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温润王爷,你别跑

第五十五章 王妃之风

温润王爷,你别跑 月月洋 2009 2012-03-15 22:06:57

  荔菲黛诗乖乖地跟着小宫女往若轩殿的寝宫走去,一路上却是停停看看,似乎对青阳云辕要去干什么,很感兴趣,但是又是苦无办法,所以,只能拖延自己的步伐,这么三步一回头的瞄一眼,却是奈何不知道是距离太远,还是青阳云辕太狡猾,愣是没有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可以去供荔菲黛诗考究一下的。

青阳云辕见荔菲黛诗走远之后,这才放心,刚才光顾着和荔菲黛诗开玩笑了,完全忘记了,自己到若轩殿来明明是接到通报来的,青阳云轩让他找的人,他已经找到通知了,并且那人已经到了,所以他才会在还没有来得及通知青阳云轩的时候,就急忙来到若轩殿的,却是看见了荔菲黛诗那犹豫的神情的时候,才决定和她开一个玩笑,却是在荔菲黛诗生气的时候,眼角无意的瞟见了殿顶的一抹白色,这才猛地想起来自己的目的。

慌忙的走进去,想要去见那个人,却是发现那抹白影倏地消失了,青阳云辕这才反应过来,荔菲黛诗还在身后呢,青阳云轩说过,这个人,绝对不能让荔菲黛诗看见!想到这里,青阳云辕才停下步伐,却是瞬间有一个人,一头栽进自己的怀里,不用想,青阳云辕就知道,一定是荔菲黛诗!有些无奈,不知道该怎么阻止这个丫头跟着自己,却是发现一个丫头正好路过这里,便开口让这个丫头送走荔菲黛诗,实则却是要她监督荔菲黛诗,看荔菲黛诗那满脸不情愿的样子,青阳云辕就知道这个丫头一定是知道了自己的意思,碍于情面,她还是乖乖的走了,青阳云辕无奈的笑了笑,转身去追寻那抹白色。

青阳云辕深知那个女人的性格,刚才那一幕,她定是全都纳入眼底了吧,不知道,这样就让她看见了荔菲黛诗,她会有怎样的感想,而她又是否会答应云轩的请求呢?青阳云辕真的不知道,因为,她是一个人让人捉摸不透的女人,没有人能够看透她,不知道这么多年没有见,她是否还是和当初一样嗜白,是否还是一样的冷漠,是否还是和当初一样的执念?

其实青阳云辕的心中早就有答案了,只是他潜意识里的还是存有疑问,若是不是嗜白,怎么会永远都是身着一身白色素衣?若是不是冷漠。又怎么会明明看见了自己,而不打一声招呼呢?若是不是执念,又怎么因为青阳云轩的一个请求而独自撇下偌大的似若宫于不顾,身为宫主却独自亲身前往乾紫皇朝呢?

这似若宫素以易容术为名,但是江湖上也都是传说为主,从没有人见过着似若宫里的人,传说似若宫里的人有着超乎常人的易容术,可以把你变得连你的亲生父母都认不出来,而且传说似若宫内的人都是异常的冷漠无情,甚至有些残忍,传说中,凡事能够见到似若宫里的人的人,除非你能够满足他的一个要求,否则别提易容了,就连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如果不能够完成他的要求的话,再这之后,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

这杨柳蔓资乃是似若宫的嫡亲宫主,由杨柳舞倾传位与之,性格也是异常的冷漠,青阳云辕一直都认为,她在这世界上见过的人,除了了似若宫里的人,也就无非是他和云轩了,所以,性格寡淡也不足为奇,更何况,她肯来这一趟也是给足了面子了。

荔菲黛诗在被陪同自己的小宫女的监视下,终于来到了寝宫,小宫女这才尽责的做了个辑起身离开,留下荔菲黛诗一个人,荔菲黛诗却是还是再想着刚才的事情,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出去看看,说不定,自己还能够赶上,还能够看见青阳云辕一样,和那让她好奇的不行的事情,但是寝宫内还有别的小宫女,刚才来的时候,好像看见她和这寝宫内的宫女说了些什么,想必她想要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不能武断?那么只能够智取咯?荔菲黛诗的小小的脑袋开始搜索各种办法,一点都不记得刚才那个紧张的不行的女人是谁了。

“诶,房内的空气一点都不新鲜,你陪我出去走走吧。”荔菲黛诗对着身旁一直待侍站着的小宫女,笑的一脸明媚,这着实让这个小宫女受宠若惊讶,连忙点头说好,两人一同来到了寝宫外,荔菲黛诗却是瞄到了门外站在的两个侍卫,丫的!这个太子跟她玩阴的!刚才来的时候还没有侍卫!一定是那个小宫女去叫来的,荔菲黛诗心中不爽的把青阳云辕骂了个几十遍,却是嘟起嘴在心里哼哼,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哼,我就不信我荔菲黛诗今天看不见你到底去干什么了!

“你,却给我找个躺椅过来!”荔菲黛诗对着一个侍卫吩咐到,见侍卫很识相的走了,荔菲黛诗在心里欢呼了一下,哼!成功的解决了一个,还有两个,荔菲黛诗故作热状的用手扇了扇,开口对着另一个侍卫说道:“喂,你去给我弄些水过来!”荔菲黛诗对着剩下的侍卫吩咐到,那侍卫愣了一下,转身对着荔菲黛诗身边的宫女道:“还不快给王妃倒水去,”小宫女唯唯诺诺的急忙就准备跑去准备倒水,却是被荔菲黛诗一把拦住。

“怎么?本宫叫你去弄些水你都不听从?”荔菲黛诗故作不爽的拧眉发问到,侍卫倒也是很恭敬的回答:“回禀王妃,照顾王妃您的饮食是宫女们分内的事情,属下着实不便为你效劳。”荔菲黛诗听着,似乎觉得有那么些道理,但是,即使是对的,也不可以!

“我今日不想喝茶水,这宫女身单体薄的,定是打不动井里的凉水,我想劳烦你一下,是请不动还是我的话你没有当话来看待!”荔菲黛诗这么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这个小小的侍卫怎么担当的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