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哲玛丽的春天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 2194 2012-11-01 00:57:14

  哲玛丽没想到,刚刚给那个诸葛偶尔亮留了言,就收到了他的回信。

而且,语气还颇为肉麻,让她怦然心动,脸也腾地一下子红了。

想想,自己都是结过婚的人了,什么风情不解呀,可还是忍不住心旌荡漾。

他说,“你不会,是真的爱上我了吧?就像我,早已经离不开你一样,深陷其中?”

她回忆起和他的点点滴滴,想到每次自己心情不好,失意烦恼时,总会到网上向他倾诉,而他,就是那最好的解药,每次都那么懂她,那么体贴地安慰她,那么耐心地劝解她,仿佛,他就是她肚里的蛔虫,总是明白无误地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然后,毫不吝啬地给她。

和这样一个懂她,欣赏她,还又那么有品位的人在一起,想必,也是不错的选择吧。

最重要的是,好像,他有提起过,他离婚了。

刚好,两个经历过婚姻不幸的人,或许更懂得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真情。

然后,她俏皮地回道,“怎么,你害怕了?要是我不幸真的爱上你了,那该怎么办?”

等待着他回答的时刻,哲玛丽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紧张的乱抖。

许久,那边回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哲玛丽忽然就哭了,那样毫无理由,却又那样委屈。

直到美美又来了信息,她才回过神来。

“你赶紧把手机开开,穆伟豪答应了晚上请吃饭,他也正在找你呢。我说,你没事关什么机呀你。“

哲玛丽这才猛然记起,自己图清净关了手机,醒来到现在还没开机,怪不得还一直纳闷怎么没有电话呢。

刚开机,穆伟豪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还在家呢?美美说好久没联系了,晚上在一起坐坐,你收拾一下,我回去接你。”

听口气,心情似乎不错。

哲玛丽赶紧收拾,洗脸,换衣服,拿包,没多久,穆伟豪的车就响起了喇叭声。

这餐饭,吃的相当的可口,还有,这是最近吃的最有胃口的一顿饭。

不仅因为吉利公司的事情解决了,还有,穆伟豪似乎难得地对她好。

他不时地给她夹菜,劝她多吃点,还给她们倒水,拿饮料,真可谓是十足的绅士。

就连一向惜赞美如金的美美也忍不住夸奖,“你家穆少真是越来越可爱了,也懂得怜香惜玉了。”

哲玛丽一把打在她手掌上,“去你的,我老公一直都这样,那是你眼色不好,没发现而已。”

趁着穆伟豪去卫生间的当儿,美美努着嘴,“看看你刚才那个肉麻的样子,还老公来老公去的,是谁当初哭哭啼啼的要和人家离婚的?”

所谓旁观者清,此话不假。

美美又何尝不知道哲玛丽的心思,还不是因为一个林如嫣,弄得她不得不放了手。

回到家,两个人那是外甥打灯笼,照旧,各自回各自的房间。

想到那个人说的自己也不知道的回答,哲玛丽决定还是到网上等他,潜意识里,她觉得,他会在那里等她。

果然,刚打开电脑,就收到他送来的水果,洗的很干净的樱桃,放在水晶盘子里,旁边写着:请你吃。

她笑了,可是打出的字却是,谁稀罕,心情不好,端出去倒了。

那边倒也听话,马上回了话,“小的遵命。就是不知道老佛爷你喜欢吃什么,小的这就去给你摆弄。”

哲玛丽扑哧笑出声来,这名字可是三国的呀,怎么眨眼功夫又到清朝了呢?

她笑着在键盘上敲击,“那就给寡人来一盘清热去火的梨子吧。”

那边迟迟没有动静,哲玛丽有点等不及了,“我说小李子,你怎么回事啊,这么久还没搞定?”

此言一出,自己先自捂嘴失笑,难不成,她还真把自己当成那谁谁了。

随之,过来一个胆战心惊的表情,“禀告老佛爷,小的觉得这梨子吧,似乎不太吉祥,我说,不如小的这就去给您煮一盘红豆过来,您意下如何啊?”

哲玛丽当下心情大好,特批道,“那好,寡人恩准了。不过,要速度哦。”

“小的明白,老佛爷请稍等。”

没多久,一盘红豆已然发过来,让人不得不叹服网络的神奇。

紧接着的,是那首天后王菲的《红豆》。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总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是啊,这首歌,正是道出了这样一份对爱情的等待,对爱情的追求,对爱情的宽容,还有,那份对爱情的经营和期许……

就像他们那样,一切都还没来得及感受,也许,新鲜期刚过。她期待着天长地久,期望爱情永远没有保鲜期,期待一起白头。

可是,纵相思再深,思念再浓,奈何,他心依旧。

有时候,恋人之间的,是出于平行线状态的。

可是,她依然坚信,一切总会有尽头。等待,亦如此。

她坚信,他只是追求孤独的自由。她相信,一切都是暂时的。她更愿意相信,这,只是他的一场旅行。无论如何,她都是他最终的归宿。

她相信,离开,不是永远。

在人生这条长路上,他,一定会在某个风景如画的路口,将她等候。

不期待轰轰烈烈,只希望,在下个路口,她会,与他,不期而遇。

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切若只如初见,他,轻轻地拥她入怀,陪她,柴米油盐酱醋茶,平平淡淡,度过余生……

也许,这只是她的一种奢望,可是,她真的希望,自己会梦想成真。

她早已泪流成河,却不忘对他道声,“谢谢!“

接着,他问了她一个很是奇怪的问题,“假如,我离了婚的太太,在我遇到困难时,无动于衷,好似没有发生这件事似的,那么,你认为她对我还有感情吗?”

哲玛丽苦笑着,这真是一个可爱的男人!

怎么会呢?怎么会无动于衷呢?就像她,虽然不显山不露水,可是,谁又会体会,她那颗看似平静的心里,涌着怎样的惊涛骇浪?

那看似不经意的眼神里,蕴含着多少的疼爱和怜惜?

只不过,那是不想让他看到而已。

于是,她回复,“你错了。她无动于衷,有可能是不想让你更累,或者,有什么其他的原因。总之,我相信你们虽然离婚了,可是,你们的感情还在,你们的心,始终是在一起的。就算,人分开了,也是如此。”

那边哦了一声,再无下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