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哲玛丽的春天

终于做了这个决定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 3073 2012-10-03 00:52:01

  刚进入腊月,街上的人就多了起来。每年都是这样,街道两边的做生意的总是在这个时候把商品摆到门前,以此来吸引人。这就使得本来就拥挤的道路显得更加狭窄,更加拥堵。

新年的气息扑面而来,到处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迎新春的祥和气氛。

哲玛丽更是忙得不可开交。一年的总结汇报,再加上一年一度的目标考评,检查评比,颁奖大会,弄得连续加班加点,熬得眼圈都黑成熊猫眼了。

美美快到预产期了,所以请假在家待产。这一段时间和刘一刀的关系似乎融洽了好多,几次都遇到他们在广场和公园散步。刘一刀提着兜子,装着酸奶和零食,小心翼翼地跟在美美身后。遇到过马路时,则搂着她的腰,俨然一副模范丈夫的典范。这让哲玛丽放心了好多,她打心眼里希望两个人能和好如初。

穆伟豪已经放了年假,在帮助父亲打理公司事务。如今,他已成了公司的总顾问,在很多重大决策上,他都要参与,还要征求他的意见,所以他是忙完了学校忙公司,一个人当成两个人来用。

这不,一到过年,更是不消说,这边慰问,那边走动,还有一些新的关系户要走访,一些老的人脉还要拜访,真是各路神仙都要敬,一亲一邻都不能漏掉。这让他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父亲的辛苦,不容易。

年底的时候,穆伟豪才把需要一一拜访的人全部走访完,一个过程下来,他累得骨头到要散架了。刚想休息一下,才发现自己竟然忘记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看来自己是忙糊涂了。

原来,是还没有到哲玛丽家去拜访两位老人家。

这都准备按照母亲的意见,向人家提出订婚结婚一块儿办的大事了,却还没有到人家家里去拜望,这可成何体统!

于是,顾不得休息,穆伟豪认真理了理衣服,在家里的储藏室里找出了一箱父亲珍藏的好酒,一幅早就准备带给哲老先生的字画,还有一些早就备好的慰问用的年货,驱车往哲玛丽家里赶去。

路上,他给哲玛丽打了电话,问她是否有空和自己一起回去。哲玛丽看看快到中午下班时间了,也没别的什么事情,就提前下班了。

哲老先生看到哲玛丽和穆伟豪一起回来,高兴得合不拢嘴。他转身进入书房拿出了珍品白毫,吩咐夫人去泡茶。

哲玛丽看到父亲情绪高涨,心情大好,忍不住在一旁偷着乐。穆伟豪连忙起身去接水,要自己倒茶,让哲老先生给拦住了。他喊住站在一旁的哲玛丽,“哲玛丽,给小穆倒水呀,你看你,怎么没有一点眼色呢?还呆在一边干什么,快去呀!”

哲玛丽笑着撇撇嘴,朝他们两个人做个鬼脸,慢吞吞地去倒水。

哲老招呼穆伟豪坐下,指着正在倒水的哲玛丽说道:“这丫头,愣是让她妈妈给惯坏了,不仅任性得很,还老是耍贫嘴,你看看,都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什么礼数都不懂,真是不成样子。”

穆伟豪爱怜地看着哲玛丽,笑着对哲老说,“哪儿有啊,其实哲玛丽一直表现都很好啊。这不,我爸爸妈妈还说准备特意来和您们两位老人家商量我们两个人的婚事的呢!”

哲老先生闻听此言,哈哈一笑,说道:“哦,这是个大事,我们是得坐到一起好好商量商量。”

穆伟豪点头道:“那就看伯父您的时间了哦,我爸妈可是随时都准备着呢?尤其是我妈,都有点等不及了呢!”

话一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

要说哲老先生对穆伟豪,那是没得说的。他从见到穆伟豪时起,就觉得这个孩子有礼貌,有涵养,学的又是历史,人们不是常说吗,读史使人明智。和他谈起话来,他思路清晰,观点很新潮很明确,却又有一定的道理。看问题比较全面,说话也总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出口。虽说只有二十多岁,但是看上去很成熟,很稳重,照这样下去,很能成就一番事业的。

对于他家的情况,哲老先生也是早就有所耳闻。一个靠辛苦打拼才积累到现在的家族企业,外界传闻穆松吉也是一个很自律,很古板的一个人,不像一般的商人那样世故圆滑。这倒让哲老很是吃惊,也很赞赏。所以,他们老两口对于两个孩子的事情,那是百分之百的满意。

哲玛丽听到后反响更为强烈,她走到哲老身边,摇着他的肩膀,撒娇道:“老爸,你说什么呢?我都还没有考虑好呢,你怎么就答应了呢?”

