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温润王爷,你别跑

第二十一章 可栎的失踪

温润王爷,你别跑 月月洋 2017 2012-02-10 22:11:47

  荔菲黛诗终于顺利的回到了青黛阁,而此刻她的心,早已经是乱成了一团,她想见到可栎,她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跟那个丫头说。

“公主,您怎么回来了?”烟儿用有些疑问的眼光看着荔菲黛诗,却发现,荔菲黛诗的衣服和头发都有些凌乱,但是,她不会多说什么,因为她是青烟,知道什么该问,知道什么不该问。

“栎儿呢?”荔菲黛诗并没有回答烟儿的话,她知道,烟儿不会计较什么。只是这一刻,她好想看见可栎,好想好想,“公主,烟儿先服侍您沐浴吧,等公主沐浴的时候,烟儿去叫栎儿来,公主觉得可好?”青烟不着声色的用这种方式提醒着荔菲黛诗。

荔菲黛诗这才细细的回过神来打量了自己一下,早上匆忙的从青阳云溪的澈溪殿里跑出来,又匆匆忙忙的去了小白兔那里,她可是真疏忽了,因为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是不需要注重这么多的,荔菲黛诗凝眉,却还是低低的道了一声好。

随后,便在烟儿的服侍下,褪去外衣,静静的坐立在青黛阁的浴池里,热热的水不断地像她袭来,感觉心中的不安,也随之稍稍的减少了些,荔菲黛诗却没有忘记让烟儿去找可栎来,吩咐了烟儿之后,荔菲黛诗便闭上双眼。静静的靠在浴池边,就这样静静的休息着。

而青烟却在出了青黛阁的门后,迅速的往这里来的小宫女说了些什么。随后,便往青黛阁相反的地方走去,很是着急,一向沉稳的青烟,竟然眉头也稍许皱起,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青黛公主回到青黛阁了,主人,青烟还有事情报告。”青烟看了看眼前神色不动的男人,心理却还是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她知道了?”青烟云轩淡淡的问出口,看着刚刚急忙跑来的青烟,而青烟先是稍稍一愣,很快便明白了青阳云轩的意思,“是,太后自然知道。”青烟面无表情的回到。

“还有什么事,说吧。”青阳云轩并不意外青烟会告诉自己的母后,因为她从小便是跟在母后的身边,自然事事都会向母后报告,只是两年前,母后突然把她调给了云溪,说是以后云溪就是她的主人,但是青阳云溪却是不明白,为什么青烟事事也会像自己报告,也同样叫自己主人?他不懂,也不想去想太多。

“陪同青黛公主一起入宫的那个小宫女不见了,而且,公主一回来就急着找那个小宫女。”青烟依旧是无表情的对着青阳云轩叙述完,静静的等着青阳云轩的吩咐。

而青阳云轩并未说话,心里却是揣摩了起来,倘若那个宫女是被母后带走的,那么,按照青烟的性格,即使是打死她,她也不会告诉自己的,所以,带走那个小丫头的一定是另有其人,青阳云轩的心里稍稍有了些底,他大概的能猜到,那个带走她的人,是谁!

“先回去,稳住公主,其余我会解决。”青阳云轩淡淡的说了一句,便起身离开,而青烟却是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稍稍的有些愣住,但只是很短的时间,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又变回了那个不苟言笑的女人。

青烟快速的离开了若轩殿,想快些回去,却是在到了青黛阁之后,听见小宫女慌慌张张的来向自己汇报:“烟儿姐姐,陆丞相的千金银倩小姐刚刚来青黛阁,说是要见公主,我回报她说公主正在沐浴,她却是硬闯了进去,烟儿姐,怎办啊?”青烟看着眼前手足无措满脸泪花的小宫女,快速的像浴池走去。

“荔菲黛诗,你以为你真的是什么公主啊?我呸,你不过是依靠皇上对你母亲的眷恋之情,才勉强的册封你为公主的,怎么?你知道自己的后台身份不硬?想爬上我云溪哥哥的床?想当王妃?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青烟刚跨进浴池的门,就听见了陆银倩嚣张的声音。

却是发现坐在水中的荔菲黛诗一脸的无所谓,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并没有回她,青烟不经凝眉,大声道:“大胆,公主沐浴的地方,岂是你这个小小的丞相之女可以随意出入的地方!”青烟大声的对着陆银倩呵斥到,而并未看像荔菲黛诗。

而原本看荔菲黛诗一声不吭,以为她好欺负的陆银倩却是被烟儿这一声呵斥顿时吓走了许多气焰,陆银倩细细的观察,这才发现是她,青烟!这张她不会忘记的脸孔,两年前。那个太后突然赐给云溪哥哥的女人!她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是荔菲黛诗的人?陆银倩满脸的问号。

荔菲黛诗见陆银倩安静了,这才缓缓的看向青烟,而青烟并未说话,只是想把陆银倩带出浴池,而荔菲黛诗却缓缓开口:“说完了?有什么疑问,你可以去问你的云溪哥哥,对我的身份有什么不满意,全都可以像皇上说出,只是,别问我为什么,我没有义务来回答你这,回答你那。”

荔菲黛诗缓缓的说完,并未再理会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陆银倩,只是淡淡的对着烟儿,吩咐她帮她更衣,她实在是没有心情听这个女人啰嗦,她还有太多的想不明白。

这么说,青阳云溪分明是知道自己不是她的亲妹妹,所以才敢大张旗鼓的跟她说,要她做他青阳云溪的王妃,但是她始终想不明白,即使是她不是,可是她现在也已经是青黛公主。她又怎么可能变成他青阳云溪的王妃,荔菲黛诗自嘲的笑了笑,但是却是在想,如果那样,她是不是有机会可以成为小白兔的王妃?

荔菲黛诗还在思考,烟儿已经帮她更衣完毕,荔菲黛诗却是看着青烟:“栎儿呢?”似乎察觉到有所不会,但是刚才那个女人来这么一闹,荔菲黛诗并未多想,只是现在清净下来,她才发现,从她回来,可栎都没有出现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