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哲玛丽的春天

随意茶餐厅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 1826 2012-10-22 18:00:27

  新的环境,新的开始,哲玛丽现在的生活可谓是简单,舒适,惬意。

早上六点半准时起床,半个小时的锻炼身体的时间,然后吃饭,换衣服,步行将近二十分钟到学院学习。中午在学院食堂用餐,下午上完课回到家里自己做饭吃。

一般情况下,晚上她会看会儿书,上上网,和朋友们聊聊天,这一个人的小日子过得倒也蛮有起色的。

收到穆伟豪的邮件,她有种说不出的辛酸。

他说,看到她临走时给他发的信,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自己不配做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不配得到她的爱。如果,她真的想要离开的话,那么,他会考虑答应离婚的事。

这反倒让哲玛丽有点难为情了。

穆伟豪在信中说,这一年多来,他也亲眼目睹了哲玛丽在穆家的所有勤苦付出,他非常感谢她对他爸妈的照顾,对自己的宽容。

至于经济方面,只要哲玛丽有所要求,他会尽最大可能满足的。

他准备把秀水山庄的别墅和宝马车给她,还有一张他的私人银行卡,也交给她,作为补偿。

哲玛丽从来没想过在经济方面要什么补偿,结婚是两个人自愿的,又不是谁逼迫的,现在离婚,同样也是协商解决的,不存在什么过错的问题。毕竟,自己又不是未成年,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

她给穆伟豪回了一封信,谈了自己的想法,并告诉他关于离婚协议的事,还是由她来起草吧,另外,她原来的那个邮箱是工作用的,现在她不上班了,就把它留给办公室的人当做公共邮箱使用了,所以,到时候她会用其他方式和他联系的。

周末的时候,哲玛丽会到商场里去购买一些家用,偶尔,也会坐公交车到郊区去散散心。

她在教室里一般不太爱说话,又不住宿舍,所以和同学们相处的时间就少些,也没有贴心的朋友,上完课就走,到点了再来,倒也悠闲自在。

每隔几天,郭洪总会打电话给她,有时候也会在学院门口接她。

这不,下了课刚出学院门,郭洪那辆惹眼的路虎就停在校门口,他穿了一件浅粉色的T恤,白色的休闲裤,看上去活力四射。

看到她,他神采飞扬。

而哲玛丽却高昂着头,一副没看见他的样子,自顾往前走。

他跑过去,堵在她面前,嬉笑着说,“这位美女,可否赏光喝杯咖啡?”

哲玛丽不为所动,“切,忙着呢,没空。”

他继续向前,离她只差一步之遥,“是吗?那么忙?我可以帮你吗?”

“不用,谢谢啦。”

郭洪摊开双手,耸着肩,“那好吧,那你忙吧,我就一个人去了。现在的人,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人家都站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了,可是最终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哲玛丽捂着嘴窃喜。

却不料,被一边假装要走的郭洪一个回马枪杀过来,一个热烈的拥抱,让她惊得说不出话来。

她捶打着他,“你怎么这样呢,吓死我了。”

郭洪紧搂着她,“小样,下次再敢拒绝我,保证比这次更让你惊魂未定,魂飞魄散。”

哲玛丽连忙求饶,“下次不敢了,我这颗小心脏可受不了你这么残酷的折磨。”

边说,两个人边上了车。

郭洪便发动车子边问哲玛丽,“累不累?要不你先休息一下?今天带你去个地方。”

哲玛丽一脸的困惑,“去哪里?”

郭洪神秘兮兮,卖着关子,“待会儿到了你就知道了。”

哲玛丽靠在座位上,还别说,她还真有点困了,昨晚写小说熬的时间太长了,她拿起后座上的毯子盖上,眯上眼,一会儿就睡着了。

当郭洪叫醒她,她睁开惺忪的睡眼,看了老半天,也不知道是在哪里。

郭洪打开车门,一把把她拉了出来,“傻瓜,出来好好看看,还记得这里不?”

哲玛丽左右打量了一番,“天哪,怎么完全变了模样?和上学的时候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呀?”

是的,那时候的民居被高耸的大厦取而代之,街道也更加宽阔了,店铺也更加干净明亮了,看上去高档了许多。

郭洪拉着她,“想不想去吃校门口的酸辣粉,棒棒鸡?”

哲玛丽瞪大眼睛,“当然了,走啊!”

两个人走到校门口,却没有找到以前那家做酸辣粉的店家了,原来的店面新开了一家麦当劳。

有些失望地往回走,却看见那次生日时吃饭的随意茶餐厅还在营业。

郭洪有些挪不动脚步了,他看着哲玛丽,示意她到里面坐坐。

舒缓的音乐,优雅的环境,柔和的灯光,一切,还是那么让人迷恋。

还好,那个靠窗的座位还在空着。

再次坐下来,两个人都心潮起伏。

没想到,自那一次在这里度过那浪漫的一晚上之后,算而今,已经九年的光阴了!

九年,三千两百八十五天,多么漫长,多么难熬,多么催人肝肠的九年!

望着对面的哲玛丽,郭洪的眼睛湿润了。

没有人知道,这九年,他经历了多么深的痛苦,多么痛的思念。

那种深入骨髓的无法摆脱的思恋,吞噬着他,啮咬着他,让他无力逃脱。

如今,终于,再一次,又坐在了一起。

那种感觉,就好像,死而复生一般,让他充满了兴奋,充满了激情。

紧握着她白嫩润滑的双手,他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