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哲玛丽的春天

看房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 4088 2012-10-20 16:17:21

  吃过饭,回到酒店,哲玛丽要去退房,被郭洪拦住了,“不用那么着急,晚上去那边看过以后再说吧,我去看看能不能再给优惠点,好歹我也是这里的VIP客户啊。”

他让她坐在沙发上休息,然后他到总台去。

许是真的是来的次数多了,服务员们似乎都对他毕恭毕敬的。

他站在那里和服务员不知说些什么,只见他们都不住地点头。

一会儿,他走了过来,对她说,“走吧,上去休息吧,我给他们说了,算是给我个面子,继续给你打一折,不过,只能再住一晚上了。”

哲玛丽再次道谢,郭洪笑而不语。

一觉睡到四点多钟,哲玛丽才醒过来。

洗洗脸,喝杯茶,然后开始换衣服。

她做事情就是这样,也许是在政府工作养成的好习惯。

她宁可自己等人,也不愿意让别人等她。

服务领导更是这样,一个优秀的秘书或者是下属,必须在最可能短的时间里把自己给收拾利落,然后再用多的时间等候领导命令。

这样,时间的弹性大些,万一遇到紧急情况,或者是突发事件,就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处理。

拿出一件白色的纱裙,套在身上一看,还算合适。

然后,再在头发上别上发卡,戴上那条水晶项链,看着镜中的自己,她微笑着,呵呵,还算满意。

纯白色的纱裙,水晶项链,白色漆皮半高跟皮鞋,把她衬托得像个公主一般,高贵,纯净,如出水芙蓉般清新亮丽。

刚收拾完毕,敲门声响起。

打开门,当郭洪看到她的那一刹那,心,竟然紧的透不过气来。

这样美丽恬静的她,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当年在校园,她也曾穿过白裙子,但那时是一种青春的美,而如今的她,虽然已经快三十了,却处处透着一种清新又不失成熟的美,他不知道,这两个似乎互相矛盾的词语,在她的身上,为什么会结合的如此完美。

玲珑的曲线,紧致的皮肤,窈窕的身材,细白的肤色,黝黑光滑的头发,好像,画里面走出来的人一样。

哲玛丽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她转身去拿包,边问,“是不是该走了?”

郭洪这才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回过神来,点头,“嗯,那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下楼,乘电梯,到大厅,所有碰到的人都向这边投来惊讶的目光。

尤其是在大厅里,那么多的服务员,都齐刷刷地向他们行着注目礼。

哲玛丽感到脸颊发烫,难道,真的是因为郭洪很少和女孩子一起出现在这里?

郭洪打开车门,很绅士地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哲玛丽弯下腰,坐进车内,他把车门关上,然后,转过去开驾驶室的门。

待发动车子,哲玛丽幽幽地说,“以后别这样对我了,我真的有点受不了。”

郭洪回过头轻笑,“没事,慢慢你就会习惯的。”

听着这意味深长的话,哲玛丽心里一动,张开嘴,却欲言又止。

算了,又何必,再去伤他的心呢?

这伤疤,不揭也罢。

正恍惚间,郭洪的手机响起,一看来电,他示意哲玛丽来接。

她疑惑地看着他,他却再次确认,没关系,这就是我那哥们儿,你就说我们快到了。

拿过手机,接通,还没等他开口,那边已经急不可耐了,“我说,好你个郭大骗子啊,把我忽悠到这里半天了,你怎么还没到啊?又在哪里潇洒呢,是不是正在残害哪个良家女子呢?老实招来!”

