模样。哲广源和老伴一眼都相中了这个可人的丫头,那是满意的不得了。尤其是她身上的那股淳朴劲儿,是很多城里姑娘装都装不出来的。来家里吃过几次饭,每次都帮着哲理的母亲做饭,又主动收拾洗碗,很像一家人的样子。按照哲理的话说,那就是既会做饭又会做诗,说是万里挑一一点也不夸张。

秦海然却不这么想,她有自己的心事。

她是从农村出来的,师范毕业后被分配在幼儿园工作。别的女孩子有关系,有门路,可以挑三拣四的,而自己没有指望,只能凭自己努力工作来站住脚步。

认识哲理,也是园长介绍的。园长觉得海然这姑娘朴实,肯干,能吃苦耐劳,很有修养,是个很难得的好女子,就把她介绍给了哲理。谁知道两个人还都挺喜欢对方的,尤其是哲理,刚开始她还害怕这小子挑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这小子高兴的合不拢嘴,都给她送几回答谢礼了。

秦海然听自己的姐妹们说起领导们的公子哥的种种劣迹,总觉得有点后怕。要说认识这么久,哲理也不是那样的人,从来也没有嫌弃过自己是农村的,对自己也是一心一意的。可是,这以后的日子,谁能说得准?再说了,这都谈了两年多了,也不见说起结婚的事,她隐隐有些不快。

所以,她才暗示了哲理好几次,委婉地表达了想要结婚的念头。哲理开始没想那么多,总觉得这样不也挺好吗?可是,经不住她的一再纠缠,才向她解释了姐姐的事情。可是秦海然却不理解,像这种事情在农村不多的是,法律也没规定弟弟不能比姐姐先结婚不是?要是你姐姐一辈子不结婚,那咱俩就这样稀里糊涂谈一辈子恋爱,也就不结婚了?几次都说的哲理无言以对。

每次秦海然走后,哲玛丽都要点着弟弟的头,教训几句,“你呀,整天就像没见过女孩儿似的,瞧你那低眉顺眼的样子,看见人家眼都直了,也就这点出息了,没准儿以后还是个怕老婆的男人哦!”

哲理总是委屈地向爸爸妈妈求助:“爸,妈,你看看我姐这个样子,你们也不管管她,总是欺负我。赶明儿嫁人了再这么凶,我就让姐夫收拾你!”

此话一出,惹得哲玛丽揪住了他的耳朵不放,哲理疼得咬牙咧嘴,赶紧闪人。父母却也不理睬,乐得在一旁看姐弟两个打闹。

哲理故作生气,“你们两个真偏心,看见我都被我姐虐待成这样了,还在一旁不仅看着不管,而且还笑,拜托,我也是你们亲生的啊,有一点同情心好不好?”他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连声音都透着乞求。

爸爸妈妈相视一笑,哲玛丽趁机坐在二老中间,高昂着头,撇着小嘴,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胜利者的姿态。

“切,你看看你那样子,也就是小人得志。我看你也就是秋后的蚂蚱,你蹦叉不了几天了。好吧,这次饶过你,不过我严重警告你哦,下次再这样惹我生气,后果可是要自负的哦!”哲理给自己找台阶下。

“哼,我还怕你不成?别以为你当过兵,我就怕了?告诉你,我可不是厦大毕业的!从小到大咱俩战斗,你赢过我几次?小样,几天不修理你,你还翻天了你,还想上房子揭瓦哩?”哲玛丽怒目圆睁,一副舍我其谁,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好,你就等着瞧吧!就你那几把刷子,我早就领教过了。看来,不让你亲眼目睹一下人民解放军的真本事,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威武,什么叫做厉害是不是?”说完,就要抓起坐在爸妈中间的哲玛丽。

哲玛丽一看形势逼人,弟弟要来真的了,少不了要和人家过招,这可不是她的强项。左看看,右看看,爸妈都把头迈向一边,装作视而不见。

这可咋办?

来硬的肯定不行,那就来软的。

她推开哲理的手,自己站起来,走到客厅中央,抱着双拳道:“吓唬我是吧?呵呵,小女子我是士可杀不可辱,来吧,我奉陪到底!”说完,摆出了一个阴阳太极的姿势,还故意摆摆右手,示意哲理自己已准备好,让他放马过来。

果然,这招一出,惹得全家人哈哈大笑,尤其是哲理,已经笑得站不起来了。好半天,才用手指着哲玛丽说:“我算是明白了,这辈子我看我都赢不了你了,你实战不行,耍赖功夫倒是一流的,无人能及啊,你说,我是不是该恭喜你哦?”

“那是必须的,既然你挺有诚意的,那我就接受了。不过恭喜不能只用嘴说说嘛,总得有点实际行动表示才对呀!”哲玛丽又开始了她的趾高气扬了。

爸爸一听,一拍脑门,大叫坏了,只顾着看你们姐弟俩耍贫,忘记买菜了。

哲玛丽搂住爸爸的肩膀,伏在身边说:“哎呀,看来还是老爸有先见之明啊,知道今天哲理要请客,所以连菜都没买。好了,下面咱们就讨论一下去哪里吃饭的问题。记住了,老规矩,我请客,哲理买单哦。”

“啊?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啊?每次都是我买单,轮也该轮到你了吧?”哲理喊叫着。

“哈哈,下雨时我每次都带着伞呢,所以,是不会‘淋”到我的!”哲玛丽得意忘形。

一家人其乐融融,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