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哲玛丽的春天

还有什么割舍不下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 3387 2012-10-25 22:08:01

  当哲理打开门,发现外面站着的是姐姐姐夫和姐姐的婆婆时,急忙热情地请他们进屋。

哲老先生和夫人也连忙站起来,迎接亲家的到来。

穆伟豪和哲玛丽把买的婴儿用品,大人补品,还有小孩儿玩具等等放在茶几上。

哲理忙着倒茶递水,还有水果,糖果,一股脑地往穆老夫人面前堆。

章桂莲握着哲老夫人的手,喜笑颜开地说,“恭喜你了,老大姐,这回得了个大胖孙子,你们二老可就有的忙的了!”

哲老夫人回拍着她的身子,“哪里呀,我们也没怎么忙,都是哲理在照顾呢,我身体不好,他也没怎么让我干活。”

章桂莲望着海然怀里的孩子,满脸的羡慕。

哲老夫人看出了她的心事,望着哲玛丽和穆伟豪说,“我说你们俩也得加速了哦,你看看你妈妈都着急了,闲着没事就想着抱孙子这一码事了!”

章桂莲握着哲老夫人的手,“哎呀,还是老姐你了解我呀,一句话就说到了我的心坎上。”

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红包,走到孩子身边,把红包放在孩子的小被褥里,说道,“我们过来也没买什么东西,这个红包就留着给孩子压灾吧!”

海然推让着不要,哲理也过来说,“阿姨怎么这么见外呢?你们不是已经买了那么多的东西吗?”

哲老夫妇也连忙说,这可使不得,你这太破费了,有点生分哦。

章桂莲笑着回到座位,“我们就不要再拉扯了,这不是大喜事吗,就想着图个吉利,给孩子封了个九千九百九十九的红包,不算多,一点心意嘛。”

哲理拿着红包,看着爸妈,又看着姐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穆伟豪接腔说,“拿着吧哲理,回头摆喜酒的时候我和你姐姐再给孩子封个红包,你就别再推辞了。”

哲玛丽也说,“是啊,你就拿着吧,哲理,不要辜负了我爸妈的一片心意哦。”

哲理这才勉强收下。

坐了一会儿,几个人起身告辞。

哲老夫妇和哲理一直把他们送到楼下。

哲玛丽他们上了车,这边哲老夫人站在车窗边,对着哲玛丽和穆伟豪说,“我说玛丽和伟豪你们这俩孩子也要赶紧行动啊,不能只为了你们所谓的事业而让你妈闲着无事做啊,你说是不是啊,大妹子?”

章桂莲当然愿意听这话了,连连点头,“还是老大姐你会说话,听见了吗,你妈可都发话了,你们两个可都记住哦!”

说完,笑着摆手和他们再见。

路上,哲玛丽不满地嘟囔着,“你看看我妈,得了个孙子就只会教训我们,看把他们乐呵的,这样有点太明显了吧!”

婆婆倾着身子说,“是啊,她应该高兴吗,换做是我,指不定要比你妈妈要高兴几倍呢?”

穆伟豪不说话,在鼻孔里哼了一声,算是不满。

一路无话。

到家里,哲玛丽和穆伟豪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婆婆说是累了,要休息一会儿。

穆伟豪躺在沙发上,望着正在换鞋的哲玛丽,“你什么时候走?”

哲玛丽一边换鞋,头也不抬,“等明天哲理摆完喜宴,我后天就走。”

穆伟豪哦了一声,算是知道了。

哲玛丽寻思着要是明天穆伟豪忙,或者是不想去哲家,那就算了,自己随便编个理由应付过去就OK了,反正今天他已经来过了。

“要是明天你不方便的话,我就一个人回去算了,反正我们已经去过了。”她低声道。

穆伟豪站起身,望着哲玛丽,“怎么可能呢?我就是再不懂规矩,也不可能这么做的,这不是让大家背后戳我脊梁骨吗?我不会那么失礼的。”

哲玛丽红着脸,说了声谢谢。

穆伟豪甚为吃惊地望着她,然后,默默地,转身,离去。

临滨宾馆里,筹觥交错,祝福声声,笑语不断。前来祝贺的宾客络绎不绝。

哲老先生和夫人以及哲理站在门口迎接客人,有市里的政要显贵,有哲老先生的同事朋友,老部下,当然还有哲理和秦海然的同事战友等。

大家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之情,在门口处送上了红包。

哲玛丽和穆伟豪在大家的注视下走了进来。

只见她穿着酒红色的连衣裙,戴着铂金项链,头发高高挽起,俨然一个贵妇人的形象。

旁边的穆伟豪白色衬衫,黑色领结,黑色西裤,看上去笔挺,伟岸。他牵着哲玛丽的手,两个人一出场,大厅里立马安静了许多。

少顷,唏嘘声此起彼伏。

“这不是哲大小姐吗?怎么越来越年轻了,气质也非同寻常了!”

“可不是吗,听说在富阳读研究生呢?真是争气呀!不仅人长得漂亮,还很有才华呢!”

“嗯,哲家的女婿真是有才又有财啊,听说家里的生意做得相当大呀!”