哲玛丽清了清嗓子,说道,“您好!我是哲玛丽,郭洪正在开着车呢,让我接电话,我们马上就到。”

那边一听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嘘的一声,似乎一时反应不过来,连连说了几个好。

挂掉电话,郭洪笑得几乎开不成车,这个路大废人,今天可是出丑出到家了。

一会儿,非得狠狠敲诈他一下不可,这个自诩绅士儒雅,自称是闻名遐迩的高档人士的高素质人才,今天竟然在女士面前如此没面子,而且,还是没见过的女士,这在路昊的人生字典里,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他越想越高兴,竟然吹起了口哨。

风雅园。

单看这三个字,哲玛丽就觉得这里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问鼎的住处。

三个烫金的大字,在夕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散发着令人望而却步的高贵气息。

不用说,这字,一定是京城某位著名的书法家的真迹。

车到近处,才看清,果然,不出所料。

单是这三个字,没有一定的功力,那是不会轻易能拿到手的。

郭洪的车还没到门边,那边已经开启了大门。

哲玛丽纳闷着,要说这样的小区安保措施应该是很很完善的,怎么不登记就随便放他们进去呢?

郭洪看出了她的疑问,解释说,“我的车子在这里登记过了的,所以,这小区会对我开放的。放心,这里的安全措施绝对是一流的。到时候你就会亲眼见证了。若不是你坐在车上,估计你一个人今天根本就进不了这道门。”

哲玛丽这才放下心来。

电动的大门,看上去不大惹眼,而进去之后的风光,可就大有学问了。

正对着大门的,是一个巨大的圆盘,里面是假山,喷泉,还有水草,鱼儿。

两边都是郁郁葱葱的名贵树木,香樟,花梨,还有很多哲玛丽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的树种。

这样,车子在驶入小区后,外面的人很难看到里面的情形,一切都静悄悄的,好像没多少人入住似的。

再往里面,是迂迂回回的亭台楼榭,常见的健身器材,儿童乐园,最赏心悦目的,是那围着路边和亭子四周的流动的人工挖掘的小河。

里面是预制的水槽,辅以绿色的保护膜,缓缓流动的河水,一路流淌着,里面还有金鱼,虾等。

幽静的环境再加上完善的设施,哲玛丽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

终于,车子在一幢高楼前停下。

郭洪为她打开车门,凝望着她问道,“怎么样,喜欢这里吗?”

哲玛丽仰望着高楼,“太喜欢了!大大超出我的想象!我敢说,住在这里的人,都要多活几年。”

郭洪不以为然,“真的吗?有那么夸张吗?其实房子吧,也就是个安身之所,没有你说的那么玄乎吧。”

“怎么没有啊,你想想看,这里的绿化率这么高,容积率又是这样低,势必是最舒适的宜居之地。每天都有大量的绿树花草,给这里的住户提供一个自然的氧吧,所以,你说,是不是对人体非常有益,会延长寿命呢?”哲玛丽说的头头是道。

郭洪一边锁车,一边说,“看不出来,跟着吉利公司你还学了不少东西啊。这样吧,以后我们公司再出新楼盘了,就招募你去做销售策划,外加售楼小姐,就你这理念,这口才,现身说法,绝对是谈一个成交一个,来一个俘虏一个。”

哲玛丽一拳头上去,给了郭洪一记粉拳。

郭洪熟练地打开电梯,按了楼层。

26楼A,他按了门铃,里面走出来一个儒雅内秀的男人,看样子,年龄和郭洪差不多。

一进门,郭洪就一巴掌拍在那个人肩上,“你个小子,今天终于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等着吧,一会儿非得好好宰你一回不可!”

一边说,一边向哲玛丽介绍,“路昊,我哥们儿,哲玛丽,我小师妹。”

路昊伸出手,彬彬有礼,“你好,不好意思,刚才不知道是你接的电话,请多多包涵。”

哲玛丽礼节而优雅地和他握了手,微笑着说,“没关系,朋友嘛,哪有那么多的讲究,再说,不知者不为罪嘛。”

路昊骄傲地扬起下巴,对着郭洪挑衅道,“你看看,你小师妹可比你善良多了。我真怀疑你们是不是真的是一个学校里毕业的,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郭洪一脚踢在路昊的小腿上,那边哎呦一声连忙闪人。

“老大,你这也太见色忘友了吧,我就说一句,你就动手动脚的……”

话还没完,郭洪不怀好意的笑容在他身上来回扫着,“怎么了,你是不是想让我给那个小歌星打个电话,告诉她你在这里,让她速来?”

