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错恋悲歌:乱世青花殇【全本】

第十一章 青花瓷,嫣然一笑如含苞待放(二)

  “青墨,你是特意带我来看着青花赏瓶吗?”

“嗯,如歌,你看……这青花瓷,犹如你……嫣然一笑如含苞待放……”他看我的时候,醉到心里。

“啊?”我吃惊的样子口中可塞下一个鸡蛋,从没听人将青花瓷同我作比较。

后来听了许多人说才知道,我的美,真的可以用青花瓷形容,清澈、高贵、恬静、淡漠、神秘、媚惑……

“如歌,你知道吗?我见过你,四年前,真的!”他盯着我的眼睛亮如星辰,眼中暗含的期待,应该是希望我能够想起他。

“四年前?”我凝眉颦蹙,“四年前……在什么地方?四年前,我才十三岁啊!”

“如歌,是的,是四年前,在兰轩阁,你身着青花旗袍,手拨古琴,吟唱青花瓷,继而翩翩起舞,你忘了?”他试图激起我的记忆。

“兰轩阁?”我隐隐觉得这个名称在我的记忆中出现过,“哦……是兰轩阁?”我想起来了!不就是那个妓院吗?

“是,你作为花魁撑场,记得吗?”

“记得。”我的声音低了下去,在妓院里的日子,我一辈子都不想再去回忆……黑暗而痛苦。

“如歌,我记得当时老鸨介绍你时说你叫颜儿。颜儿,原来你叫如歌。当晚的你震惊全场,你好美好美。”他笑着说。

当晚我的确穿的青花旗袍,可我真的不知道有那么美。当时的我只觉得耻辱,因为当是‘头牌花魁颜儿初/夜叫拍’的晚宴。我的初/夜啊!十三岁的女孩,当时的我简直生不如死。

“不……那晚的如歌一点也不美。那晚的如歌好肮脏,好肮脏……”我反驳了青墨的话。

他笑了,“是因为在妓院的缘故吗?无需在意,真的,不信,你可以去问买走你的人啊!蒋介石,是吗?”

他怎么知道?原来他对当年的事情了解地那样清楚,那么,他为何不愿帮我赎身?

“如歌,那年我才十六岁,我和父亲在一起,兰轩阁是官场上的达官贵人常常出席的地方,那天出价买你的人可不止蒋介石呢,至少有半个场的人吧!”

“你父亲,你父亲是谁?”我突然有些好奇,北平的兰轩阁现在还存在呢!是什么样的人有权利出席当时的场面?

“哦,我父亲,是段祺瑞!”他淡淡地说道。

“段先生?久仰。”我礼貌道。段祺瑞?我一向不支持他的政治立场!

“如歌,我当时很想为你赎身的。可是因为买主是蒋介石,所有人都放弃了,我父亲也要求我收起正义感,对不起……”他低声道。

原来是这样?宸风的面子还真大呢!“没事,那个……他对我很好。”

“是吗?那你……是他的夫人吗?”他问得有些犹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