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语默泣离殇

穿越:语默泣离殇

此心不二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3-02-26上架
  • 58335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六章 第一次逃家

穿越:语默泣离殇 此心不二 2308 2011-04-25 14:34:11

  因为在老爹他们看来风语得罪了三阿哥,所以她被禁足了,理由是不分轻重,没大没小,莽撞,冲动。风语郁闷的要死。

想当年她干什么事情没人说她,她一向我行我素的,现在沦为在柴房里默默的闭门思过三天,这样和以前写一万字论文有什么区别啊!她无语。

“我要逃!”以前写论文她都称病逃过了,现在让她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那是不可能的。

想好了之后,她便开始观察这个破房子。材火一堆,杂粮一堆,杂七杂八的货物和篮子堆放在一起,还有一股臭味。窗户有点破了。不过,这对风语来说正好,她真还庆幸这是古代,没有防盗窗。把窗户上的纸拧破,又用棍子把窗户上的横棍给捣断了,风语心里那个激动啊,终于出去了。

从窗户上爬出来后,风语就犯傻了,自己没盘缠,又不认识路。无奈她又爬回去了。

“哎!第一次发现我很笨啊。”蜷缩在一起,风语感叹着。

“小姐,小姐……我是巧月,你在哪啊!”锁的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隙,巧月探着脑袋向里看,小声的叫着风语。

“我在这!”风语一见是巧月,一下子便兴奋起来了。

“我弄了点吃的,你快吃!”巧月把点心送到风语手里。

“巧月,你去到我房间里找点盘缠来,然后画个路线给我。”

“小姐,你要这干吗啊?”

“你笨啊,这里是人呆的吗?我要逃啊!”

“什么?那……那,那我呢?”

“你待在家里啊!就这样,别哭啊,我又不是不回来!”风语看着巧月哭了,心里也难过起来了啊,她也舍不得巧月,毕竟一起相处了有段时间了。

“小姐,我想和你一起走,你带上我吧!不要丢下我,5555555……”巧月哭着说。

“这个,嗯,好吧!”风语真的不想看到巧月哭,她这个人最怕别人哭了,她从小到大从没哭过,她都是奶奶照顾的,奶奶去世的时候她才五岁,没哭,就这样看着大家把奶奶给抬走了,后来在政府的帮助下,她读书了,节假日,都是别人隔日给她一点吃的,可她从没抱怨过,没哭过,一直到现在。

“真的啊,小姐,我现在就回去准备”巧月说完便向外走去。

“巧月?”

“小心点啊。别让他们发现了啊!”巧月回过头,风语很谨慎的嘱咐了她一句。巧月向她点了点头。

一会儿,巧月便回来了,她带了一个包袱,从窗户里看到风语的时候,拍了拍包袱,朝风语笑了笑。风语站起来,也朝她笑笑,然后风语便从窗户里爬了出去。

外面是一片树林,青青的,风语很喜欢着颜色。

“啊!终于自由了啊,走。巧月,陪小姐我浪迹天涯去。”

“嘘,小姐,这里还是属于宰相府的啊。”说完拉着风语向北跑去。

被巧月拉着跑,有点难受,不过风语心里真的很高兴,很激动。

自己终于逃出来了啊,多自由啊!

跑了一会儿,巧月停下来,说:“小姐,我们应该出了宰相府了,这里应该没事了啊。”

“真的啊!我终于自由了啊,巧月,本小姐要高歌一首。”风语慷慨激昂的说着。

“好啊,巧月从没听过小姐唱歌呢!”巧月一脸兴奋的说着。

“我就来一首《自由的飞翔》

一路的芳香还有婆娑轻波

转了念的想那些是非因果

一路的芳香让我不停捉摸

是谁在唱歌

温暖了寂寞

白云悠悠蓝天依旧

泪水在漂泊

在那一片苍茫中

一个人生活

看见远方天国

那璀璨的烟火

一路的芳香还有婆娑轻波

转了念的想那些是非因果

一路的芳香让我不停捉摸

是谁听着歌

遗忘了寂寞

漫漫长夜一路芬芳

岁月曾流过

在那人潮人海中

你也在沉默

和我一起漂泊

到天涯的交错

在你的心上

自由地飞翔

灿烂的星光

永恒的徜徉

一路的方向

照耀我心上

辽远的边疆

随我去远方

dontcomeback

这是我远行的感受

不应该让我继续这种伤痛

别覆盖我会坚持往下行走

原始界的风伴随我们的行踪

脚步重变得重

变得失去自我

迷恋风景我会心情大去放松

轻风伴我相送

岁月如此沉重

早已热泪感动

被你一水消融

“小姐,你唱歌真好听啊!”巧月一脸的崇拜的表情。

“嘿嘿。夸奖了啊!”风语笑着说。

“小姐,天色也黑了,我们走吧。”

“嗯啊,胜利大逃亡啊!”风语在前面一蹦一蹦的走着,别提有多高兴。

她们在一家客栈住了下来,这间客栈还算可以,不简陋也不奢华。

“小姐,你该休息了啊!明天我们还赶路呢!“

“我不累,你睡吧,咱们得防贼啊!我看守啊。”

“你可以吗?小姐,别闹了啊。”巧月连推带拉得把风语弄到床边,然后把她按在床边,说:“小姐,拜托了啊,睡觉啊!”

“你不信我啊?”

“好了好了,我睡觉。”看着巧月一脸得疲惫,风语真得有点舍不得,自己疯却连累巧月,一个比自己小得女孩。

第二天,她们又继续上路,一路向北,这是风语一直的心愿。

夏天的早晨,有点凉爽,风语就喜欢这种感觉,冰凉冰凉的,很舒服。风语和巧月俩人走在集市上,巧月和风语像个小孩子一样,这瞧瞧,那望望,好奇极了。

“驾,让开,让开。”还没见人,就听见远处有人喊着。风语和巧月停下脚步,望着远方没人有叫声和马蹄声的地方。风语最看不惯这样嚣张的人,以前也是,忘了说,风语学过跆拳道的。

近了,近了,马蹄声停止了,在到风语的面前停了下来。

“死丫头,你找死啊。”马上一个大胡子的中年人凶巴巴的说着。

“死老头,你找抽啊!”风语也不甘示弱的和他叫板。说完还瞪了他一眼。

“铁总管,出了什么事啊?”后面让出一条路,走出一个人。风语用小眼眯了他一眼。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有那么不能看吗?”马上的少年调侃的对她说。

“是啊!我怕传染啊。”风语似笑非笑的说着,她现在真的很想扁他。

“你什么意思啊?”少年的拳头紧握,一脸的不悦。

“你的那臭脾气,你看看,都传染给你的属下了啊,这条路又不是你家修的,喊那么大声干吗啊?还有人家不让,那个大胡子凶巴巴的,在这乱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是没有老百姓,那叫土地啊,叫荒原。懂吗?小子。巧月,咱们走。”说完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少年看着那背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铁总管,帮我查查她。”说完便带头走了,也不怎么嚣张了。

“小姐,你刚才真的很厉害啊。”巧月跟在她的后面夸耀的说。

风语没说什么,可心里乐开乐花。也不想想她是谁,以前在系里是出了名的能嘴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