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幸福,无言以对(全本)

故事前奏(四)

幸福,无言以对(全本) 菊帆 1352 2011-08-01 12:53:00

  那天,是A大开学不久,刚刚结束军训。谢美珠没交什么朋友,一个人去图书馆借了本《巴黎圣母院》,突然口渴了,就走啊走,走到了咖啡馆。要了杯拿铁,坐在临窗的角落,入神翻看。

午后,阳光和煦,气候温暖宜人,加上咖啡飘香,谢美珠趴桌子睡着了。她梦到了过去,如何从父亲醉酒打人阴影下走出来,似有那么个清纯的小男孩向她跑来,牵起手,帮她拭去泪水,说了句:一个人改变不了出身,却可以靠努力改变命运。

时光穿梭,美珠如愿考取A大,离开乡村僻壤,踏上追求幸福的道路。

书中的故事那么美妙,都有一段感人至深的爱情。谢美珠十分渴望。

军训期间,到果园采摘,误撞偷情者,从此记忆深刻。“报告——”

梦到这里,才算结束。原来,谢美珠手里翻看着《巴黎圣母院》,趴在桌上睡着了。可这一声“报告”,惊醒了沉醉在浪漫色彩里的情侣们,目光聚焦而来,把谢美珠看了个透。不觉,面红耳赤,又在心底留下一道疤。

“喂,你来不来救我?难道见死不救吗,好,我死给你看!”盈盈电话那头哭得伤心欲绝。

无奈,谢美珠速度穿衣,洗漱,飞奔到咖啡馆,犹犹豫豫走了进来。幸而,人们没什么异样的举动,开来经过近四年的沉淀,这个咖啡馆把她忘得差不多了,此刻又像个新客人模样。

“我说你昨晚没回来,又跟他出去睡了?结果呢?”

“结果,他走了,说分手。”盈盈泪流满面,鼻涕横流。谢美珠递给她纸巾。

“理由呢?”

“毕业了。”

“所以我至今单身。”谢美珠不觉暗自高兴。

“还来取笑我吗?至少,我经验比你丰富。”盈盈不停抹眼泪,渐渐停歇下来。

“哼,被甩的经验吧!”

“讨厌!”盈盈撒娇说。

两周后,A大举行毕业典礼。学生们身穿学位服,兴高采烈四处合影。谢美珠没看见盈盈,她昨晚回家了,把山一样的行李运回去。此刻闲来无事,欣赏别人的魅影。

“美珠!”突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美珠转身,看见盈盈换了学位服跑来,咧嘴笑了。盈盈敞开双臂,手里拿着什么,扑进谢美珠怀里,说:“有你的信咦!”

谢美珠推开盈盈,接过信封,一看,是他,毫不犹豫拆开来看。

“还是那个混小子啊?”盈盈见谢美珠看的入神,只点了下头,继续说:“他不是有女朋友吗,怎么四年来一直信件不断。到底是个怎样的男生啊,我突然想见一见。哎,美珠,你给我们引荐一下呗?”

“干嘛,你想第三者插足啊?”

“说那么难听干嘛!”盈盈嘟起嘴,很不服气的样子。

“没这个机会了。他和女朋友分手了。”

“那不正好吗?我们简直天生一对,都被感情玩弄了,不如让我们谱写一段神话,来感悟后人。”盈盈形容的有声有色,自我感觉十分良好。

“得了吧。恐怕我们都联系不上呢!他电话大概换号了,很久没联系,那天打过去,说是个空号。”

“他叫什么?兴许以后有机会碰见了,那才浪漫呢!”

“子涵。是个作家。”

“写过什么啊,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还没出呢,是个狂热的爱好者,一直在写,总有一天会是的。”

“你好像很相信他。喜欢他吗?”

“干嘛非得喜欢?”

“好吧!他那个分手的女友叫什么?我回头告诉她一声,说分错了,要不现在就是作家夫人了!”

谢美珠没说,因为她大概也忘记了,还是高中时候的事情。她们三个是同班,和那女生一样喜欢子涵,而那个女生为他放弃了一切,考进了B大文学院。

此刻,面前那片草地上人声鼎沸,众艺术系女生都在抢着与秉泽合影留念。美珠仔细看着,瞳孔也像焦距,把他的形象永远埋藏心底。

这天,终于毕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