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暖何迟【完】

洪波暖,纺丝线,结莫结过半生缘(7)

暖何迟【完】 凉了琉璃 999 2011-01-18 14:22:45

  重重纠结一股脑儿倾泻而出,宋词说完就后悔了。

自己主动跳入怪圈,怎能迁怒于他?大年初一就对人家吼,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尽管心里想,骨子里的倔强却不允许立马道歉。既然懂得,他就应该了解碧海和宝贝对她的重要,不是么?时至今日,她再也不能失去。拥有的本来就少得可怜,假若一而再再而三的陌生,她真不知道究竟还能坚强多久。

婉如温玉的人突然露出从未见过的尖锐,欧黎的唇抿成一条直线,默默打量一会儿,转身回房。

惴惴不安的握紧药瓶,正猜测将面对怎样的雷霆之怒,抓起外套的他走出来,神色倦乏。

再没多看一眼,他径直走向门口,嗓音暗哑,疏远:

“是我多事。善良,是美德,也是致命伤。”

“你…”不明白后边一句没头没脑到底指什么,她硬是把溜到嘴边的提问咽下去:

“你带上药。”

“死不了。”

话音甫落,砰的关门声响震得心脏颤抖。

无力滑下去,宋词背靠墙壁抱紧自己,觉得生活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纷繁杂乱。

网上有一句话说,小时候,快乐是件简单的事;长大后,简单是件快乐的事。

只是,简简单单也会变成奢求——

如同一件价格昂贵的素白瓷器,绝大部分人只能隔着橱窗饱饱眼福。

——————————————

七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除开余下两天独自看书之外,宋词其它时间都和两位好友混在一起。本想借此打发孤单,谁知她们两也都心情不大好。都说新年新气象,三人却焉焉的,像霜打的茄子。陈碧海的心事不用多猜,唐宝贝为什么也哭丧小脸,百思不得其解。大家心里都有事,谁也无法帮谁排忧解难,所幸假期一结束,就从领导那里得到确切消息,去北京交流学习的名额有她,下周一就走,为期两个月。

二月中旬的虞城,不少树枝开始抽出新绿嫩芽,春回大地的气息一日胜一日。

而遥远的北京,尚银装素裹,万里雪飘。

没有任何一个时候比现在更想去陌生地方让冷静的理清思绪,宋词回到家立即着手准备。

走的这天,春日溶溶。

虞城国际机场候机楼里,温暖阳光透过巨大玻璃窗照进来,像想将冬天残留的所有阴霾全部清空。

窗外,一架又一架飞机或优雅滑落,或昂首冲天。

临近玻璃的角落位置,淡金色光线轻轻笼罩住靠在椅子里安静翻书的薄荷色身影,一层若有若无的浮光在四周飘移,秀丽五官在薄纱般的朦胧里越发精致。听到前面突然传来夹杂惊叹的议论,她抬头,一个同事回头招手,兴奋道:“宋词,过来,电视在重播In/Flower春装发布会,衣服都很有感觉。”

In/Flower,心脏像被什么蛰了似的刺痛,失神间,书掉地上。

“小词,你的书。”熟悉男音响起,一看,居然是好长时间无声无息的徐远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