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温润王爷,你别跑

第四十九章 困兽之怒

温润王爷,你别跑 月月洋 2007 2012-03-09 23:03:19

  思绪还未飘远,荔菲黛诗就已经跟着青阳乾天走出了澈溪殿,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不得安宁,隐约间,似乎觉得自己的眼皮再跳,似乎,即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但是,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只是很木讷的一直跟在青阳乾天的身旁,一言不发。

荔菲黛诗这样的反应,也是全部都落入了青阳乾天的眼中,有些担心,但是,又不知道怎么才能够去安慰荔菲黛诗,所以,才会放任荔菲黛诗这样皱着眉头的在自己身边走着,虽然便面上风轻云淡,但是,心里却也是担心的不行,一方面担心溪儿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方面黛诗的表情也很是让他担心,但是,最重要的是,他害怕青阳云溪那小子真的做了什么事情,那么,荔菲黛诗会受到怎么样的伤害呢?他不敢想象,也无法去面对自己内心多年的愧疚,两人也是这样急忙的走着。

偏殿内,苏娆凝早早的就到了,却是发现青阳云溪似乎真的是很生气,双眼呈现了血红之色,手紧握着用力抬起的是一个纤细的脖颈,荔菲若灵身着白色里衬衣,就这样,被青阳云溪狠狠的单手掐住,提高至半空中,本来早上红润的小脸,此刻已经是苍白所不能够形容的了,美丽的脸变得煞白煞白,着实的有些吓人,仿佛再下一刻就已经消失了一样。

苏娆凝细细的打量着这一幕,但并不上前阻拦,她需要观看这场戏的观众还没有到,她又怎么能先让演员下场呢?更何况,这条路是那个女人自己选择的,所以,她当然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一些代价,她深信,这个女人即使是付出了生命,她也是觉得是划算了,因为,她的人生中,早就已经没有了自我,一切,似乎都围绕着一个叫青阳云溪的人而存在着。

“看的了么?这就是你的主子。”青阳云溪淡淡的开口,用着极小的只有他和荔菲若灵可以听见的声音说道,眼神却是不易间的瞟着不远处的苏娆凝,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不知道是嘲讽她的愚昧。还是在讽刺自己这么的就掉以轻心了,到底,苏娆凝这么做的用意何在?青阳云溪的心里满是疑问。

荔菲黛诗和青阳乾天在踏入这座偏殿时,荔菲黛诗看见青阳云溪手中还掐住的人儿,心,不由得悬置在了最高处,直接怒吼出声:“青阳云溪,你干什么!”荔菲黛诗似乎是使出了自己的全身力气,才喊出了口,而这歇斯底里的叫喊声中,掺杂着些浓浓的关心的意味,这是在场的所有的人都可以一听了然的,只是,青阳云溪似乎像没有听见一样,手中的动作确是越发的收紧,本来就脸上煞白的荔菲若灵,似乎觉得自己就要这样睡过去了,眼角流出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青阳云溪很满意的看见了她的泪。

但是,那个可恶的女人现在还对着他露出了一抹微笑,他很清楚的看见,那笑容,并不是嘲笑,也不是讽刺,而是发自内心的,似乎,他有些看不明白这个女人了,但是确在下一刻,他听见了自己父亲那苍老的声音响起。“青阳云溪,给朕放手!”青阳乾天命令到。

就在这句话刚刚说完的那一刻,青阳云溪一直握着荔菲若灵那纤细脖子的手,瞬间被荔菲黛诗奔跑上来抱住,似乎,想借力挣脱开那钳制住荔菲若灵的手,青阳云溪瞄了荔菲黛诗一眼,却是很随意的,把荔菲若灵脖子上的手缓缓的松开,任由那个虚弱的女人倒在地上,荔菲黛诗猛的一惊。

刚想蹲下去看看地上的若灵有没有事情,却是再下一刻,瞬间被青阳云溪揽入怀中,荔菲黛诗还没有搞清楚是什么状况,又急切于去看看地上的荔菲若灵有没有事情,努力的想挣脱开青阳云溪的怀抱,却是引得青阳云溪更加的钳制的她紧紧地,似乎,她已经被青阳云溪握的痛了,只是在外人眼里看不出来而已,荔菲黛诗愣住。

即使青阳云溪再怎么不正经,在这个时候,为什么紧紧的抱着自己,不去回答皇上的话,不让自己看倒在地上的荔菲若灵?而是紧紧的将自己拥在怀中,那么紧,似乎自己在下一刻就会失去一样,他这样,似乎想极力的守护着些什么,就像是深怕别人把自己的宝贝抢走似的小男孩,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的东西,却又是不顾把宝贝放在怀中这样会不会碰坏。

荔菲黛诗有些无奈,却是在一阵熟悉的青草味扑入鼻中的时候,瞬间明白了,青阳云溪为什么现在像一只困兽一样,极力的抱紧自己,似乎这样才能让他撕裂的伤口好一些,但是,他却是什么也不说,这一段伤,那么明显,荔菲黛诗明明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不安,可是,那个妖媚的不像话的男人,却是选择了给自己欲盖弥彰,他不说,她又怎么会忍心挑破?

青阳云轩突然的到来,成功的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苏娆凝也是满脸的欣赏,也是慢慢的走进了众人的视线,尤其是那个,她最在乎的人,青阳乾天本是生气青阳云溪不回答自己的话,却是在青阳云溪拥紧荔菲黛诗的那一刻,瞬间把自己要说的话,又全部的吞回到了肚子里,他可不想打破这样温馨的画面。

青阳云溪就这样拥着荔菲黛诗,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着一种快要失去她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开始越来越强烈,尤其是在他看见青阳云轩进来的那一刻,他不知所谓,只知道,他现在好想好想抱紧这个女人,他一点都不希望这个女人离开自己身边,尽管,他对昨晚的事情还是难以介怀,可是,要他忘记这个女人,他真的是做不到,青阳云溪把荔菲黛诗拥的更紧了,似乎想要将她融入自己的体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