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温润王爷,你别跑

第五十七章 维护芳华

温润王爷,你别跑 月月洋 2013 2012-03-17 12:53:33

  荔菲黛诗猛的回神,现在可不是该想这些的时候,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是不太好对付的模样,但是她还是在心里有了一点小小的期待,这样一个女人,等会会用什么话来回她呢?虽然是也有些不爽,但是荔菲黛诗还是在心里有些小小的期待。

“王妃,子姝自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芳华漠视命令,我有这个必要来规诫她一下,还望王妃您不要为难子姝。”那个叫子姝的宫女神色不变的说完这些话,而其中似乎还掺杂着些其他的意思,荔菲黛诗也是听了出来,这个女人,果真不是不简单啊,真是没让她失望,荔菲黛诗在心里骂了自己一下,现在不是让你称赞她的时候!

荔菲黛诗转回到自己的角色,这个女人不仅懂得处事,还比较圆滑,懂得让她骑虎难下,但是,若是她今天无法将这个宫女带走,她这个堂堂轩王妃的脸往哪里搁啊!毕竟后面还有两个人在看着呢,荔菲黛诗板起面孔,让自己进入角色中,杏目怒瞪着这个叫子姝的宫女道:“怎么?你认为她听从我的吩咐是漠视命令么?难道我的话她听不得?还是,打从你心底里就是认为我这个王妃的话丝毫没有任何作用!”荔菲黛诗愤愤的吼完。

荔菲黛诗一般都不会对着宫女摆脸色,她一直认为,宫女们需要伺候人已经够辛苦了,就像是在二十一世纪的劳动人民一样,自己不应该这样的歧视她们,因为她是从二十一世纪来的人,所以她深刻的理解她们所承受的苦和无奈,但是同样的作为宫女,她不是应该和芳华都深刻的了解对方吗?为什么她还要这样对待芳华呢?

若是是因为她的主子在这里,她自然是需要表现一下惩戒一下芳华,可是,现在她的主子也不在这里啊?难道是因为自己在这里?她是因为自己才这样的?可是不对啊,若是碍于自己在这里,她都已经这样表态了,这个叫子姝的宫女也应该是不为难芳华了啊?

就在荔菲黛诗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王妃息怒。”荔菲黛诗才被一声畏惧的男声拉回了思绪,荔菲黛诗这才发现,刚才她那一声怒吼,让跪在地上的芳华更加害怕了,已经隐约的可以看见她在颤抖了,而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两个侍卫也是早就跪于地上的,有些畏惧,但是又碍于那个叫子姝的宫女不回话,所以才唯唯诺诺的开口,但是说完之后又很快的把头低了下去,丝毫不敢看荔菲黛诗一眼,而那个叫做子姝的宫女也是跪于地上,但是不同于他人的是,她依旧是神色未变,只是恭敬的跪在地上而已,而且也是没有那么畏惧的说话,只是跪在地上,一言不发,似乎不打算开口说任何话语解释,荔菲黛诗有些好奇。

荔菲黛诗很开心自己的演技征服了所以人的时候,却是发现这个叫子姝的宫女似乎一点都不欣赏自己的演技,丝毫不畏惧,自己可是专门为她演的这么一出啊,她却不为所动,这叫荔菲黛诗怎么能不生气呢?这才,荔菲黛诗是真的有些恼怒了,见跪在地上的女人不说话,荔菲黛诗有些不爽的开口,话里满是自己没有发现的刁酸刻薄。

“怎么?现在连本王妃的话都不屑于回答了?”荔菲黛诗见地上的宫女不说话,觉得只要自己继续发问了,而跪在地上的宫女却是很淡然的开口:“王妃您认为什么,就是什么,你认为是子姝的错,那子姝就是错了,子姝既然是错了,又怎么能继续开口惹王妃您生气呢!”似乎是回答,荔菲黛诗却是从她的嘴里听出了她的不满。

有些气结,荔菲黛诗觉得这个宫女的话中有话,为了避免大家把她当做一个刁蛮无礼的王妃,她觉得,即使是生气,她还是要让她把话讲清楚讲明白了,否则,她自己都觉得这话太过于堵心了,“子姝你有话直说,不要跟我拐弯抹角的,本王妃听不懂!”荔菲黛诗索性挑明了直接让她说,否则,这还要持续多久她都不知道。

“芳华藐视宫规,子姝明明交代过她,太子交代过,让王妃您在寝宫内休息,可是她却是让王妃您出来了,若是王妃您有什么不适,她怎么担当的起!”叫子姝的宫女丝毫没有拐弯抹角,按照荔菲黛诗心里想的,一口气的给她说完了,说完之后,也是面无惧色。

“那是本王妃命令芳华陪我一起出来走走的。”荔菲黛诗有些心虚的解释道,却也是少了一些刚才的底气,说话的声音也没有那么大了,而子姝却也是因为荔菲黛诗声音的变小,说话声音也变得大了些,继续一脸严肃的说着:“还望王妃不要为难子姝,芳华确实是漠视命令!若是以后还是仗着这娇宠而任性妄为,以后必定会酿成大祸的,忘王妃您理解。”

荔菲黛诗有些生气,娇宠?自己这样算是娇宠芳华嘛?她不过也是碍于自己没有办法说些什么,或去反抗罢了,为什么这个女人要说的这样?荔菲黛诗不禁有些生气,刚才小下去的气焰又重新被点起来了,但是,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反驳的借口。

“若是芳华是恃宠而骄,那么子姝你是不是还以为自己是母后的贴身侍女,什么都看不惯而要去政治一下呢?”有些愠怒的话语从一句优雅的男声里传来,荔菲黛诗抬头,这才发现是青阳云辕!荔菲黛诗有些不解,皇后贴身侍女?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若轩殿呢?

“弟妹无须觉得奇怪,子姝已经被母后赐给云轩,作为这若轩殿的总管事了。”青阳云辕对着荔菲黛诗解释道,却也是看着没有说话的子姝,继续着自己刚才没有结束的话题:“子姝既然现在时属于若轩殿的人,那么是否应该按照主子的心意办事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