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温润王爷,你别跑

第六十四章 可栎的心思

温润王爷,你别跑 月月洋 1992 2012-03-25 14:37:06

  荔黛诗匆匆的来到了大厅内,王可栎早已经是等的不耐烦了。荔菲黛诗稍稍的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自然是不能够让可栎看出些什么端倪来,不然的话,自己要怎么去解释这一切呢?青阳云溪刚才的突然出现,无疑是让她心惊胆战了一下,现在小狐狸一定是很难过吧......

既然他们是一段错误的姻缘,那么,就应该在此刻画上句点,又怎么能再给他任何一丝丝希望呢?她宁愿青阳云溪现在恨她,觉得她是个坏女人,也不要他还对自己念念不忘的,这样,才是对他最大的伤害,当断不断,反受其害,荔菲黛诗是这么认为的。

“黛诗,你怎么才来么!”可栎有些撒娇的对着荔菲黛诗娇声怒道,荔菲黛诗却是一笑:“你到我这里来,我还需要一大早就在大厅里恭候么?”荔菲黛诗开玩笑的说着,王可栎先是一愣,但在看见荔菲黛诗那偷着笑的摸样时,这才明白了,她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本来早上来的时候因为那个小宫女去找来那个老妖女已经让她的心情不爽了。现在还要被黛诗这么欺负一下,王珂与哪里肯依!青烟也是站在一旁憋着笑,看着王可栎准备张牙舞爪的样子,王可栎一下子抓着荔菲黛诗的手,准备偷偷的掐她一下子,却是一时愣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这让荔菲黛诗和青烟都很好奇,一向活泼的可栎,这是怎么了?眼神里似乎带着些失落,一点都不像平时的可栎,荔菲黛诗不禁皱眉,是什么事情能让一向活泼的可栎变成这样?见她不说话,黛诗慢慢的看了青烟一眼,青烟也是很识相的对着荔菲黛诗点了点头,自己退出门外,她知道,有些事情只能说给懂的人听,更何况,有些事情她大概也是能猜到的个七七八八了,还不如让黛诗帮她抚平伤口呢。

“喂,王可栎!你干么这样要死不死的样子。”荔菲黛诗用以前的口吻一下子唤回了可栎飘远的思绪,而可栎也是正眸对着荔菲黛诗,第一次,王可栎用很认真的眼神看着荔菲黛诗:“黛诗,你喜欢云溪么?”这句话就这么没头没尾的问了出来,荔菲黛诗有些愣住。

突然想起了那次夜晚的宴会,云溪送自己回去的时候,和可栎乱七八糟的聊了些什么。难道这丫头喜欢云溪?这个想法突然在荔菲黛诗脑海里蹦了出来,虽然早就能猜到,但是现在看来这么认真的可栎,还是让她有些诧异,荔菲黛诗不语,可栎见此更是着急了。

“你回答我啊!你喜不喜欢他,还有,你为什么现在又是云轩的王妃了?黛诗,告诉我好么,求你了......”如果不是那句求你了,荔菲黛诗真的可以把这句疑问当成是王可栎的八卦心理,可是,你让她怎么去回答呢,告诉她,她一直喜欢的都是青阳云轩,可是她一直在逃避?告诉她,她一直都没有喜欢青阳云溪,是因为她,才会答应云溪的婚事的,告诉她,在知道她喜欢云溪的时候,觉得他过于危险,所以才会试着接受云溪,让她看起来很喜欢云溪?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没有胆量,没有胆量去喜欢青阳云轩,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害怕,害怕可栎喜欢青阳云溪会受伤?这一切都只是她一个人的认为,她甚至都没有问过她的想法就这么的帮她决定了?就像刚才对青阳云溪那样?荔菲黛诗有些茫然了。

“黛诗,你知道么,我喜欢青阳云溪,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不是以前的那种单纯的看帅哥的那种,也不是犯花痴的那种,虽然开始的时候是的,但是,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似乎他身上有一种无法不让人喜欢的魔力,可是,我以为你喜欢他,所以我一直竭力的克制着自己,但是,现在,我真的搞不清楚状况了,现在,你是青阳云轩的妃,我以为这就意味着你和青阳云溪就再也毫无瓜葛了,我以为,我可以继续喜欢他了,可是,我刚才在你的手臂上闻到了只属于青阳云溪的味道,你是不是见过他了......你是不是还喜欢他......”可栎的声音越来越小,小的已经停止了说话,声音开始有些哽咽了。

荔菲黛诗好像突然明白了些什么,但是。这样对么?荔菲若灵的奋不顾身她是看见了的,若灵从入宫的那一刻,就是因为云溪,她爱云溪,所以,即使是死,她也要去试一试,现在,她是成功了么?荔菲黛诗自己也不知道......可是,她至少有机会了,现在,自己扼杀了可栎的一次机会,难道还要继续的扼杀下去吗?是的,若是她依旧这样,可栎是可以安然无恙,可是,她过的快乐吗?并不是。

答案显然意见,荔菲黛诗明白了,就如她对青阳云轩的感情,她一直都没有对云轩说过些什么,那么云轩又怎么会知道她喜欢自己呢?爱是需要说出来的,一直憋在心中,又怎么会明朗化呢?荔菲黛诗看着可栎泛红的眼眶,轻轻地挽起了王可栎的手。

“可栎,做你自己想做的,如果你是爱着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的了你,就算是我爱云溪的话,那也不是你退缩的借口,更何况,我现在也找到了自己的目标,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做了,所以,可栎你也要加油,我真的很希望,你可以给云溪带来快乐,我给不了他什么,我欠他的那些,你可以帮我还掉吗?”荔菲黛诗对着可栎笑着说完了这些话,心里突然觉得自己也跟着释怀了许多,她终于找到了怎么面对青阳云轩的方法了。

可栎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一下子扑进了荔菲黛诗的怀中,大厅里两个女人抱得紧紧的,脸上都挂着泪花,可是,同样的,她们都看起来那么的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