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暖何迟【完】

洪波暖,纺丝线,结莫结过半生缘(4)

暖何迟【完】 凉了琉璃 1016 2011-01-15 20:49:26

  抱歉,碧海约了我守岁。新年快乐。

抿唇思索几秒,宋词按下发送键。

不知道神出鬼没且霸道强势的他是否会因此不高兴,可是,跳进来的短信再无一条是他的。

两人一起准备好丰富年夜饭,坐在熏暖空调房里边看春晚边吃火锅,灯色氤氲,十分温馨。午夜将近,卷发随意披散的陈碧海突然流露出从未见过的落寞,宋词一再追问,素来干脆利落的她才吞吞吐吐说原因:原来,即使当晚在酒吧欧黎若有若无暗示过,她对他的好感依然不曾消减。不止如此,相信事在人为的她还决意奋起直追,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欧黎一如既往冷淡,除开工作,绝不多聊半句。饶是今晚,主动发去新年短信,他也不回。

藏在毛衣袖口里的手不知不觉收紧,宋词无声聆听,不敢多说半句——

害怕一不小心,就会让美好祥和的除夕弄得以尴尬收场。

“你说,他是对所有人冷漠,还是只对我?大过年的,回条祝福短信也很平常,可他…”

“可能没来得及吧。他是老板,今晚肯定收到超多短信,而且中国移动这时候最忙。”

“嗯,也是。”

若在平时,宋词相信精明理智的好友肯定听得出自己的理由多蹩脚,但她接受了,唯一的原因就是打心眼里愿意相信。坠入爱情的女人,判断分析能力基本为零。一种欺骗的心虚和说不清的别扭像洪水似的越长越高,电视里正播放小品,可是,一句也听不清。倒计时开始,两人互换礼物后,宋词提出回家,陈碧海要开车相送,被拒绝后执意陪她去街边等的士。合家团圆的除夕夜,空的士简直成了稀有物品。看到好友冻得通红的瓜子脸,宋词无限内疚,很想说出一切。

上车前,她拥抱住好友,喃喃道:“我…”

“怎么突然搞这么黏乎?想回家可以理解,别觉得对不起我。路上注意安全,赶紧走。”

拉开车门,陈碧海轻轻推她上车。

巧笑如花的面容越来越模糊,鼻尖飘来温热酸意的宋词在车内自言自语:

碧海,对不起…

的士停在小区门口,付钱下车,抬头往前看,一辆路虎停在路旁。

欧黎背靠车身,像尊雕像似的动也不动,短短一截米白围巾从深蓝色衣襟处偷偷溜出来。

“你怎么在这儿?”快步走过去,他的神态有点僵硬,估计等了很久。

“说了,我今晚想见你。”

“就没想过我今晚可能不回来?”

“想过。”

“想过还傻站?”聪明至极的男人忽然变蠢,她哭笑不得,加了句:“等了多久?”

“两个小时。”朝双手呵几口热气,欧黎拍拍脸颊,抱怨:“我妈常说虞城冬天不怎么冷,被她骗了。”

“被风吹那么久,不冷才怪。你妈没骗人,是你太…怎么不坐车里等?”

“怕错过你。”

短短四个字像电流似的击中身体,宋词瞥了一眼又在呵气的男人,心情越发纷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