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的春天 哲玛丽 3081 2012-11-01 00:58:13

  吉利公司因了税务局团购房子的喜讯,终于渡过了难关。郭洪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响,悻悻地回到了省城。

哲玛丽也该回学院去了。离开的那天晚上,她和穆伟豪、师姐还有唐世博又聚到了一起。

这次,唐世博主动开了口,“我说,你们俩这不是离婚了吗?我在想,那我是不是有机会了?”

师姐猛地给他一巴掌,“就你那德性!人家哲玛丽现在是刀枪不入,你那功夫,哈哈,远远没练到家呢?”

唐世博不解地望着穆伟豪,谁知人家笑而不语。这边哲玛丽倒像个局外人似的,瞪着无辜的眼神,似乎在看别人的戏。

几个人照例是又吃又喝又疯玩了好久。

当然了,这次是穆伟豪请客。他的铁哥们和老同学在他遇到困难时都争相帮忙,他主动陪伴他,真是让他感到了友情的珍贵。

两个人都有点不好意思,倒是哲玛丽挺高兴的,一个劲儿地劝他们多吃点,多喝点,毕竟,你们是有功之臣啊。

说的两个人差点喷出饭来。

你装的挺像的,却完全不顾人家滚刀肉的感觉。

第二天,哲玛丽就坐上了通往富阳的车。

回到学院,她住进了宿舍,开始了正常的学习和写作。

她的调研文章《中国古代的和谐思想》,引经据典,多方位阐述了古代和谐的内涵,本质,最高境界等,被导师选为最具有思想价值的文章,用于与党校以及资深调研员的交流和讨论。

自传体小说《哲玛丽的春天》也快结束了。

越是到最后,哲玛丽越是写的艰难。

那个结局,真的不是她想要的。

可是,她想不出更好的结尾。

冥思苦想之后,她设计了让哲玛丽继续回到家乡,重新开始投入工作这样一个含糊不清的极具期待性的结尾。

很多网友评价说,哲玛丽这是在为续集为铺垫,这是为她的下部小说埋下的伏笔。

她窃喜,真没想到,自己没有办法的办法,反倒给自己带来了写续集的机会。

只是,心中的那个结,始终未解。

那次,在网上,自己已经那样半真半假地表白了,可是,那个傻子,除了送自己一盘红豆和一首歌曲外,似乎,没有更深一层的表示。

这都过了春节,将近三个月了,始终没有他的消息。

她给了留了很多言,字里行间,全是对他盈盈的思念,以及,纯纯的爱恋。

可是,不管她怎样呼唤,那个人就像是从地球上蒸发了一样,再无消息。

与此相反,她的小说,却是火的不得了。

有人说这是一部励志剧,有人说,这是经典的纯净的言情小说,还有人不服,将它列为官场和商战之列。总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执一词,烽烟四起。

随着铺天盖地的争论而来的,是哲玛丽几乎要被打爆了的手机。

多家出版社争相和她联系出书事宜,还有的特意跑到学院来等候着和她面谈。

不期然地,哲玛丽红了,像火一样地红。

和自己最喜欢的文艺出版社签了约,终于,拿到了飘着油墨香的样刊了。

哲玛丽的心里乐开了花。

努力了这么久,终于,有了收获。

这种感觉,就像有了自己的孩子一般,真好。

仔细审阅了样刊,并对自己不满意的地方作了小幅的修改之后,终于正式批量印刷了。

三月二十六日,富阳市最豪华的宾馆商务大厅内,座无虚席。

《哲玛丽的春天》出版签售及记者招待会正在举行。

摄像机正对着哲玛丽,记者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让她的大脑飞速运转着,要不然,还真的跟不上趟。

第一次参加这么大规模的活动,她还真的有点不太适应。

一个胸前挂着某某媒体牌子的记者站起来问道,“听说作者哲玛丽女士前段写了一篇较为出色的调研,是和和谐社会有关的。此次的小说又是自传体的,那么冒昧地问一句,请问哲玛丽女士,您本人的家庭生活和谐吗?谢谢!“

哲玛丽万万想不到,记者会问到这样刁钻古怪的问题。而且,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她正在为这个问题二纠结着。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一时间,台下的记者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这更让她如坐针毡。

她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就在这时,忽听台下的角落里有人说,“这个问题还是由我来回答比较合适些。“

人们纷纷往那个角落望去。

那个人也站了起来,逐渐往主席台走去,似乎,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花。

哲玛丽也好生奇怪,睁着自己那近视眼,使劲往那人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她一下子惊出了一身冷汗。

天哪,他怎么来了?难道是要让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人现眼吗?

