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哲玛丽的春天

不是我不小心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 2069 2012-10-10 22:05:28

  元旦期间,哲玛丽闲来无事,看看日历,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过春节了。于是,她决定做一次大扫除,把房间里的物品都整理一下,打扫干净。

其实卧室基本上都是她一个人居住,经常保持着一尘不染的干净。最主要的就是客厅和书房,经常放些随手扔在那里的书本,小件物品,弄得乱七八糟的。

她穿上围裙,头上戴着帽子,准备先到书房里去打扫战场。

书桌上,一堆堆的书本和废纸横七竖八地躺在上面,灰尘散落在各个角落,还有不知什么时候喝饮料的空瓶子,指甲剪,刮胡子刀,甚至还有双没有拆封的新袜子。

她走过去,整理了书桌,用抹布擦了桌子,然后,又去整理书柜。

其实结婚后她很少到书房里来,主要原因当然不言自明,这里就是穆伟豪的根据地。他占着书房,视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哲玛丽也不好强要逾越。

打开书柜,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蓝色的精美的瓶子,里面装满了幸运星之类的东西。哲玛丽觉得这瓶子挺好看的,尤其是摆在书橱里,真的有一种暗香自来的悠远和绵长。

紧挨着瓶子的,是一摞相册。她抽出其中的几本,准备拿出来翻阅。

谁知道一不小心,一本相册滑了下来,碰在了瓶子上,致使瓶子一下子滑出去好远,碎成了一片片,里面的幸运星散落了一地。

她赶紧拿出笤帚,小心地打扫。这些幸运星真的很漂亮,可见叠的人很是用心。弯下腰捡起一颗,拿在手中仔细端详,却发现上面却还有着穆伟豪的名字,再捡起几颗,有的还有林如嫣的名字,还有的是两个人的名字写在一起。

她有些嫉妒,有些委屈,有些,说不出的难过。

时至今日,没想到穆伟豪还这么用心地保留着这些东西,还这样对她念念不忘,哲玛丽除了嫉妒,还是嫉妒。

收拾完,继续翻相册。她看到了穆伟豪在各个时期的不同的照片。童年时的调皮可爱,少年时的腼腆好学,青年时的羞涩和睿智,以及后来的翩翩风度。她对着这些照片暗自微笑。

再翻开一本,是穆伟豪的大学毕业纪念册和相册。里面记载着同学们对他的留恋和钦佩,对学生时代纯真友谊的珍惜,以及,那些无法诉说的爱恋。

在留言册中,她看到了简静雯的照片。那样一个文静的,很有气质的一个女孩子,看上去,很有书香气息。

再往下翻,她看到了好多张穆伟豪和简静雯,白佳轩的合影。照片中,他们神采奕奕,笑靥如花,好似是一对很亲密的恋人。

那时的穆伟豪看上去比现在要消瘦好多,不过,别有一番清新的青春气息。

在留言册中,还夹着一首简静雯写给穆伟豪的一首诗,题目是《那人,那世》,副标题是致豪。

那一刻,你我初见,我的心为之一颤

那一天,为了遇见,我的心千回百转

那一月,为了想念,我憔悴了容颜

那一年,为了了断,雾打湿了南飞的雁

那一世,我在佛前祈愿,只为来世,与你在菩提树下再见

看落款,竟然是在他们刚结婚没多久的时候寄过来的。

她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越看越后悔自己,为什么非要去触碰,这些个潘多拉的盒子。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可是她还没有开灯,就那样,在昏暗的书房里,暗自伤悲。

没想到,近期总爱晚归的穆伟豪今天却回来的这么早。他开开灯,看见坐在书桌前发呆的哲玛丽,一脸的愕然。

突然,他像是被蛇咬住了一般跳了起来,吼道:“谁让你动我的东西的,谁给了你这个权利!把我的相册给我放回原处,马上!以后没有我的允许,请不要随便懂我的东西,OK?”

说完,就四处打量着房间。当看到哲玛丽打碎的蓝色瓶子还有那些个躺在垃圾篓中的幸运星时,他简直连声音都控制不住了:“谁让你打破我的瓶子的?嗯?为什么要打碎它?你看着碍眼吗?它招你了还是惹你了,你就这么大的仇恨啊,你赶快把它给我重新捡起来粘好!”

他由于发怒,脸都发紫了,呼吸也有些沉重。

她知道这些东西在他心目中的重要位置,可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声辩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我在擦书橱的时候,拿相册不小心碰碎的。再说,已经那样了,怎么能粘的好呢?”

“不小心?说的倒是轻巧,你怎么没有不小心把自己给弄丢了,我看你每天回来都知道回来嘛,没见你一次找不到家啊。不是故意的,骗谁呀?你以为我会相信?真是幼稚的可笑!拜托,下次编个智商高一点的理由好吗?”他满是嘲讽的语气。

哲玛丽气得嘴唇发紫,不争气的眼泪也随之而来。

这却更加激发了穆伟豪的不满,“装什么装呀,说你一下你还哭哩?自己看看你干的什么事情,还有脸在这里哭?卑鄙。”

她瞪着他的眼,好久好久,才咬牙切齿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爱信不信。不就是一个破瓶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我明天买一个给你,至于这样侮辱我吗?”

他回望着她,轻蔑地说道,“买一个新的?你以为我稀罕你买的东西?我是因为送瓶子的人才喜欢它的?你买的,意义能和人家送我的比吗?切,稀罕!”

哲玛丽闻听此言,火气上攻,气得两腿打颤,嘴唇哆嗦,慌不择言,“不就是一个贱女人送的嘛,有那么珍贵吗?就这种东西,倒找钱我都不要,哼!”

话刚落地,只听啪的一声,她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只觉得自己脸颊火辣辣地疼,耳朵也嗡嗡直响。

而穆伟豪的手还举在半空中,还未来得及抽回。

哲玛丽痛哭失声,“穆伟豪,你竟然为了她打我?”

说完,捂着脸跑出了书房。

穆伟豪收回自己的手,闭上眼睛,一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

有时候,针尖对麦芒的爱,到最终,必将是两败俱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