路昊赶紧求饶,“别呀,算我什么都没说,成吗?”

看着这两个哥们打闹着,相互掐,哲玛丽站在一边看好戏。

郭洪对意犹未尽的哲玛丽说,“你还看上瘾了是吧?走,咱们看看这房间怎么样,要是不满意,咱就去别处租去。”

路昊坐在沙发里,那两个人到各个房间去看。

这套公寓一共是三房两厅。

巨大的落地阳台,配以欧式的飘窗,随风起舞的米色丝质窗帘,外面是一层亚麻的紫色帷幔,不用说,这样的搭配,显示出了主人独到的审美观。

整体厨房里一应俱全,各种厨房用品都有,甚至,连刀叉等西餐工具也不缺。

卫生间更是奢华,一排英文的象牙色冲浪浴缸,全智能的马桶,一大面墙上都是镜子,使得本来就宽敞的卫生间显得更加大气,洁净。

金黄色的洗手池,和整个房间的橘黄色暖色调很搭,看上去很是温馨浪漫,又不失高贵典雅。

客厅的设计就不用说了,背景墙是黑白对比的艺术造型,和沙发后面的照片墙相映衬。

只可惜,没有见到主人的照片,只有几幅挂上去的水彩画。

不过,雅致中,倒透出几分自由的律动。

卧室带有典型的古朴气息,仿古的大铁艺床,配以白色的床头柜,还有浅色的壁纸,嵌入式的隐藏推拉洗手间,还有整体橱柜,浑然一体。

黑白竖条纹的窗帘,和客厅的装饰遥相呼应,看得出来,这房间的每一处布置,都是颇具匠心的。

书房在最南边的房间,那里采光好,视野开阔,尤其是在26层的地方,往下俯瞰,大半个城市,尽在视野之内,真的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哲玛丽坐在书桌前,转了一下椅子,呵呵,真舒服。

坐在这里写作,那真是一种享受。累了,站起身,可以一览几公里外的景致,真是美不胜收。

回到客厅,郭洪一脸严肃,“怎么样?你对这房子满意吗?要是没看中,我们明天再去中介看看。”

哲玛丽翻眼看他,说道,“这么好的地方到哪里去找,就是有,怕是我也付不起租金的。要是路先生没有意见的话,那就这么定了。”

路昊连忙起身,应道,“我没意见,美女能来这里为我朋友看房子,那是我的荣幸。要是没什么事,那就走吧,吃饭去?”

说完,拿眼瞟郭洪。

哲玛丽很高兴,没想到,这么舒适的房子,以后,就是她一个人的天地了!

郭洪拿起放在茶几上的钥匙,一一向她交代。

然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我忽然间想起来了,美女有没有车呢?我朋友当初买房子的时候,和别人合用一个车库。所以,你要是有车的话,我看你还是停在楼前的公共停车场吧。”

哲玛丽说道,“没事的,我的车没有开过来。其实这公寓离我们学院也不远,也没必要开车的。平时我要出门的话,打个车也挺方便的。”

路昊马上阻止道,“别呀,美女,放着我们这些闲人你不使,还去打车,那是多大的资源浪费啊,你说是不是郭大公子?”

郭洪不接腔。

路昊继续道,“没事,美女,以后你想去哪里,我路昊全程陪护。其他的工作我做不好,护花使者这项工作,那是非我莫属。”

郭洪终于受不了他的肉麻,“好了好了,我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走吧,去哪里吃饭呢?我中午都没吃好,晚上可得好好给我补补。”

三个人一起下楼。

郭洪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那边极恭敬的声音,“是我,冯总,那个临滨市的哲玛丽过来了,今晚在一起吃顿饭吧,都是老熟人了,你参加一下吧。一会儿到地儿我再打给你。”

那边连说好,答应的干脆利落。

车子在私人会所模样的建筑前停了下来。

只见路昊递上去一张什么卡,服务生验过之后,招呼他们一起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