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哲玛丽的春天

能否换一种玩法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 2271 2012-10-04 17:24:32

  一年之计在于春。

春天是新一年的开始,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更是安排谋划制订一年计划的最关键的时刻。

当然,临滨市一年一度的全市工作会议也会如期召开。从会议筹备开始,哲玛丽就没有休息过一整天,连拍婚纱照,也都是利用下午空闲时间去的。

领导讲话稿已经修改了无数次了,却还是没有定稿。哲玛丽已经习惯了。每次都是这样,不到开会前一天,是永远都定不准的。一会儿这里不行,一会儿那里要动,弄得都不知道到底要咋办了。最有趣的还是很多次改来改去,最终却又改到初稿,真让人哭笑不得。

小张小赵他们在做会议室的准备工作,横幅上的字要让领导定夺后加班印制,还要提前挂好,座位牌请示领导后逐一制作,还要考虑座次问题,下面的乡镇和市直单位也要有标牌,这样与会者各就其位,避免随机乱坐,混乱不堪。会议当天的签到问题,会议的音响设备检查,电视台的宣传问题等等,都要一并联系安排好,保证当天不出任何纰漏。

会议通知,已经印发好,并加盖了公章,哲玛丽安排巴依莎负责通知政府口的部门领取会议通知和座位号。以前这样的事情哲玛丽都是让美美去通知的,可是现在不是特殊情况吗,人家正在休产假,总不能不近人情吧。

巴依莎当时也没说什么,拿起会议通知和座位票就回到她的办公室去了。哲玛丽一边修改稿子,一边还要就会议上的有关事项请示领导,不是经常说嘛,多请示,多汇报,不会出错嘛。

直到会议开始的前一天下午快下班时,所有的文件和讲话才全部定稿。哲玛丽总算松了一口气,这下好了,交给文印部打印就行了。小张他们几个把会议室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哲玛丽陪着事务局长和秘书长到会场看了看,把几个细节的地方又特意向市长做了汇报,然后就去吃饭了。

那天晚上,她一直熬到半夜才回去休息。所有文件材料印好后,她们还要按照单位和乡镇一一分好,然后装到文件袋里,还有文件的盖章问题,一份一份地按,几个人轮换着,手都按得生疼。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她就到办公室去了。她们得最先到会场,准备招呼签到,分发材料。当她收拾完东西,拿上签到簿准备走时,忽然发现在本子下面还有一叠座位牌。她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难道是自己忘了给巴依莎吗?不会吧,那天所有的通讯录和票都给她了呀!这可怎么办?哲玛丽知道这次自己捅大篓子了,这么重要的会议,竟然出现通知不到的情况,那么,领导肯定是要追究责任的,她想都不敢想,脑袋轰的一下就大了。

联系巴依莎,却无人接听电话。哲玛丽急出一身汗,安排小赵他们先到会场服务签到,小张和她到文印部重新打印一份座次表,还有座位号,回去后对号入座,看看最后剩余的那部分票是哪些个单位的,然后两个人分头通知。

由于还不到上班时间,有几个单位的领导电话打不通,最后又通过办公室人员和司机以及家属等等才总算全部通知到位。哲玛丽一一向领导们解释情况,并主动检讨了自己工作的失误。

一切处理完毕,哲玛丽向主管领导汇报了情况,并主动承担责任,做了自我批评,然后就匆匆赶到会场去了。

还好,那些最后通知的单位总算没有迟到。或许是老天保佑吧,又或者是领导们在一起沟通多些,都知道今天的会议了吧。哲玛丽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不过,虽然没有出现大问题,但是责任还是要追究的。会后,就有关这次会议出现的情况,政府事务局召开了一次专题会议。

会上,领导重新强调了工作责任心问题,服务意识问题,细节问题,以及这次事件的经验教训问题。哲玛丽在会上作了检讨,开展了深刻的自我批评,承担了一切责任,并保证下次不会再犯此类错误,请大家监督等等。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可是哲玛丽心里总觉得有点纳闷。自己明明是把会议通知和座位票放在一起的,都在办公桌上放着的,为什么会剩下一部分呢?还有,巴依莎难道就不知道自己没有把单位都通知完?还是明明知道而不去做呢?

她一个人在心里思忖着。

那天领导在询问事情详细情况时,哲玛丽都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是的,自己是这个科室的主管,出现什么事情,她都逃不开干系。当领导追查谁是负责通知会议的人员时,哲玛丽说是自己马虎,没有把票给全,导致了最后的少通知的局面。领导大为恼火,气愤的很,都在政府工作几年了,那些个部门不都背的滚瓜烂熟,还会有通知不到的情况,都不知道整天操的什么心!

下班后,哲玛丽在网上给几个姐妹聊天,顺便将自己将要结婚的消息告诉她们。几个人聊得甚为投机,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她连灯都还没有开。

站起来准备开灯,却听到巴依莎的笑声在走廊上传来。她的心里不由一紧。

“哈哈,今天那个八婆已经在会上作检查了,她连我的名字提都不敢提。我就说嘛,想和我玩,没门!我能让她满地找牙的同时,还要向我说声谢谢!什么?被发现?怎么可能呢?我就说她就给我这么多,谁又能证明她把全部票都给我了?放在桌子上让我拿的,我故意不拿完,就说没看到,就这么多。哼哼,我这招狠吧。哈哈……”

哲玛丽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怪不得那天给巴依莎分配任务时,她第一次没有说三道四,挑肥拣瘦,原来,在这里打好了埋伏等着自己啊!

她哭笑不得。

难道就因为她和穆伟豪的事情,就这样在背地里挖坑让她跳?至于吗?这样做有意思吗?

看来以后是得小心一点了。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暗访,要是巴依莎再像这样给自己使绊子,自己还蒙在鼓里不说,还影响工作,引起领导对自己工作的不满,对自己工作能力的肯定,那就不好收场了。

哲玛丽在考虑是否有必要和巴依莎谈谈。可是转念一想,谈什么呀?人家说自己的不满了吗?人家撂挑子不干活了吗?人家和自己斤斤计较了吗?

她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可是,不带这样玩的呀,就算是她对自己有意见,也至于拿工作来出气,让她这样难堪难做呀!

拜托,咱能不能换一种玩法,别这样折磨人行不行?真的有点得不偿失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