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旧时荷香锦葵红

【036】瞑色连残雨,春寒宿野烟

旧时荷香锦葵红 三月千景 1047 2011-07-08 19:43:19

  董忆柔怔了片刻,眼中有一闪而过的落寞,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她便恢复了常态,“即使得到了所有人的喜欢,可唯独那一人对你不理不睬,便没有欢欣可言。”她声音低低的,很轻柔,无端给人一种哀伤之感。

“可这世上,会有人不喜欢你吗?”荷年对她这话有些不解,昨日一见,便知道了她喜欢苏子喧,可苏子喧不也喜欢她吗?为什么还要这么说?丞相之女,又是闻名京城的奇女子,条件这样优渥,还有谁会不喜欢?

董忆柔唇角弯了弯,笑的有些苦楚:“一个人,不可能得到所有人喜欢。有时我甚至觉得,若能舍弃所有人的爱,换来他的心,我也是愿意的。”

“可是这样活着,为了一个人伤害那么多人,很不值啊。”荷年对她的想法完全不能理解,为了爱情,难道就能舍弃一切吗?

董忆柔轻轻摇了摇头,看着她,眼中已然一片萧索:“你心中没有这样一个人,你不明白。”

荷年仍是满脸不解,看着她这样一副模样,嘴张了张,却没将心中的困惑说出来。她的确没有恋爱的经历,从小到大,自己永远都是被老师家长夸奖的优秀学生,也是诸多朋友中很受欢迎的人,可是……在她身上却从来没有过少女情怀。当校园中情侣成对时,她在教室中埋头做数学题;当朋友们都吆喝着要给自己找男朋友时,她只是摇头拒绝。

爱情,爱情,与其让它折磨自己,为何不敬而远之呢?

“我,真的不明白。”荷年轻轻说出这句话,只觉得心中一阵酸楚。旋即擦了擦眼睛,笑道:“可是我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对吧?”除非自己打一辈子光棍,她在心中补充道。

“恩。”董忆柔笑着点点头,“怎么唤姑娘?”

“荷年,荷花的荷,年岁的年。”正午的阳光打过来,在她脸上晕开一层柔光,董忆柔看着她的笑脸,竟有片刻的怔忡,随即,她微笑。

“好名字。”

荷年开心地点头:“是我娘取的。”

两人说话的片刻,有人陆陆续续从大殿里走出,荷年一喜,拉起董忆柔的手:“终于完了,我们去看看吧。”两人仅仅说了几句话,荷年就已经将她视为朋友了。

谁知董忆柔摇摇头,轻轻将手挣脱掉:“女儿家这样过去,实在不合适。”

荷年看了看自己被甩开的手,愣了片刻,随即笑道:“那好,那我去了,忆柔你要记得我哦。”

董忆柔看着她清澈的笑容,轻轻点头,微风拂来,她的裙衫如水般荡漾。

荷年眼尖,立刻从人群中发现西城,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可等到你了。”

西城回过头,看着面前这个气喘吁吁的女子,脸上有不自然的红晕,心紧了紧,顾不得问她昨晚去了哪里,下意识地抬手试探她额上的温度。

“你生病了。”他声音变得低沉,长眉轻皱。

荷年微微仰头看着他的脸,竟一时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呐,我吃了药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