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哲玛丽的春天

星巴克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 3331 2012-10-23 16:04:20

  第二天一起床,哲玛丽就又开始了忙的不可开交的一天。

小说在网站上的点击量很高,每天都得更新,责编和读者跟催命鬼似的,搞得她都有点吃不消了。

而导师又给他们布置了课题,关于古代的和谐思想与现今社会的思考与建议,这让她头都大了。

又是到图书馆查资料,又是忙于小说创作,每天她都觉得时间不够用,常常熬到凌晨才睡觉。

自从那晚得知与郭洪住对门之后,她心里反倒平静了下来。

随他去吧,不管以后结局如何,一切都看缘分,看天意吧。

这样想着,也就淡定了许多。

那房子早晚也会有人住的,和他做邻居,总比陌生人要强的多吧?

最起码,她有他的电话,要是有事情,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来帮助她。

她早上出去,下午回来就坐在书房里忙乎,好像,也没怎么遇到过他。

想想也是,她早上走得早,下午回来的也早,两个人怎么能碰面呢?

她走的时候,他还未起床;她回来的时候,他也许正在打高尔夫,又或者是在某个高级会所里喝茶。

这样的日子,倒也安稳,实在。

接到郭洪电话的时候,哲玛丽正在书房里一边写小说,一边吃面包。

最近忙起来连饭也懒得做了,回来时顺便买了面包或是泡面,省事省时,烧点开水就好了。

她正准备倒水喝,一看是郭洪的电话,犹豫了一下,接起,“喂,是我,有事吗?”

郭洪一听,怎么这口气呀,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这边哲玛丽正被那面包噎的说话都困难,“不是,你不知道我现在忙得晕头转向,都分不清南北西东了。”

郭洪一听哈哈哈大笑,“那正好,我给你当回指南针,给你辩别方向。”

哲玛丽慌忙喝了一口水,“有事快说,没事我挂了哦,没时间和你贫嘴。”

郭洪连忙道,“千万别呀,我真的有事找你呀。这样吧,你在家里吗?五分钟后我在楼下等你,这件事还真的只有你能帮我的忙,求你了,好吗?”

哲玛丽嘀咕着,什么事呀,神神秘秘的,我又能帮上什么忙呢?

容不得多思考,只好换了衣服,下楼去等他。

刚到楼下,郭洪开着车就过来了。

一脸茫然的哲玛丽上了车,郭洪也不说话,就那样开着车往外驶去。

正是下班高峰期,路上人很多,有点堵。还好,有车载CD播放着肯尼吉悠扬的萨克斯,并不觉得单调和难熬。

终于,在一个咖啡厅门口,郭洪停下了车。他帮助哲玛丽打开车门,说道,“到了,请吧!”

哲玛丽走下车,才看清,原来这里是沏宝咖啡厅,蓝色背景上跳跃着金黄色的咖啡豆,看上去简单而不失典雅。

走进去,里面的装潢很是讲究,符合德国人一贯严谨认真的态度。

有意思的是,这咖啡厅里还有商店,而且看样子,生意还不错。

他们找了个位置坐下,要了咖啡。

哲玛丽终于按耐不住心里的疑问,还是问他,“你这么急匆匆把我叫出来是有什么事情?难不成就是让我陪你喝咖啡?告诉你,我都忙得透不过气了,可没这闲工夫在这小资!”

郭洪身子往前一倾,近距离地望着她说,“是吗?你以为我每天都有这闲情逸致?若不是……唉,算了,你这个人啊,永远都是这样。”

哲玛丽不解,好端端的怎么说话说半截啊!“我什么样啊我?”

“你总是一点都不知道疼爱自己。”郭洪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哲玛丽杏目圆瞪,“什么呀,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郭洪不理她,摆手招呼服务员过来。

不知道他低声说了什么,服务生微笑着点头离去。

不多时,音乐戛然而止,伴随着的,是生日快乐的熟悉旋律。

一位很俊美的服务员走向咖啡厅中央,用甜美的声音广播着,“先生们女士们,晚上好!非常欢迎各位光临星巴克!今晚,很荣幸有一位美女在这里度过生日,让我们一起祝福她生日快乐吧!”

客人们都大声呼喊生日快乐,同时都在用目光寻找寿星。

哲玛丽环顾四周,想看看谁选择在这里过生日。

看了好半天,也没见哪里有生日蛋糕啊。

她低声问郭洪,“谁过生日呀,怎么没见蛋糕呢?”

郭洪抿着嘴笑,“别着急,马上就来。”

正说着,只见两位侍应生推着好大的一个蛋糕车走了过来。

呵呵,真漂亮!

哲玛丽想起来在她结婚当天,似乎,也是这样的高层蛋糕,奶油很浓,香气扑鼻。

她有点伤感起来。

大家的目光都停留在侍应生的推车上,好奇着究竟是谁是今天的主角。

终于,车子停了下来,在哲玛丽的身旁。

她侧过头,去看旁边的座位,发现那边的几个年轻人也正饶有兴趣地望着她。

她又看向左边,好像,没有人啊?

