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公主劫:艳咒(全本)

残忍的人是他

公主劫:艳咒(全本) 兮曦 769 2009-04-12 14:56:04

  “父君,你真能下得了手?只让母尊失去武功就好,何必如此绝情呢?一日夫妻百日恩……”

竹君微微抬首,转身,向着竹宫走去,丢给千暝一句话,“千暝,做事做决断,不要留后患!明白吗?你母尊应该也是这样对你说的吧?”

后患,何谓后患?“父君,我也算后患吧?你不怕我给母尊报仇吗?”

“你敢弑父的话,就报仇吧!”竹君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他不怕千暝弑父,若是他杀了花飞雪,千暝杀了他,那也是理所应当,这天下最归还是千暝的,他这样做,也不过是让事情发生的更快,少一些磨难而已!

花飞雪不死,天下人都遭殃!

千暝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转身,又返回东宫,可脚步却如同灌铅,沉重的迈不动……

×××

虹罗醒来时,床边坐着一个人。

眉目温婉,俊朗飘逸,面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似是弹指间便把握一切……依然是宽大翻领的柳叶纹长袍,长发的蓝发倾洒在背上。

“柳风轻?你……你怎么在这儿?”

“公主,臣是来救你的!”

“救我?你要带我离开吗?”她疑问着,言语难掩讥讽,他不是让她嫁给花飞千暝做妃子吗?

“公主中了尚凌荻的焕血散……”

中毒就中毒吧,他又不是来带她走的,没什么大惊小怪!在这种鬼地方,如果不中毒,那才叫不正常呢!

虹罗动了动,从床榻上坐起身,环顾四周,没有人,“千暝呢?”

“他去九天宫了,还未下朝!”柳风轻微笑看着她,“公主,你真的中了毒……”她这样顾左右而言他,明显是不想搭理他。

她叹口气,下床,赤脚拖着睡袍站在他面前,苍白的肌肤在白发的映衬下近乎透明,“柳风轻,你来就是给我解毒的?”

“是!”

不但要解毒,而且想在她的血液中动些手脚,对她无害,又能克制花飞雪的功力。但是,他没有对虹罗说……

她拉起他的手亲昵的放在自己的面颊上,期盼的凝视他,柔柔的轻问,“然后呢?解毒之后呢?我们去成亲,隐居,生小孩?”

柳风轻忙起身退离,慌乱的转身,掩饰着被她这直接挑起的激动,“公主,这玩笑话,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