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温润王爷,你别跑

温润王爷,你别跑

月月洋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3-01-31上架
  • 163640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十四章 孤芳的独秀

温润王爷,你别跑 月月洋 2023 2012-02-04 16:15:25

  荔菲黛诗愣住,赫然抬眸,却只是望着青阳云轩,什么都不说,而青阳云轩也只是牵着黛诗的手,继续的牵着黛诗往前走,在小路没有的尽头,他们停下了步伐,荔菲黛诗望着满地的青色绣球花,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觉得,这里好美,真的好美,美到让自己都迈不动步伐。

整个小苑像是一片花的海洋一样,这美丽的花卉,它的形状像伞形,花序如雪球累累,团扶如球,簇拥在椭圆形的青绿叶中,整团整簇的。花由百株小小的花成朵,在绿色的叶子的装饰下,这里就像是花海一样。

荔菲黛诗现在只觉得这里清香满院。而青阳云轩似乎并未停下步伐,荔菲黛诗不解的望着他,却还是任由他牵着自己,跟着他的步伐,一起往小苑高处走去。

当走进的时候,荔菲黛诗这才发现,在整个如花海一样的地方,只有这一块不大的草地,而这草地只容得下两个人躺下,地方似乎并不大,青阳云轩却忽然的松开荔菲黛诗的手,径自躺下,整个人都平躺在草地上,只是撑起双手放在脑后,静静的看着这一片花海,没有说任何话。

而荔菲黛诗见青阳云轩这样,也缓缓的坐在了青草地上,不发一言,现在,她什么话都不想说,只想欣赏这一片美景,她要好好呼吸这里的空气,这片美丽的花海,似乎怎么样都欣赏不够。

倏地,一抹显眼的蓝色被荔菲黛诗发现,她看了一株蓝色的花,赫然的立于这片青色的花海中间,但是,如果不在这个位置看的话,并不容易被发现,但是,却是因为它与其他花的色差太大,而显得有些孤立。

“这里美么?”青阳云轩淡淡的开口,而荔菲黛诗却是很自然的回答了一句,并未看躺在自己身旁的男人,而青阳云轩那双有神的双眼里,此刻却是满是落寞,不知道,他再难过些什么,荔菲黛诗还在思考那朵颜色为什么有差异的花,好奇心让她很是不舒服,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要问青阳云轩,“为什么这里有一株花是蓝颜色的?”荔菲黛诗还是问出了口。

而青阳云轩却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说了另一句话:“黛儿,知道这花叫什么名字么?”刚才眼里的落寞之情早就已经消失无踪,荔菲黛诗的疑问立刻被挑开了,她现在很想知道这个漂亮的花,到底叫什么名字,它的名字一定也和它一样的美吧,荔菲黛诗这么想着。

而青阳云轩却是抬起手,轻轻抚上荔菲黛诗的脸,让她可以正面的看着自己,“黛儿,答应我,无论再怎么喜欢,都不要去触碰这花,好么?”荔菲黛诗皱眉,却在看见青阳云轩那有些让人心疼的眼神的时候,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答应了他,这样的他,真的很难让人拒绝。

荔菲黛诗虽然乖乖的点了点头,却还是想知道这花叫什么名字,刚想开口,却看着青阳云轩似乎知道她要问什么一样,他仍旧是没有说话,只是一把将荔菲黛诗拉到胸前,紧紧的抱着,荔菲黛诗愣住,耳边却传来弱弱的男声:“黛儿,不要反抗好么,我只想这样抱着你,一会儿,一会儿,只要一会儿就好。”

似乎带着些哀求声,荔菲黛诗不知道青阳云轩怎么了,但是,此刻,她却是什么都问不出口,只是缓缓的回抱着他,在他的背后轻抚,顿时看不懂,这个男人为什么突然的哀伤,这里?难道有什么故事?

凝眉忘了那一株蓝色的花,荔菲黛诗却还是想知道,却发现,抱着自己的人,呼吸开始变得有些均匀,这?这这?这男人是睡着了么。荔菲黛诗只是觉得有些尴尬,却丝毫不敢移动自己的身子,生怕惊醒了眼前这个看起来很脆弱的男人,却不知道,自己的嘴角正在上扬。

芳黛小苑?这个名字,会跟自己有关系嘛?荔菲黛诗在心里悄悄的想着,却丝毫不敢问出口,她害怕那个答案不是,所以,她宁愿就这样的以为,这个小苑,与自己又那么一些些关系,忽然的,她发现,她好像有些心疼眼前刚刚那低声说话的男人,小白兔有什么伤心的事情吗?

“黛儿在想些什么?”青阳云轩此刻却放开了荔菲黛诗,弄得黛诗好不尴尬,白嫩的笑脸似乎染上了可疑的红晕,荔菲黛诗却是有些恼怒,看着眼前一眼平静笑意的小白兔,似乎刚才那个脆弱的人根本不曾存在过,荔菲黛诗撅起嘴嘟囔道:“皇兄说告诉黛诗这花叫什么名儿的,却迟迟不肯说。”

荔菲黛诗找完这个借口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有些冷,这个,怎么觉得自己像是在和他青阳云轩撒娇呢,荔菲黛诗恨不得把刚才那句话再吃回到肚子里去,小脸确实越发的红了,而青阳云轩只是笑了笑,淡淡的望着荔菲黛诗,缓缓道:“这花,叫绣球花。”

“绣球花?”荔菲黛诗喃喃低语,却是还有些疑问,她一向是能憋住问题的人,却看着眼前的人是青阳云轩,所以忍不住还是问出了口:“这花?是不是有毒?”仿佛是错觉。

但荔菲黛诗却还是看见了青阳云轩那双平淡无波的眼神里染上一抹难以掩饰的痛楚,却是没有回答荔菲黛诗的问题,只是径自的走了出去,留下荔菲黛诗一个人。

是她问的太多了么?荔菲黛诗独自站在芳黛小苑里,淡淡的看向那个男人离开的身影,自己一定是很讨厌吧,不然,为什么他就这么离开了?荔菲黛诗你真的可恶的可以,明明看见了他刚才的脆弱,为什么给了他安抚之后,却还是要残忍的去揭开他不想被别人触碰的秘密?你真的是可恶的可以,你不是一向都对别人的事情没兴趣么,你凭什么问他那么多?你以为你他的谁?心底最后这么一问,让荔菲黛诗忽然觉得有些清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