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暖何迟【完】

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3)

暖何迟【完】 凉了琉璃 1024 2011-01-08 14:00:30

  收拾好出门,袁晓丽又一连说了很多回对不起。

电梯门缓缓和上时,站在外面泪光闪闪的她突然郑重叮嘱:

“姐,你…你平时要小心一点。”

“谢谢,再见。”

直到门紧闭开始往下降,宋词才体味到她最后一句话说得特别奇怪——

要小心一点,她在暗示什么吗?

思来想去,似乎都没有贴切合理的答案。眼下,和无关紧要且感觉渺茫的问题相比,跟前满满两大箱衣物才应该马上想办法解决。找欧黎帮忙,大抵会爽快答应,可总感觉不太好;找陈碧海或唐宝贝,女人在气力方面的确没什么优势,何况她在来的路上想妥,和欧黎之间再怎么有熟悉感,再怎么牵扯不清都好,租个住处显然有绝对的必要。

虞城很大,而一旦离开徐远山,连固定安稳的窝都没有。

或许,这就是无家之流的悲哀。

站在葱翠浓郁的石子路旁,宋词叹息,脑海里冒出一句在同事杂志上看到的房地产广告词:

房子,比男人可靠。

嘴角抿出一丝涩涩的笑,杂志主人的身影跳进脑海,正是发短信说怎么都相信自己的同事李锐。晚一年进电台的他从最初默默无闻的助播到如今挑大梁做音乐节目的DJ,开朗乐观,为人热心,同事经常夸,争先恐后的给他介绍女朋友。一次参加南国电台播音比赛中,他们搭档一举赢得银奖,自那以后,和他关系一直不错,算得上她屈指可数的异性朋友里最好的一位。拨通电话,李锐的嗓音尤其温醇和煦,一听要帮忙很快答应,并言明半小时赶到。分别给两位好友打电话说搬出去租房且马上要成为现实的想法,时间很快溜过,李锐小跑进来。

灰黑毛衣,咖啡色棉袄,天蓝牛仔裤,脚踏跑鞋的他高而瘦,眉清目秀,感觉还像刚毕业的大学生。

“Hi,怎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那样就不要在外面等嘛。冷吗,要不要先去喝点热东西?”

“李锐,谢谢。”真诚道了谢,宋词开门见山:“还好,不算冷。是这样的,我想租房,一房一厅就行,不需要很大,唯一要求就是离电台近点儿,我以前听你说你有个好兄弟现在做房产中介,能不能帮我找找?另外,如果能尽快就最好,你看,这两大箱东西没地方放,搬来搬去也麻烦…”

“没问题,我马上给他电话。”

掏出手机的他点头微笑,露出一口洁白牙齿。

远走几步讲电话的他到底说了什么宋词不清楚,只听到远远传来这么一句:

“行,只要房子她相中,我请你小子去虞城酒家吃大餐。”

“运气不错,正好有套合适的,他担保你喜欢,现在去看,怎么样?”

灿烂得找不到丝毫阴霾的笑脸让人精神稍稍一振,刚点了头,什么都不问的他已拉动箱子往前走去。

石子路参差不平,滑轮箱子并不好拖。走在后面看他卖力的背影,宋词由衷感激。

=============

PS:晚上还有更新,亲们多多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