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温润王爷,你别跑

第二十九章 假装是脆弱的伪装

温润王爷,你别跑 月月洋 2003 2012-02-16 23:11:18

  “怎么?云溪怎么称呼人,皇兄也要赐教么?”青阳云溪毫不留情的反击回去,青阳云溪以挑衅的眼神看了回去,青阳云辕!很好,我没招到你,你却是先惹上我了?很好,我早就想会会你了,青阳云溪在心里冷笑道,却是丝毫不把这个太子放在眼中。

青阳云辕刚想反驳,却是被青阳云轩拉住了胳膊。青阳云轩淡淡的摇头,意示他不要在做无谓的争吵,毕竟,这里是在大殿之上,而青阳云辕似乎很听青阳云轩的话,稍稍的收敛了风头,不去做其他争吵,而坐在皇上身旁的皇后,却是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切。

“皇上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宣布么?”皇后媚声问出,似乎料定了,皇上一会一定还会有事情要宣布,她肯定,却也是意料之中看见了青阳云溪眼里的那么一瞬间的惊愕,笑意更加浓,却是转脸媚笑看着皇上,似乎在隐约的斥责他今天的事情没有跟自己说。

皇上却也是有些不好说什么,只是看着青阳云溪,希望他可以说些什么,而青阳云溪也只是看着大殿的门外,并没有说些什么,他再等她出现,而荔菲黛诗,却也是很合时宜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一步一步,荔菲黛诗走进乾紫大殿内,面对众人的眼光,荔菲黛诗丝毫没有畏惧感,就这样慢慢地走了进去,而青阳云溪却也是笑意不减的看着荔菲黛诗,青阳云溪见荔菲黛诗已经如约出现,荔菲黛诗却是眼神还是有意无意的飘向某个角落,只是她不敢凝视某个人的眼睛。

“母后,儿臣确实还是有事情向父皇汇报。”青阳云溪率先开口,只是手一直抓着荔菲黛诗的手,而皇后也是在看见荔菲黛诗的出现后,满意的笑了笑,应允了青阳云溪,让他继续的说下去,而荔菲黛诗的心,却是遗留在某个角落,她还是那样,看见那个人,心,会不知觉的痛。

“父皇,溪儿喜欢黛诗,所以,我想让父皇应允我,可以测力黛诗为我的王妃。”青阳云溪虽然是对皇上说,但是,自始自终他的眼睛,一直都在看着荔菲黛诗,眼眸里,有说不出的温柔,仿佛,此刻他不是在请示皇上批准,而是两个人的婚礼一样。

“溪儿是喜欢荔菲黛诗咯?”皇上按照原定的计划来询问着,而青阳云溪却是坚定的回答出了口:“是,父皇,儿臣此生除了黛诗,不愿在拥有其他妃子。”青阳云溪毫不犹豫的回答出了口。

而站在不远处的青阳云辕却是再也耐不住性子了,自己身旁的青阳云轩愣是一句话都没有发表,他知道,他明明是在乎那个女人的!为什么他什么都不表达。

“皇弟你坐觉得也未免太过于草率!”青阳云辕急忙道出口,而青阳云溪却也是极为不爽的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皇后却是一脸笑容,淡淡开口:“轩儿?你怎么看?”

荔菲黛诗却是在听见皇后的问话时,心里一愣,他,会在意么?他是不是,也会跟青阳云辕一样反对,荔菲黛诗的心里有些隐约的期待,但是,她又不敢太过于期待,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所以,她不想去让自己有希望之后,又被狠狠的摔落下来。

“皇弟找到自己的幸福,自然是好事,这样一来,也是两全其美,云轩自然也是希望黛诗和云溪可以幸福。”这是青阳云轩自这场闹剧出现以来,所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而这句话,彻彻底底的断了荔菲黛诗的念想,她的心,此刻已经完全凉了。

皇后似乎找到了一些些趣味,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的人儿,却是在感觉皇上要说话之前,抢先一步说出了口:“溪儿的意思,我们明白了,容父皇母后回去商讨一下,明日给溪儿答案,如何?”皇后此话一出口,原本想说话的皇上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在退朝之后,再去和皇后商讨了。

而青阳云溪似乎也很满足于今天的一切,谢过皇后之后,这场闹剧终于结束,所有的人都在惊愕中,这一切的一切来得太快太快,快到所有的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而青阳云轩,已经只是淡淡的,没有做其他任何的解释,尽管下朝之后,青阳云辕一个劲的问自己。

王可栎在皇上宣布退朝之后,在青烟的劝慰之下,在青烟的陪同之下,暂时的放弃了找荔菲黛诗说话的念头,青烟陪着她,回到了之前的青黛阁,不,现在已经是可悦居了。

荔菲黛诗在退朝之后,被青阳云溪一直牵着手,跟着他的身后,心里似乎还是有些疼,上次裂开的伤口,似乎也在一起隐约的发作了,但是,她没有说任何话,只是任由青阳云溪这样的牵着自己。

在澈溪殿的门前,青阳云溪停了下来,而荔菲黛诗却也是整理好自己的内心,青阳云溪自然是看出了荔菲黛诗刚刚的变化,只是,他不想戳穿,所以,他才这样的着急带她离开刚才的那个地方。他不想再看她继续的难过,不想看见她那假装坚强的表情,他会心疼。

青阳云溪淡淡的拥荔菲黛诗入怀,没有说任何话语,只是抱着她,时不时的用手轻抚着荔菲黛诗的后背,安慰似的抱着她,少了以往的愤怒,少了以往的讽刺,少了以往的嘲笑。只是淡淡的安慰。

过了不知道多久,荔菲黛诗才从青阳云溪的怀里挣脱出来,“小溪溪,我们现在开始新的开始好不好,我会用心的去对待。”荔菲黛诗抬眸看着青阳云溪,眼里满满都是要认真的坚定。

“黛诗,不要勉强,那样你会难受的,不要勉强自己。”青阳云溪再次把荔菲黛诗拥入怀中,她这样的坚强,比她的脆弱,更让青阳云溪来的心疼,他只是想好好的给这个受伤的女人一些些温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