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温润王爷,你别跑

第五十九章 明媚的眼眸

温润王爷,你别跑 月月洋 2007 2012-03-19 21:57:11

  而芳华也是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荔菲黛诗,刚才王妃的话,让她的心中的警钟敲响,这觊觎太子妃的位置,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她又怎么能够奢望呢,更何况,自己与青阳云辕的那些事,或许在太子殿下的眼中,都不算是什么事情吧,也只有她这个小小的宫女,独自在心里偷偷的开心吧。

荔菲黛诗见芳华不说话,但是脸上严肃的神色已经消失大半了,她觉得继续进攻,她觉得,这样下去单纯的芳华一定会沦陷的,所以,她只能够慢慢的来引导她,以至于不让她一下子接受不了,荔菲黛诗这样谋划着,因为这么早,她实在是睡不着啊!

“芳华,你说说呗,我实在是无聊,再说,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难道你不相信我嘛?”荔菲黛诗故作可怜的看着芳华,准备开始用泪眼汪汪招数来应对,她知道,不能来强的,那么只能来软的咯,这么好骗的芳华,一定是不出一会就会乖乖招供的,荔菲黛诗心里坏笑到。

“没有,王妃,芳华没有这个意思,芳华怎么会不相信王妃您呢。”芳华慌张的解释到,也是在解释的同时准备跪在地上,却是被荔菲黛诗一把拉住,荔菲黛诗本来可怜兮兮的嘴脸已经变得笑嘻嘻了,芳华在心里打量着荔菲黛诗表情的可信度,却也是不敢说些什么,只是在心里觉得,自己好像是上了贼船了,但是估计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看见了荔菲黛诗笑意盈盈的坐在床边等自己讲,丝毫没有睡意。

“王妃,我......”芳华试图解释到,但是荔菲黛诗似乎也是看穿了她的想法,开口阻止道:“说!”似乎是命令的口气,但是还是略带着些撒娇的意味,芳华眼见再也无可推脱了,只好红着脸,缓缓开口开始叙述了,脸颊开始泛红,就像是害羞的少女一样。

“芳华很小就进宫了,从小无依无靠,在这偌大的皇宫里也是无亲无故,生病了或是有个灾了,都是没有人询问的,因为,宫女的命运向来是如此的,更不会有人注意,遇见云辕太子的天是白天,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只是一面之缘,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芳华的错觉,总觉得云辕太子有注意到芳华。”说道这里时,因为荔菲黛诗正一脸期待的看着芳华,所以,她更加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了,荔菲黛诗见这样,才调皮的看着不再继续阐述的芳华,傻乎乎的说了一句:“不是,肯定不是的,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荔菲黛诗这样安慰芳华,她当然不会说的太过于露骨,她还想继续听下去呢,万一又把这个小妮子说到什么敏感的地方,突然不讲了,自己不是得不偿失了嘛!

芳华说的时候也是顺着嘴巴,丝毫没有经过大脑的从嘴巴里直接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但是,却是意外的发现荔菲黛诗并没有嘲讽和调笑,而是很坚定的相信的眼神,这似乎是一剂强心针一样,芳华的心里有些暖意,继续的开口说了起来:“那日,芳华被调配到凤凝殿去,因为才去所以不熟悉地方,而那时候子姝姐姐也是侍女总管,所以也是给了芳华很多照顾。”芳华还没有说完就被荔菲黛诗打断了。

“就是今天那个叫子姝的?不会吧!”荔菲黛诗几乎是惊讶的叫出了口,芳华也是傻傻的笑了笑对着荔菲黛诗解释:“王妃,其实子姝姐姐没有那么可怕的,她只是对事不对人而已。”芳华解释到,荔菲黛诗也是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示意芳华继续讲下去。

“那日,芳华做错了一件事,要被子姝姐姐责罚,但是,那日却是云辕太子求情,子姝姐姐这才没有惩罚自己。后来的事情,王妃您都知道了。”芳华有些害羞的说完,害羞的低下了头,不再说些其他的什么了,而荔菲黛诗也是觉得很好奇,为什么,这青阳云辕,堂堂乾紫皇朝的太子,会帮一个小宫女一而再,再而三的求情呢?

谜团很容易的就形成了,荔菲黛诗很感兴趣,“芳华?没有其他了的么?”荔菲黛诗继续不死心的问道,希望可以再问出些什么来,芳华有些愣,努力的回想了一下,似乎真的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猛的一拍头,开口道:“对了,王妃,芳华以前叫华儿,这个名字,是那次***我求过情的时候改的,那以后,大家就都叫自己芳华了。”芳华很尽职的告诉了荔菲黛诗一条很重要的信息,荔菲黛诗也是开始串联。

“芳华?华?不是?芳?芳?芳黛?芳黛小苑?这之间有什么联系么?”荔菲黛诗在心里想着,却也还是不明所以,心中有问题真的是很不好受,荔菲黛诗继续坚持不懈的询问道:“那青阳云辕除了帮你改名字,没有说过其他的什么嘛?”荔菲黛诗不放过一丝线索的询问着,丝毫不懈怠。

“没有,不过云辕太子走的时候好像嘀咕了一句,像,眼睛真是太像了,不过我也不知道像什么?或许芳华的眼睛很像太子认识的一个人吧,所以太子才会帮芳华求情,也都是看在那个人的份上吧......”芳华有些失落的说完,而这一反应也是被荔菲黛诗看在眼里,还想再询问些什么,但是,荔菲黛诗却是不忍心再开口说些什么了,只是把所有的疑问都藏在心底,芳?像别人的眼眸?喜欢维护像芳华的那个人?这一切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嘛?荔菲黛诗把疑问都梳理整齐放在心里,想等无人的时候再继续探究。

看着有些失落的芳华,荔菲黛诗有些尴尬的扯开话题:“哎呦,好无聊啊,芳华,我们不谈这个话题了,啊,我有些困了,我睡了啊,王爷回来的话就告诉他我已经睡下了啊。”荔菲黛诗吩咐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