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求得浅欢风日好

云都乱

求得浅欢风日好 不知梦深浅 2064 2012-10-08 10:09:39

  云都乱

云妃他们已经行动了。有好几个大臣联名上书控告云长修杀人犯科,私吞国财。

后来又有几名大臣,拿出云长生作奸犯科的证据,两派朝廷之上,势不两立。

皇帝大怒。

只是皇帝还没有说怎么处置,就重病在床,立太子的遗诏迟迟不出来,朝廷上下揣测纷纷。

五殿下和三殿下的人一遇到就大打出手,云都已经一片混乱。

我的伤已经好了。

“不凡,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我问不凡,他刚刚练完剑,额头还流着汗。

“打算?我是没有什么打算,怕是有人已经给我安排好了打算。”不凡不看我,喝了口水,继续练武。

“不凡,我担心嘟嘟和阿修。我要走了。”我看着他,我知道他不愿意,我也不想强求,因为我强求不起。

不凡停下,看着我:“你要去哪里?你现在可不再是月华了,去了他们也不认识你。”

“我知道,我会做我应该做的事情。”我转过身,走进房间。

“月华,好,我去帮三殿下。”不凡说。

我转身看着他,这个人,他陪了我四年,四年,他什么都不求,为我出生入死。只是不凡,我不能报答你,我来生来世也不能报答你,我的来生来世都已经默默许了阿修,你若是想走,我就放你走,你若是留下来,我只能在心里感激你。

我与不凡分别,他去了月华府,而我,想进宫。

我剪了齐刘海,遮住头上的疤。迷晕了一个出来办事宫女,偷偷混进宫里。宫里也是一团乱麻。

云妃软禁了皇帝所有的妃子,她每天呆在承鸾殿,候着皇帝。想必皇帝生死,都在她一念之间。

我每天都待在承鸾殿门口,站着,等着机会。

机会终于等到了,有一天一个妃子吵着嚷着要进承鸾殿,吵了好久,云妃走出来,朝她笑了笑,招呼她进去。又遣退了旁边的丫鬟。

那个妃子一脸仇恨地看着云妃,进去了。

不久里面就传来打骂,接着便有瓶瓶罐罐摔碎的声音。后来,听到一声惨叫。

不一会,云妃走了出来,我赶紧走上前,给她行礼,她招呼我进去。进去后,便看到一个女人躺在地上,头上血肉模糊。

我强忍着,用布包裹着女人的尸体,抬出了承鸾殿,在殿后的树下挖了坑,浅浅地把她埋了。有找了水和布,清洗着。

云妃看着我办完这一切,走到我身前,用她长长的护甲套挑着我的下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娘娘,奴婢柳残月,是浣衣局的。”

“浣衣局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云妃冷笑道。

“奴婢想为娘娘办事。”我答道。

云妃只是看着我,不说话。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跟着云妃,并不近她身,自有丫鬟婆子给她打理。我只是远远站着,等她差遣。

有一天,她差遣我给五殿下送信,我就跑过去送信,并没有拆信。

后来,她又给我一碗浓汤,说是毒药,要我给皇后送去。我接过药,就去递给皇后,皇后不喝,我硬逼她喝下,但她没有死。

云妃又差遣我给五殿下送信,一连送了五六次,我都乖乖地把信送去,没有看信的内容。

我知道,还没有到时候。

那一天,皇帝甍了,云妃假传遗诏,说三殿下试图谋害皇上,篡夺皇位,一面把文武百官软禁在承鸾殿,一面抽调禁卫军围攻月华府。她给了我一封信,要我传给云长生。

我接过信,出了宫,拆了信,那里面是一幅云都的地图,地图上圈圈点点,我想阿修看了肯定知道是什么意思,我拿出纸笔,飞快照着样子画了一幅,首先奔向月华府。

我让不凡在月华府外挖了地洞通进月华府。我进去之后,就被阿修的人死死围住。我看到了云长修。他坐在院子里,脸色苍白,这几个月他越发瘦了。我上前去,递给他那幅我画的地图,他惊讶地看着我,我想转身就走,云长修的人拦住我,想杀我。阿修挥挥手,让他们放了我。我看着长修,他认不出我来,但是他今天很慷慨地放了我,也许只是一时兴起。我没有看到不凡,我想不凡在陪嘟嘟。这样就好,嘟嘟有人保护。

我忙折回去,又去了云都最大的饭馆待了一会,后来才把信交给云长修。云长修收了信,赶快去布置人去了。我知道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可是我还是进了宫。

云妃依旧在承銮殿,逼着所有的大臣在一封遗诏上签字画押,那是拥护五殿下长生为王的诏书。

在坐的大臣,有的战战兢兢,有的面色平静从容,有的愤慨。

云妃从容地等着,等着他们想好,时不时找茬给几个骨头硬的一点颜色看。

外面不时有人传来两方交战的消息,时好时坏。我离了承銮殿,朝皇后的宫里走去。

宫外看守的太监知道我是云妃的人,并没有阻止。

我进去了以后,支开所有人,给云妃跪下,她见到了我,只是气愤地躲开。

我问她想不想死。

她冷笑着不答。

我把现在两军交战的情况告诉她,问她觉得哪方会胜利。

她说无论哪方胜利她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我跟她说,不会,等会三殿下的人进了宫,你就去承銮殿,传皇上口谕说皇上立三殿下为储君。三殿下断断不会杀了一个开国功臣。

她一脸诧异地看着我,缓缓道:“原来你是三殿下的人,你怎么那么肯定三殿下会冲进宫?而不是五殿下?”

我笑着,要她等。

等到深夜,宫门口终于传来一阵阵呐喊,确实是三殿下的人,所有的人都很惊慌。太监宫女早已经逃得没影了,我拉着皇后,带她去承銮殿。

在承銮殿,我看到了长修,云妃,满宫的文武大臣。

云妃见到我带着皇后过来,脸色苍白。

皇后传了皇上口谕,而且否认了有遗诏的事实,说文武百官被云妃蒙骗了。给所有的文武百官一个台阶下,大家都赞同皇后的话,齐声给云长修跪拜。

云都政变的结果是,云长生死,云妃被废,打入冷宫,云长修称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