“那当然,大名鼎鼎的吉利公司就是他们家老爷子创下来的基业……”

各种议论声不绝于耳,穆伟豪不为所动,很绅士地点头微笑,给哲家算是挣足了面子。

到宴会桌旁,他殷勤地为哲玛丽拉开椅子,让她就坐。

在很多人艳羡的目光中,哲玛丽款款落座。

这顿饭,哲玛丽吃得相当享受。

穆伟豪也相当大方,为她的侄儿送上了两万元的见面礼,惹得众人啧啧称赞。

而大家的赞许和羡慕的目光,让哲玛丽找到了久违的自信,她好像又回到了以前少女时期的公主模样。

这样的感觉,真好。

女人啊,看来,真的还是离不开虚荣。

她们,永远都需要赞美和掌声,还有,那些同类的嫉妒和异性的关注。

下午回到家,哲玛丽跟在穆伟豪身后进了屋,发自内心地再次向他表示了谢意。

穆伟豪倒是很客气,“不用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至少目前是这样。”

是啊,以后的路,谁又能看得清?

以后的日子,谁又能料得到?

但是,哲玛丽还是过意不去,“这些钱,我会还给你的。不管怎样,今天你真的让我很有面子,伟豪,谢谢你,我是认真的。”

“我再说一遍,不用谢,我也是认真的。”穆伟豪有点不耐烦。

哲玛丽不再坚持,到房间里去上网,穆伟豪坐在那里摆弄手机。

点开小说,呵呵,哲玛丽欢喜的无法言语。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小说的点击量已经过万了,好家伙,没想到,随手写出来的东西,人气这么旺!

好多留言,她一一回复处理。

忙完,才想起好久没见美美了,登陆QQ,看看她在不在,随便聊聊。

谁知道刚上去,就看到诸葛偶尔亮的头像一闪一闪,像是在和她招手致意。

点开,禁不住笑出声来,“朋友,你好吗,赚钱了吧,发工资了吧,忙了一周该歇歇啦!好长时间没联系啦,日日夜夜把你钱挂,想你想得都快疯啦,周末请我吃火锅吧,既感谢了我你也解馋啦!”

哲玛丽附上一句,“我郑重向你转告:困了要睡觉,累了往沙发上靠,快乐了要微笑,烦恼要忘掉,抑郁找我开导,想我了请我吃甜糕!”

那边,穆伟豪不知道在和谁聊天,笑得肆无忌惮,看样子,甚为开心。

天色渐晚,哲玛丽到厨房帮助婆婆做饭,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唠着家常。

婆婆还是不放心她的身体,总嫌她在外面照顾不好自己,“你这次到学院可得多吃点东西,看看你这么瘦,身子这么弱,以后有了孩子,那营养怎么跟得上?”

哲玛丽花言巧语应对,“妈,你这是害怕我虐待你孙子吧,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吃的胖胖的,多多的,把最好的营养都留给你孙子,这样行了吧?”

婆婆佯怒,“那也不行,你先把自己给养胖了再说,我是心疼你,傻瓜!”

哲玛丽不顾手上的水,搂住婆婆的脖子,撒着娇,“知道了,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真的生活的挺好的,不信你可以问伟豪啊,他亲自过去监督过的哦。”

婆婆撇着嘴,忙着做饭。

回来这几天,终于,今晚上第一次全家人坐在家里吃顿饭。可惜,明天早上一早哲玛丽就得赶回去了。

饭桌上气氛似乎有点僵。

公婆一直让哲玛丽多吃菜,穆伟豪一直阴沉着脸,穆松吉似乎也没有胃口。

哲玛丽看到公公的神情带着一丝的忧郁,就问道,“爸,最近公司情况还好吧?”

穆松吉欲言又止,穆伟豪倒是爽快地回答,“嗯,不错,一切正常。”

哲玛丽咬住筷子,又放下,继续问,“那边的城中村改造项目房子卖得怎么样?最近好像国家正在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可能会造成楼市寒流提前来临。咱们虽然是三线城市,可也不得不防。”

穆松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穆伟豪则瞪了她一眼,低下头大口吃饭。

她看穆伟豪和穆松吉似乎不想和她谈公司的事情,也就没再追问下去。

第二天,哲玛丽起了个早,穆伟豪送她到车站坐车。

拥挤的人群中,她独自背着包,走向站台。

身后,是面无表情的穆伟豪。

快到进站口了,她回过头,向他挥手示意,而他,依旧,就那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仿佛,她是与他无关的人。

又或者,是他最不愿失去的人?

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怕,那个答案会再次让自己心碎。

也怕,那样的残酷,会再次撕开她的伤口,汩汩流血。

曾几何时,她还迷醉于他们之间的关于爱的传奇。可是,花开正艳,岁月静好,突然,就这样,碎了,一地。

她宁愿,自己,就那样沉醉在他的怀里,一醉不起。可是,如今,他,就这样,轻易地粉碎了,那个梦。

走吧,走吧,还有什么割舍不下,走吧,走吧,还有什么放心不下。

落叶飘飞在耳畔,似乎,还带着对树枝的留恋,一如,他们之间的昨天。

终于,她转过身,踏上了那条通往在她看来是幸福和自由的列车。

※※※※※※

亲们,喜欢文文就收藏哦,求抱走,求拍砖,各种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