只见媒体都将闪光灯对准了他,咔嚓咔嚓拍个不停。

她心想,这下完了,彻底完了。

她颓然坐在那里,像巨石雕一般。

是的,她没有看错,来人正是穆伟豪。

只见他款款走上台,对着台下鞠了一躬,只听见底下一片哗然。

这个人是谁呀?这么帅的酷哥,难道是刚出道的明星?人们纷纷猜测着。

穆伟豪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各位来宾,非常感谢各位来参加今天的签售会。刚才不是有记者问作者哲玛丽女士的家庭生活情况吗,我想,作为哲玛丽的老公,我是最有发言权的,不是吗?”

话音刚落,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接着,他转过身,望了望木在那里的哲玛丽,才又回身说道,“我和哲玛丽结婚以来,她对我非常的好,对我家里人更是无可挑剔。她任劳任怨,孝顺老人,知书达理,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可是,我却不知道珍惜,伤了她的心。“

说着,晶莹的泪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

真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帅哥,就连流泪,也别有一番风韵,标准的我见犹怜状。

甚至,有动情的女孩子也在跟着落泪。

他擦了擦眼,继续说道,“正因为这样,她才考了研,来到了省城,并且开始了她的追梦之旅。

我知道,她一直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写一部自传体的小说。可是,在家里,为了我们,她牺牲了自己的业余时间,用在了照顾我们的生活上。

今天,她终于梦想成真了。我真心地为她高兴!

当然,我也想再次向我的美丽可爱的老婆献上鲜花,并表达我真挚的歉意,希望她能够原谅我,重新接纳我,回到我身边。“

说完,他深深地再次向台下鞠躬。

然后,转过身,以标准的求婚姿势,向哲玛丽献上鲜花,还有,从他那风衣中掏出的那枚她熟悉的,带着她的气息的,让她欢喜又让她忧的钻戒。

哲玛丽像做梦一般,愣在那里。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所感动,大家起哄着,“快答应啊,答应,答应。”

穆伟豪看着哲玛丽的眼睛,笑容深邃,“嫁给我吧,老婆,我想在为你补办一次隆重的婚礼,就在今天。还有,也许你要失望的哦,我就是那个所谓的诸葛偶尔亮。”

什么?哲玛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就是那个自己那么喜欢的网友?

带着邪气,无比幽默,耐心细致,脾气好的像个老奶奶的诸葛偶尔亮!

天哪,这不会是真的吧!

抬起头,一脸坏笑的穆伟豪正拿眼电她。

这样熟悉的眼神,这样顽皮的口吻,这样难以抗拒的鲜花和钻戒,还有谁,能够拒绝?

更何况,这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日夜牵挂的那个,自己最深爱的那个人。

似乎,没有理由不答应的哦。

哲玛丽站起来,接过了鲜花,并伸出手,就那样傻傻地,等待着穆伟豪为她戴上了钻戒。

他伏在她耳边说,“这下好了,我这一辈子都要套牢你了,再也不容许你跑掉了!”

哲玛丽望着和他手上一模一样的钻戒,傻傻地笑着。

好像,除了傻笑,她没有别的表情。

经久不息的掌声再一次响起来。

穆伟豪牵着她的手,对着台下的各位说道,“对不起了各位,今天是我和我老婆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我想给她一个惊喜,想和她单独呆在一起,各位没有意见吧?”

台下,口哨声,尖叫声,不绝于耳。

个别职业敏锐性高的,早就背着机子往外跑。

门前的停车场里,哲玛丽的迷你跑车敞着蓬,后座,是一整车盛开的玫瑰。

车上系着粉色的气球,上面都写着三个字,有的是我爱你,有的是嫁给我,有的是在一起。

穆伟豪紧紧拥着哲玛丽,往车边走去。

一边,在她耳边道,“亲爱的,您今天真漂亮。不过,我好象忘了一样东西。”

哲玛丽幸福地笑着,问道,“什么呀?”

穆伟豪顺势搂紧她,低下头,就覆上了焦渴的唇……

良久之后,他才腾开嘴巴,说道,“走吧,去试试我给你买的婚纱,那一定是你最喜欢的样式。”

哲玛丽仰起脸,望着那个帅气的有点晃眼的穆伟豪,再一次,傻笑出声来。

穆伟豪看着她幸福的那个傻样,冷不防,拦腰将她抱起,往车里走去……

那一刻,春暖花开,岁月静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