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暖何迟【完】

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4)

暖何迟【完】 凉了琉璃 992 2010-12-21 19:55:27

  音乐叮叮咚咚,超市里明如白昼,四处都被白炽灯照得亮堂堂。

“内…”

明显的戏谑让宋词窘迫不已,侧眸一看,才发现不知不觉已跟到男士内衣内裤专区。

薄淡红晕霎时浓如胭脂,她垂眼,耳畔发丝柔柔拂过腮际。

将内裤盒子放回原处,男子勾唇浅笑,熠熠流彩的眼底闪过一抹清澈如泉的温情:

“我们认识么?”

“呃…”语调里听不出明显质问,反倒有几分确认意味。不知从哪儿冒出的勇气,宋词抬起下颌:

“我见过你很多次,在梦里。其实…其实我想问,你认识我吗?”

虽然所有见过的心理医生都一再强调梦境并非现实的绝对写照,然而,丢失的十八年记忆里是否曾真出现过频频入梦的清俊少年,谁也无法肯定。即便和徐远山青梅竹马,他去美国念书断断续续差不多一年,因此她始终怀疑徐远山所带来的记忆或许并非全部。

墨眉斜挑,男子笑意不减,越发深邃的眸光里飘出几缕含义未明的意味深长。

怎么这么冒失,居然不小心说出在梦里见过他很多次。就算自己清楚确有其事,在他看来,我肯定像一个因他的色/相而大犯花痴的无聊女人,鬼鬼祟祟跟踪不说,还出言轻/佻。认识到刚才的话怎么听都有勾/搭嫌疑,宋词不禁又低头。许是他的眼神似乎能洞穿一切,此时此刻的她完全不是一名淡定自持的女子,而像一个情窦除开羞羞怯怯的豆蔻少女。

“抱歉,可能我刚说的话像极了搭讪,请你相信…”

“我并不觉得,因为…”唇角轻微扬起,男子继续道:

“因为我的确似乎在哪儿见过你。”

“啊?”

樱唇难以自抑的张开,忐忑的宋词没料到会听到这种答案,一半惊诧,一半喜悦。

绕过推车上前,她靠近几步,抬眸仰视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他,急道:

“真的?请你好好想一想到底在哪儿见过我,好么?可能很唐突,不过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我已经很认真的想过,可是没有答案。”他轻垂深眸,浓密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圈温柔的暗影:

“贾宝玉初见林黛玉时说这个妹妹我在哪儿见过,你说,他能不能想起到底在哪里见过黛玉?”

“……”

又是出人意料的答案,宋词仅存的理智提醒她,眼前是个危险的男人——显而易见,如此作答完全是延续之前的戏谑,并给它裹上一层美丽外衣。如果换做他想搭讪哪个女人,手段肯定相当高明,居然连红楼都搬出来,自己那句在梦里见过简直相形见拙。

薄薄恼意穿透激荡心间的复杂逆流,本来伶牙俐齿的她词穷,不知是该掉头走人还是继续追问。

决定还没做出,男子淡淡一笑,推车走向出口,嗓音低旋:

“对不起,可能我的话你也觉得是搭讪,我想说,那不是。”

“我相信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