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温润王爷,你别跑

第五十章 当众质问

温润王爷,你别跑 月月洋 2010 2012-03-09 23:37:31

  青阳云溪就这样拥着荔菲黛诗,他真的很害怕这个女人会离开,但是,担心却是在这一刻似乎被莫名其妙的安抚了,荔菲黛诗回应性的反抱住青阳云溪,荔菲黛诗很明显的感受到了青阳云溪的惊讶,但是,她没有说什么,也只是很用力的回抱着青阳云溪,似乎,这是在给他回应。

所有人都沉默着不说话,青阳云轩也是很自然的走到荔菲若灵的身边,表情淡然的抱起倒在地上的荔菲若灵,很温柔,很小心,但是眼神里却是丝毫没有疼惜之意,仿佛他的娇新娘受伤,跟他丝毫关系也没有,他一点都不心疼,只是抱着荔菲若灵,等着皇上发话。

青阳乾天却是不忍心打破这一早上来好不容易才温馨的画面,也是淡漠无言,可是,这事情总要有结束的时候,而且,荔菲黛诗和青阳乾天都是观众,荔菲若灵不过是她苏娆凝的一个群众演员,青阳云溪也是来在她导演的这场阴谋中,客串了一下而已,她戏的真正的男主角,其实是青阳云轩,所以,这打破宁静的事情,自然是由她这个皇后来说了,毕竟,其他人只是观众。

“溪儿也抱够了吧,我们到内屋去吧,闲杂人等一概退下,轩儿和黛诗也一同进来罢。”苏娆凝神色严厉的开口,却也是支开了所有的人,毕竟,有些事她虽然预料之中,但是,也不能够当着众人的面说,毕竟,她有她准备的说辞,否则让那些个宫女太监听去了,还不一传十十传百啊,这皇家的脸面,还是需要保护的,人言可畏嘛,这吐沫星子可是真的能淹死人的。

在荔菲黛诗的坚持下,青阳云溪终于松开了她,他们一起走了进去,而青阳云轩也是抱着怀中的人儿,紧跟其后,苏娆凝也是扶着青阳乾天率先走在了前面,在众人都进屋之后,苏娆凝这才关上了门,表情凝重的开了口:“溪儿,什么事情,和父皇母后说罢。”说完,便坐在了青阳乾天的身边,静静的等着她妖媚儿子的阐述,她到想要看看,这个一向精明如自己的小狐狸,到底会怎样自圆其说。

青阳云溪则是一脸的无所谓,准备开口:“正如父皇母后看的的那样。”青阳云溪玩起了文字游戏,既然苏娆凝想知道,那么他就陪她玩玩,毕竟,他害怕的事情,现在不会发生,因为他刚才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荔菲黛诗靠着自己的心口传来的温度。

“哦?这么说,母后所理解的就是溪儿口所说的一样咯?”苏娆凝也是不甘示弱,冷笑的开口,摆明了挖好的陷阱等着青阳云溪来跳,荔菲黛诗却是青阳云溪这么无所谓的态度心中一惊,却是在踏进这座偏殿时,瞄见荔菲若灵那有些凌乱的内衬衣和脖子上淡淡的吻痕时,心中就有些了数,但是,她劲量告诉自己不要去注意,不要去提前,这不,刚自己忽略,又被苏娆凝提起了,心中也是乱的不行。

“母后所理解为何?”青阳云溪已经是一脸玩味的看着苏娆凝,似乎,他很成功的想惹怒她,苏娆凝也是决定不再绕弯子了,直接对着青阳云轩开口:“轩儿?昨晚,灵儿可是在你房内?”这句话问的似乎已有所指,但是,在场的众人都是很有默契的不去接话,都在等着青阳云轩的回答。

青阳云轩先是一愣,但是,随即却是很圆滑的回答:“昨夜儿臣与云辕喝酒,记不太清楚了。”似乎是说荔菲若灵昨夜并未在屋内,但是,很明显的,他还是想要帮助青阳云溪的,因为,这句话不难让在场的人听出来,他是在故意的偏向。

苏娆凝先是一愣,但是随即冷笑,云轩似乎还是不忍心啊,但是,箭在弦上,怎能不发呢?他说不出口的事情,那就让她苏娆凝来说吧,这样,这场游戏才有意思,就在苏娆凝准备开口之前,一直没有说话的青阳乾天终于开口了:“凝儿,你到底想说些什么......”似乎是疑问句,可是口气中淡淡的带着些责怪的语气,想必,刚才苏娆凝的话也是着实的让青阳乾天有些不高兴了吧。

苏娆凝不语,只是起身,直直的走到荔菲黛诗的身旁,开口问道:“昨夜黛诗可是和溪儿在一起?”苏娆凝毫不在意的问出口,却是发现荔菲黛诗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荔菲黛诗的心,此刻也是七上八下,是帮小狐狸撒谎,还是不帮?帮的话,岂不是让这个小子白白的占了一个大大的便宜?不帮的话,青阳云轩的那顶绿帽子会不会带的太憋屈了?荔菲黛诗的心中开始纠结。

“回禀母后,昨夜云轩却是是跟臣媳在一块。”荔菲黛诗第一次面不改色的说着谎话,却是再说完时,脸红的更加厉害了,在外人看来,似乎是以为荔菲黛诗还有姑娘家的害羞,所以在皇后娘娘问的时候羞于启齿,但是,荔菲黛诗自己的心里却是明白,自己脸红,分明是因为自己说谎了,但是,这个时间段内,她又怎能去解释这个问题呢,所以,她现在只能脸红。

苏娆凝冷笑,却是猛的抓起荔菲黛诗的手臂,细细的看了一下,随之,冷笑声音越来越大,有事转身像青阳云轩走去,握住他怀中抱着脸色苍白的荔菲若灵的手臂,看了一下,临走时,还不忘记给了她一抹赞许的眼神,似乎再告诉她,她表现的很好,脸色的笑意也是越来越浓厚了。

“黛诗说的可是真的?”苏娆凝似乎像是老师一样劝道说谎话的孩子一样,再最后一遍问荔菲黛诗问题,而荔菲黛诗内心也是七上八下,但是,已经说了的话,又怎么能够咽进去呢?即使是打碎了的牙,也要把它咽下去啊,所以,她再次肯定的开口道:“是的。”但是她没有发现,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