哲老回过身,拍着她的手,“是吗?那你可要好好考虑清楚哦!哎,我说,不对呀,那人家小穆是谁给领进咱家的呢?是不是?你说呢,小穆?”

穆伟豪只笑不语,哲玛丽羞红了脸,扭着身子走开了。

哲老心情好,亲自下厨,特意留穆伟豪在家里吃饭,盛情之下,他也不好拒绝,于是,穆伟豪在哲玛丽家吃了午饭。席间,哲老不时劝穆伟豪吃菜,那股亲热劲儿,让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要不是开着车,他都忍不住想陪着老人家喝一杯。

饭后,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看看时间尚早,穆伟豪把车停在路边车位,他说要去取个东西,让哲玛丽在车上等他。

不多时,穆伟豪匆匆赶回来,只是,手里多了一样东西。

哲玛丽看到,心里泛起一股柔情蜜意。

只见穆伟豪手捧一束鲜花,打开车门上了车,把这束娇艳欲滴的玫瑰送给了她。

然后,从放在车上的包里拿出一个红色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很精致的钻戒。在红色绒布的映衬下,显得更外光芒四射。

“哲玛丽,其实这枚钻戒我早就想送给你了,可是一直都没有合适的时机。上次和你讨论订婚的事情之后,我就特意为你定制了这款独一无二的戒指。你看,这上面可有你的名字,这下你是想逃也逃不掉了。”穆伟豪深情款款道。

哲玛丽笑道:“你这是威胁我吗?刻了我名字的我就一定得接受吗?如果我不要,那岂不是就浪费了吗?再说,订婚和结婚一块办,那可就省了很多哦!你就打算只补偿我一枚钻戒吗?”听那调侃的意味,还很有点委屈哦。

穆伟豪一拍脑门,像猛然想起什么了似的说道:“哦,差点忘了,我们温柔可亲的美丽善良的贤淑可爱的哲玛丽领导,怎么能就此匆匆嫁作他人妇呢?我决定了,一定要不畏艰辛,不辞千辛万苦,呕心沥血,用尽心机,去赢得她的芳心。为了表达我的一片虔诚,从今天起,本少爷每天都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去锻炼身体,每天都多吃多喝,早睡早起,为的是保持体力,好能跑快一点去追她……”

不等他说完,哲玛丽就求饶道:“你就别贫了,赶紧送我上班吧!下午还有个团拜会,开完以后就放假了,到时候再让你贫个够。”

穆伟豪发动车子,载着她,绝尘而去。

整个下午,哲玛丽都沉浸在幸福之中。回想着今天穆伟豪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感到格外的亲切,格外的迷人。

终于,做了这个最后的决定,心里的一块石头平稳地落了地。

正月初六,穆松吉夫妇俩带着穆伟豪到哲玛丽家恭贺新春,顺便,商量一下两个人的婚事问题。

哲广源和夫人很是热情,虽说是老领导,但却一点架子也没有,很是随和。这让穆老夫妇感觉很是亲切,自然,有一种一家人的感觉。哲玛丽在一旁倒茶递水,送水果,穆老夫妇喜上眉梢。

穆老很是真诚地向哲老提起了两个孩子的婚事,并提出了想尽早办理的请求。哲老先生倒是爽快,“按照咱们中国现在流行的做法,你们家娶媳妇,自然,你们家得选个黄道吉日。只要以后不亏待我这个丫头,其他的,都按照你们的想法办吧!”

穆老爽朗一笑,接过话语,“这点请您老放心,您的心情我能理解,同时我也希望您放宽心,我们一定好好对待哲玛丽,把她当成自己家的女儿一样。”

会谈在和谐融洽的气氛中结束。中午,两家人在饭店一起吃了饭,商谈了有关礼节上的一些问题,并就有关结婚后是否同家里住在一起等问题交换了意见。哲玛丽原本不想同穆老夫妇住在一起的,那栋房子那么大,那么空旷,她真的不太喜欢。可是还没等她发言,哲老先生和夫人就同时开口,说是肯定要和父母住在一起了,两位整天都为孩子忙碌,以后也该让孩子们孝顺孝顺了,住在一起好照应,又方便。

就这样,按照穆家选定的日子,婚礼定在了三月二十六日,周六,很吉利的一个日子。

哲玛丽觉得一切似乎都有点像在做梦。这么快,再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自己就要结婚了,就要结束单身贵族的生活,和一个自己深爱的男人共度终生。她有点怀疑自己是否做好了准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