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求得浅欢风日好

保镖不凡

求得浅欢风日好 不知梦深浅 1606 2012-10-04 14:55:05

  第二十章

保镖不凡

五年后。

“不凡叔叔,求求你别走。”一个小娃娃紧紧抱着一个高大男人的腿,“不凡叔叔,嘟嘟没有爹爹,你别走好不好,你要是走了,嘟嘟会想你。”说着流着泪,带着哭腔,鼻涕眼泪都擦在那男人身上。

“嘟嘟听话,叔叔要去闯荡江湖,等你长大了,叔叔带你一起去好不好。”那男人抱起他,捏了捏他白白净净的脸,那小娃娃脸上闪过一丝不爽,但很快便恢复了哭的状态,只是流着泪,哭闹着。

“好了好了,嘟嘟别哭,不凡叔叔不走了。”那男人抱着他,扔了刀,逗着他。

“不凡,你若是想走,就走吧。我知道,这个地方不适合你。”我抬起头,放下账本看着抱着娃娃的男人。

那年,我生了一个男孩,后来我改名毕知然,女扮男装在凌州开了十里绿纱铺子,林儿嫁给了凌州知府,而这个男人,刀不凡,是我家的保镖。

刀不凡人如其名,是个刀客,据说他为人仗义,劫富济贫,一把剜月刀所向无敌。在民间一直口碑很好。三年前,我的十里绿纱铺子刚刚落成,有了较大起色的时候,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在给嘟嘟洗澡的时候,他来了,他来抢劫。

他当时是从窗户里面“滚”进来的(我说是“滚”,可他后来坚持称那是轻功的一种,江湖上会的人不会超过三个。),一把宽阔的刀就架在我的脖子上,嘟嘟看到他还用小手指着他,呵呵地笑。我恐惧地转过头,却见一个眉眼俊秀的青年,衣装脏乱,很是落魄。他见我头发散落,知我是女子,便叫我丈夫出来,我跟他说我丈夫早死了,他不信,非要找闻名的富商毕知然。我告诉他我就是毕知然,他不信,我告诉他我丈夫早死,我一直男扮女装,出来挣钱养家糊口,还装作吓得要哭的样子,嘟嘟这时也撇了嘴眼泪在眼泪转。他听了反而有点慌了。他支支吾吾地说他只不过是来劫富济贫,保证不会伤害我们母子,我听了就叫他等一下,我拿给他一盒子的银锭。他手伸了一半,有些犹豫,我看着他的脸,居然害羞了。我见状又拿了一盒子银锭给他,还夸他劫富济贫,真是所有英雄豪杰的楷模。他脸红得更厉害了,瞥了瞥嘟嘟可怜的样子,收了刀,一闪影子也不见了。我心一直忐忑不安,第二天就又多雇了一些家丁。

后来,大概过了三个多月的一天晚上,毕府真的来劫匪了,一批马贼,都是掩面带刀的。一进来一句话不说挥刀就杀。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场面,直到现在想起了还感到害怕。血飞溅,人惨叫,到处都是死得凄惨的尸体。我和嘟嘟躲在地窖的咸菜缸里。心里却感觉离地狱越来越近。后来隐约听到有男人的高喝,紧接着又是无止休的惨叫。等到一切死一般的安静的时候,我听见管家老吴喊我的声音,那时候我和嘟嘟快要闷死在地窖里了,我一直不断给他的小嘴输气。我和嘟嘟上来的时候,便看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刀不凡,和满地的死人。我雇的家丁死了大半,而那些马贼三四十个人一个都没有活着。我还没有感谢他,他便倒了。我扶了他,去叫大夫,又叫人到官府报了案,官府来人抬走了尸体。我觉得这里太晦气,便在城东重新置了新宅,烧了满是血迹的旧毕府。

刀不凡伤的不轻,身上有些很奇怪的伤口。他说之前他就受伤了,本想来这里找我,却发现这里到处是马贼,不顾伤口就跟他们厮杀起来。我请了全城最好的大夫给他看病,给他用最好的药材。白天我去十里绿纱铺子,他和嘟嘟待在家里。他这一病就养了半年,伤好了他却不想走了。说是嘟嘟天生奇骨,非要收他为徒。嘟嘟开始乐的合不拢嘴,可是几天马步蹲下来就眼泪巴拉地说刀叔叔欺负他,还叫刀不凡是臭刀。我也不想让嘟嘟受苦,好好的童年就被毁掉了。刀不凡就不再说要教嘟嘟学武,只是仍然赖着不走,还说他要做我保镖,张口问我要工钱。我自然很高兴,只是怕他哪天不声不响就走了。只是应着,而他这一待就待了两年多。

而现在,他想走了。

“不凡,你若想走,我不留你。”我抬头看他。

他看着嘟嘟,嘟嘟咧嘴又要哭。他忙俯身去哄他。

“我也不是急着走,只是这些日子,江湖上不太平,我担心有仇家来找我。”他把嘟嘟抱进屋,走过来看着我,“我再呆些日子,若是不行,再走吧。”他难得扭捏犹豫。

我看着他笑了笑,随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