然后,广播里再次响起甜美的声音,这次,离她更近,因为,那美女主播已经拿着麦走到她身边来了。

“各位,让我们一起祝福这位美女哦!”然后,掌声四起,其中,不乏口哨声和尖叫声。

郭洪这时才缓缓起身,从推车下面拿出一束娇艳的玫瑰,双手送给哲玛丽,“傻瓜,生日快乐!”

哲玛丽窘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非常感谢!我真的都忘记今天是我的生日了!”

侍应生早已在蛋糕上插上了蜡烛,郭洪走到她身边,搂住她说,“来,许个愿吧!”

哲玛丽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很虔诚地许了个愿。

在生日快乐的歌声环绕中,她和他一起切开了蛋糕,和大家一起分享。

郭洪在哲玛丽的脸上抹了很多奶油,然后,变戏法似的,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推到哲玛丽面前,“其实,这枚戒指我已经买了九年了。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送给你,今天,终于等到了你的生日,我觉得,是时候,应该让它回到它应该呆的地方去了。”

此言一出,大家都叫喊着,收下收下!

旁边的年轻人更是兴奋,“戴上!戴上!”

郭洪望着哲玛丽,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

哲玛丽羞得满脸通红,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起哄,她真的还是第一次!

正在这时,裤兜里震动的手机替她解了围。

她掏出手机,示意要接个电话。

打开一看来电显示,她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下,一边接,一边往外走。

穆伟豪的声音,显得那么疲惫,那么遥远,却又,带着那么一丝惊喜。

“你好?在哪里呢?”关切的声音传来,哲玛丽还是禁不住心头一热。

“哦,我在外面。你呢?吃饭没有?”她问道。

“没有呢?我也在外面。你在哪个地方?”他追问道。

哲玛丽犹豫了一下,还是报出了星巴克咖啡厅。

“什么?星巴克吗?好,你等着,我十分钟左右到。”声音里满是欣喜。

哲玛丽一时反应不过来,这啥情况?

难道穆伟豪也来到富阳市了?

不会吧?天呐,怎么这么巧?

她急忙返回咖啡厅,告诉郭洪自己有急事,要离开,非常抱歉,谢谢他的蛋糕,鲜花。

郭洪阴沉着脸,不悦的表情一览无遗。

他拉着她走出来,问道,“什么事情?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你生日还要重要?你说呀?什么事啊!”简直,是在吼了。

她低下头,小声说,“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郭洪托起她的下巴,“你说清楚啊,到底是咋回事嘛?”

哲玛丽嗫喏着,“他来了,刚给我打电话,说要过来看我,我已近告诉他了我在这里。”

郭洪愤愤道,“来了好啊,正好让他看看,没有他,你照样生活的很好,不是吗?他不是一直恋着那个狐狸精吗?干吗还死缠着你不放?”

哲玛丽哀求道,“算了,你就别说了,他老远跑来了,挺不容易的,我总不能不见他吧,再说了,我们手续还没有办呢。”

郭洪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你呀,总是这样心软。”

说完,把礼物递给她,独自开车离去。

哲玛丽站在外面,望着熙熙攘攘的人流,看着灯光闪烁的车辆,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失落。

这么多人,这么多车,都在通向回家的路。

可是,她的家,又在哪里?

谁又会,在家里等着她?

穆伟豪看到哲玛丽一个人站在门外面,走过去,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

正在走神的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连连后退,一下子,倒在了穆伟豪的怀里。

她脸红到了脖子根,幸亏,是在晚上,要不然,真的很尴尬。

“怎么了,想什么事情呢,这么投入?”穆伟豪搂着她问。

“没,没什么。”哲玛丽一边回答,一边挣脱了他的怀抱。

他似乎并不介意,“没吃饭吧?想吃什么,我请你。”

哲玛丽点点头。

他说,“要不,去吃火锅怎么样?海底捞?”

哲玛丽很诧异,没听错吧?难道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

一向不爱吃火锅的他难道改变了口味?

那么多次,自己都希望能和他一起吃个火锅,在飘香四溢的氤氲气息中,一起感悟生活的甜蜜。可是,始终未能如愿。

现在,他竟然,大老远跑来,不惜委屈他自己,和她一起吃火锅?

难道,他真的是魔怔了?

她瞪大眼睛,确认道,“你说去吃火锅,海底捞?我没听错吧?”

他点头,“没错呀,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哲玛丽频繁点头,“没有没有,那就走吧。”

穆伟豪过去把车开出来,然后,下车,为她打开车门,等她坐好后,小心关了车门才回到驾驶室。

哲玛丽总觉得有些不习惯。

好像,他很少这样细心,也没有这样好的耐心啊?

今晚的他,让她越来越陌生,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不是那个,她熟悉的穆伟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